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skx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笔趣-第六百六十二章 連坐遊戲(15)讀書-kuvbs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小說推薦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两千名弓箭手,飞快射出的箭,组成了漫天箭雨。
但最多也就四五千支箭。
可就是这四五千支飞箭,远比影视中那百万支箭,还要震撼人。
而且这些箭来得很快,没有任何通告。
在木墙上的,不止于博书、白甜甜和陆菲,还有曹斌、孙和,以及祝巧柔。
三人看着箭雨袭来,脑袋一片空白。
箭雨的速度并不算快,至少比枪械射出的子弹慢许多。
可他们却完全不觉得自己能在这箭雨下存活。
即便是进入那茅草顶的土坯房中,也没有任何活路。
这种情景,是身为都市人的他们,一辈子都没有看见过,也不可能看见过的,更不可能体会得到。
“这个距离射箭,还有这么大的威力。”于博书看着那自上而下袭来的箭雨,语气轻松的感慨:“不愧是五级游戏。”
就在箭雨落下,即将冲击整个村子时,陆菲神色一凝,身上寒气骤然爆发出来。
一下就将离她很近的祝巧柔和孙和给冻醒了过来。
从箭雨那收回了视线的他们,哆嗦着看到,从包围整个村子的木墙上,迅速凝结出冷冽雪白的冰,构成了一道冰墙,向空中蔓延。
冰的蔓延速度,比箭雨的速度快了不知多少。
在箭雨落下前,整个村子,就被笼罩在了一层雪白的冰里了。
足以将装甲车射成筛子的箭雨,落在了冰罩上,发出一道道光,将冰罩击打出一个个坑洞,但无法将冰罩击穿。
在大军中的马泰,看着那笼罩村子的寒冰,两眼瞪得极大。
“好厉害的异人,难怪敢反抗帝国。”
他虽然知道那伙来历不明的人中有异人,却没想到那个异人这么强大。
“大人,那异人想来也就如此了,绝不是我大军对手,让我去将他击杀了吧。”
末随参军李昭,自告奋勇。
马泰横了他一眼,有些无奈:“你一个文职参军,怎么总想着冲锋陷阵?你是不是当初选择错了职位?”
李昭也很无奈:“我当初是想要去当阵兵的,却没想到,在军议上口快了一下,被大将军封为了末随参军,唉,整天想那些计谋的,营帐都出不了几回,还不如冲锋陷阵有意思。”
马泰当然不可能让他去率队进攻,冲锋中也没有他的位置:“不要大意,那些乱民贼寇还是有点本事的,没看我都被重伤了手臂吗?”他抬了下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左臂,万幸那日,因为甲胄的保护,虽然伤得很重,但左手并没有断,只是需要养上半年左右才能恢复好。
想到一击将自己左手甲胄破开,将自己左臂伤得深刻见骨的程度的白甜甜,他忍不住舔了下舌头。
‘这样的箭袭,那个女人应该能活下来吧,如果她还活着,这次绝对不放过她了。’
如果不是那个拿着奇怪武器的男人,和那个神秘的异人出手,他自认为那个女人,是无法伤到自己的。
在大军之中,他自信满满,无人可以抵挡大军之锋,哪怕是那个异人也是一样。
不过他是不可能将自己被一个女人伤到说出来的,那太丢脸了。
在他的描述下,自己是中了陷阱,所带护卫士兵大多受损,自己也军马遭到暗算而死,然后自己还能在十多名高手的手中连番袭击中,破开重围,抓住一只毛羊,才跑回了军营的。
在这个世界中,羊驼被叫做毛羊,因为身上毛很多,而且长得很快,毛也很适合做各种便宜保暖衣物,是平民百姓的首选。
“哼,他们人再多,能有我军人多吗?”李昭毫不在意:“任他们武功再高,在军阵之中,也只能束手待毙。”
马泰赞同的点点头,右手一挥:“那就让他们看看我洛明之军的威武吧,前军出击。”
“前军上阵。”
虽然不能率军冲锋,但作为末随参军,李昭非常称职。
“弓手后退,刀盾上前,长枪左右,重甲备战。”
随着他的命令,虽然大军中,不少士兵对阻挡了箭雨的冰罩感到震撼,不过在命令下来后,训练有素的行动了起来,很快按照命令转变好了阵势。
“前进。”
随着游击将马泰一声令下,刀盾兵和长枪兵按照列阵,向着村子移动了起来。
虽然面前只是一个普通的村子,但阵列并没有因为任何轻视而散乱,如同攻打防守严密的城池一样。
七千军队,向着已经变成了雪白一片的村子前进。
很快,大军就来到了距离村子百米之外的地方。
“长枪兵,攻击!”
在看到村子被冰包围得严严实实后,李昭立刻下令。
长枪兵的攻击可以突破冰罩,就算不能立刻突破,也可以极大的消耗再村子中的那个神秘异人的力量。
他不相信那个神秘异人,可以一直维持着这个冰罩,不如说,这正好,只要依靠这个冰罩,将那个异人的力量尽可能的消耗光,那他们进入村子后,损失就会小很多。
长枪兵在他的命令下,从刀盾兵左右两边,举起五米长枪,向冰罩刺去。
长枪很轻易的就将箭雨射不穿的冰罩刺破了。
可不等士兵们高兴,冰罩立刻复原,将长枪冻在了上面,并且,顺着长枪,雪白的冰,蔓延开来。
感受到长枪上传来的寒冷,士兵们立刻慌乱的丢开了手中的长枪。
有松手慢了的士兵,手立刻和长枪冻在了一起,很快,整个人都被冻在了冰里,从里到外都冻成了冰。
长枪兵的一击中,有百多名士兵被冻住了,还有数十人丢了只手,他们松手慢,被冻住了手,身旁的同僚,立刻用刀,将他们被冻住的手砍掉,以阻止他们被冻成冰雕。
“好强大的异人。”
李昭大惊,他没想到那个异人居然还布下了这么阴险的陷阱,仅仅是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让他们损失了近两百名长枪兵。
而且因为这次损失,让士兵们都对这冰罩十分畏惧,毕竟他们也不想和在那里的那些同僚一样,一同变成冰雕。
不过也不能僵持在这里。
“刀盾兵,烈酒,进攻。”
刀盾兵们,在听到命令后,从腰间拿出一个水囊,拔开水囊后,一股浓烈的酒味,喷涌而出。
他们将灌满了烈酒的水囊塞进嘴里。
随着烈酒的灌入,刀盾兵所有人,全身都开始泛红了,甚至连他们身上的铠甲武器,似乎都喝了酒一般,微微泛红。
“杀!”
因为烈酒满眼血红的刀盾兵,放弃了阵势,散乱的向冰墙冲去。
手中的刀,向冰墙全力砍去。
冰墙的寒冰,试图向他们身上蔓延,或是冻住他们的刀,但都被刀身上的红色挡住了。
突然,在冰墙上半部分的冰,轰塌而下。
如雪崩般,向刀盾兵盖去。
“退!”
虽然李昭立刻下令撤退,可是刀盾兵们大都因为烈酒而亢奋不已,且在这混乱的进攻中,一时半会无法听到他的命令,更加上烈酒导致的反应迟缓。
有近一半刀盾兵,被冰掩埋住了。
“长枪兵护卫,其余人,去救人!”
李昭拔出自己的刀,一面下令,一面驭马上前。
一道寒光,从正面,向他袭来。
李昭在马上,一个后仰,那寒光从他面上飞过。
“这是——!”
那寒光,是马泰的亮银长枪在,和他是不会看错的。
这投掷的力道极大,让他不敢硬接这一枪,而且也没必要硬接,不过这一枪,让他知道,那村子里的乱民贼寇,果然不简单,难怪能将游击将马泰击伤。
可不等他在躲过那一枪后从马背上起身,余光就看到,一名身着古怪的如青楼女子一般装扮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马旁,向自己一笑。
他立刻反应过来,这名女子,肯定是村子里的乱民贼寇,尽管还后躺在马背上,但手中佩刀砍了过去。
不过因为姿势不利于出刀,而且那女子的出现太过突然。
李昭在出刀后,赫然发现,有一把剑,比自己的刀速度更快。
“这是大人的剑!”
他本能的说了出来,随后,就眼睁睁的看着这把自己非常熟悉的剑,刺入了自己的脖子。
这名神秘女子的出手,比他这个苦练拔刀的末随参军的速度还要快许多。
李昭的战马,带着他的身躯,向村子被冰包裹的木墙撞了上去,还撞飞了几名好不容易从冰堆里爬出来的刀盾兵。
但他的头,却留在了原地。
白甜甜带着李昭的头,在那些士兵们反应过来之前,回到了木墙上。
随后,寒气从木墙外溢出。
没有了指挥的士兵们乱做一团,哪怕是那些队长们和营官,也无法调度士兵们。
寒气疯狂释放,士兵们哪怕丢掉武器转身就跑,也无法跑过。
只见那些寒气席卷之下,诸多士兵,纷纷以疯狂逃跑的姿态,被冻在了原地,脸上仍然遗留着逃跑时奋力的表情。
七千士兵,只有不到两千人,跑回了本队。
其余的人,都成为了冰雕。
数千人构成的栩栩如生的冰雕,让人看了胆寒。
“这不是马泰。”
木墙上,于博书看着白甜甜带回来的脑袋:“终端机没有提示我们任务完成,而且……”他指着被冻成了冰雕的,带着李昭尸体的战马:“他的左手完好。”
白甜甜被他提醒才发现,失望的一脚将李昭的头踢了出去。
李昭的头颅,撞在了一名长枪兵队长变成了冰雕的身躯上,将他的身躯撞碎。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全副武装的一万大军,就损失过半了,这戏剧性的一幕,继续让祝巧柔和曹斌、孙和看得目瞪口呆,也对一向沉默寡言的陆菲心生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