e27ql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獵天爭鋒笔趣-第566章 芒種閲讀-rznja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
第566章意潜
商夏原本以为对面之人不过是以“隐身术”之类的秘术隐藏自己的身形而已,可当他一刀直接斩破虚空之际,这才突然意识到此人所施展的居然是以肉身穿梭虚空的手段。
在不借助任何外力的情况下,想要以肉身穿梭虚空,那至少也是五阶老祖才有资格施展的手段。
眼下蛮裕洲陆解体,这个时候自然不可能有五阶老祖们存在。
那便只有一种可能,眼前之人也是借助了类似于“临渊破空符”或者其他异宝,从而暂时拥有了肉身于虚空之中穿梭的手段。
但即便是借助外力,此人也必然有着自身四阶武者的修为和实力。
更为重要的是,不管是借助武符还是其他异宝来穿梭虚空,来人都不可能是蛮裕洲陆本土武者所能够拥有的手段。
而苍宇、苍灵各大武道圣地,似乎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冒这样的风险,将人派遣到通幽陆岛上来。
除非眼前之人乃是死士,打着要与整座陆岛同归于尽的主意,否则大可以等返回苍宇界,又或者等两界相融之后,再派遣细作潜伏便是。
排除所有的因素之后,那便只有一种可能,眼前之人恐怕来自灵裕界!
作为比苍宇、苍灵两界从本质上高出一层的灵裕界,他们有足够的理由以及足够的手段潜入各方势力的陆岛当中,甚至有可能在回归苍宇、苍灵两界的过程当中,避开各家五阶老祖的探查。
一瞬间想明白这一切之后,商夏不由暗自庆幸自己返回的足够及时,而来人潜入通幽陆岛也正巧选择了他所驻守的这片地域。
否则……
商夏心中一凛,再看向眼前那个被他一刀从虚空当中斩落出来的狼狈身影的时候,目光之中已然只剩下了杀意!
“灵裕武者?”
尽管商夏几乎已经可以确认眼前之人的身份,但他还是随口问了一句,希望能够从眼前之人口中得到更多的信息。
然而此人显然也是老辣之辈,却只是冷冷一笑,虽然惊惧于眼前之人的手段,嘴里却是一言不发。
商夏见状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他也不敢托大,临渊刀直接一举,化作一式玄妙的刀式,凌空向着眼前之人斩去。
只不过这一刀似乎是因为商夏新进领悟不久,尚不能完全进行掌控,以至于刀式一出,便有煞元从中散溢而出,致使那刀势的威能也跟着缩水。
“呵呵!”
那灵裕武者发出一声轻蔑的冷笑,袖口一抖便有一道冷光从中飞出,隐约间只能看到有四道淡光相聚,赫然是一位修为达到了四阶大成的武者。
“这灵裕界的四阶自身武者数量可真是多!”
商夏心中忍不住泛出这样一个念头。
紧跟着便听得“铮锵”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在虚空之中炸响。
无数的火花飞溅当中,临渊刀似乎因为后力不济而险些被击飞。
可对面的灵裕武者同样面色一变,原本想要趁机闯入通幽陆岛深处的身形,却又生生阻在了陆岛的边缘。
“此人刀式未成,居然也能有如此威力!”
灵裕武者心中暗暗忌惮,不过在看到临渊刀刀身的一刹那,目光之中精芒一闪,恍然道:“神兵?原来如此!”
不过徒仗神兵之利罢了!
灵裕武者心中轻视之意更甚,虽被商夏一刀所阻,但战意却更加高涨,甚至看向商夏手中神兵的目光也多了几丝贪婪。
“下界小修,有何资格执掌如此神刀?”
刚刚与临渊刀相击而不落下风的冷光散去,却是化作一道冰链,随着灵裕武者手腕一抖,便已经再次没入虚空,只留下一阵“哗啦啦”的声响。
商夏见状脸色一变,临渊刀再次凌空虚斩,却仍旧是一副无法驾驭刀式的样子,原本蓄势而出的一刀,在中途便已经泄了三分煞元出去。
虚空突然间破开,一根冰链从中探出,并狠狠的甩在临渊刀的刀身之上。
又是一声足以对神意造成冲击的金铁交鸣之音炸响,商夏握着临渊刀的手都在颤抖,但却再次勉强挡下了对方的攻势。
灵裕武者的面色越发的不大好看,他需要尽快将眼前阻拦之人击退,最好还能夺走他手中那件受损的神兵,否则这里的动静很快便可能会被异界武者的同伙察知。
他虽自忖乃是上界武者,无论修为战力还是各类外物手段,都要远胜这些下界的同阶武者,但却也不会认为以一己之力便能胜过这里的所有异界武者。
想到这里,灵裕武者再次抖动手中冰链,那冰链在虚空之中划过一道玄妙的轨迹,这一次却是向着商夏的手腕之上缠绕而去。
商夏自不会令对方如意,爆喝一声再次将临渊刀斩落,只不过或许是因为连番出手之后稍显力竭,又或者是仓促之下煞元不足,这一刀斩出之后刀势更弱,散溢的煞元也更为严重。
“可惜了一把神刀,却是所用非人!”
灵裕武者心中闪念,却是另外一手凌空一指,一缕四色煞元射出,于半空之中化作四根色彩略显不同的冰锥,向着商夏攒射而来。
商夏一急之下刀式却是越发的散乱,但在那冰锥破开虚空到得近前之际,却也以左手勉强祭出了百金剑,接连点破了三根冰锥,最后一根却是一头撞进了他的护身煞光之中,最终被他挡了下来。
可那灵裕武者似乎早有所料,在一指点出四根灵煞冰锥之际,手指却是接连掐动,凌空又结成一道寒光印,紧随在灵煞冰锥之后就要向着商夏打来。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灵裕武者的神意一动,手中的寒光印陡然一转,却是被他一掌按在了左侧虚空之中。
一个看上去身形有些淡薄且面色苍白的商夏突然从那里出现,却一下子被灵裕武者的寒光印打个正着,整个人都被冻成了一团冰坨,可随即却又在那团冰坨当中化作了一片四分五裂的纸符。
可尽管如此,刚刚那个面色苍白的“商夏”,却在间不容发之际掷出了托在双手当中的一枚玉钺。
“纸人符!”
灵裕武者低呼一声,但更令他心惊的却是那一枚从半空当中向他斩落的玉钺。
“凝脂玉钺,苏锦源是你杀的!”
灵裕武者左手再次结出一印,轻易的将斩落的玉钺凌空击飞,然而他的心中却一下子涌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觉。
“此人若连苏锦源都能杀……”
便在这个时候,商夏刚刚那一刀却是一举斩空,紧跟着灵裕武者的冰链已然缠绕在了商夏的手腕之上。
灵裕武者顾不得思虑太多,眼瞅着对方中招,当即将冰链凌空一扯。
这一下即使不能令对方手中的神兵脱身,也能令对方一根手臂半废。
然而原本已经觉得稳操胜券的灵裕武者抬头看向商夏的时候,入眼的却是一张面带讥诮之意的笑脸。
“不好!”
灵裕武者虽然不知道原因,却是本能的心中一沉,可随即便又发现刚刚那一扯,却根本没有带动商夏分毫。
此时商夏果真便已经舍弃了临渊刀,但冰链却没能趁机将此神兵掠走,因为此时商夏非但没有试图从缠绕着手腕的冰链当中挣脱,甚至手掌一翻将冰链抓得更紧。
与此同时,临渊刀御空而起,刀尖隐隐指向远处的灵裕武者,赫然便是商夏刚刚练就的“御物术”。
锋锐的冰棱将商夏手腕以及手掌的肌肤刺破,鲜血从中流淌而出,却又很快被冰链上蕴藏的寒煞冻结成新的血色的冰棱。
直到这个时候,灵裕武者才突然意识到,他所练就的“四冷寒煞”居然无法透过冰链冻结对方,甚至在刺破对方肌肤的情况下,自身本命灵煞在渗透入对方体内后却被一股莫名力量的影响消失的干干净净。
灵裕武者还待要再次爆发体内煞元,重新将冰链从商夏手中挣脱。
可恰在此时,商夏忽然张口低喝道:“爆!”
灵裕武者突然察觉到在他身周以及上下的虚空当中,突然便有数道凝聚到极点的煞元波动,并在一瞬间如同发芽的种子一般迅速壮大,化作一道道浩然而有序的刀芒,从四面八方形成了一张刀网,向着他劈斩而落,仿佛要将其分尸一般。
“二十四节气神刀”第九式——芒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