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1za超棒的都市异能 芝加哥1990-第一千四十四章 我不接受-54khc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你不接受?”
“是的,我不接受遭到如此对待,我不接受比弗利山庄那起所谓的车祸,不接受保守媒体们对我已持续数月充满恶意的抹黑,也不接受那些荒谬无稽的指控和诉讼,前段时间他们还造谣我是谋杀2PAC的幕后指使者,很明显我只是因为不讨某些人喜欢而遭到了一场有计划的阴谋。”
“阴谋?”
“Yep!阴谋,那些大人物们系统性的打压和迫害,这一切必须停止。”
“你是指……”
“他们想看到我身败名裂,甚至死亡。”
宋亚没有在直播里报杰西赫尔姆斯、丹伯顿甚至霍华德斯金格、雪莉兰辛这些人的名字,目前只能盯着摩图拉打,即使摩图拉,也只能通过言语暗示,因为提前和BET老板约翰逊约好了。
约翰逊是象党那边的,经过自己这段时间的舆论操作,他只能有条件的帮忙,和自己斗黑人时支使不动戈登一样的问题,不管约翰逊那位高等黑人心里怎么想的,这种,他肯定不便对台里的黑人下背刺一类命令。
也没必要,约翰逊算象党主流派的人,事不关己,看超保守派的戏就好。
过来采访宋亚的一线主持人和工作人员就更是如此了,他们天然倾向帮自己人。
大约几分钟的访谈很快结束,是插在BET晚间新闻里的直播,BET的订户数远超A+CN,虽然约翰逊这些年越来越倾向做娱乐内容,但他家的招牌晚间新闻影响力还是不错的,要不前头牌主播戈登在非裔媒体人里地位不会那么高。
不管现实生活中是什么样的烂人,除了匪帮说唱歌手,米国运动员或明星在公开场合说漂亮话的能力都非常强,很会顾及政治正确。只有想说和不想说的区别,有点像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不会说或者不屑于说这些的都早早被淘汰,不再出现在聚光灯前。
户外静谧的夜,背景里只有漂亮的小摩天轮亮着灯火,一身正装的宋亚很有派头的和主持人对面而坐,目光不时瞟向提词器或者小几上的演讲稿,言辞谈吐都显得富有教养,条理清晰,同时也很直白明确的隔空喊话、开价,基本上将能说的全摊开来说了。
他不接受生命受威胁,所以言下之意是对方必须把摩图拉‘交出来’;不接受舆论抹黑,对自己的攻击必须停止,否则对CBS的诉讼继续;也不接受对巴恩案以及其他诸如强奸指控低头,官司可以一直打下去,想谈和的话你们就必须先收手。
前面的补光灯将他照得透亮,身体轮廓和夜色背景边缘在镜头里散发出了一层光晕,飞虫们被吸引了过来,一只蛾子还是什么扑到了宋亚的脸上,他随手用食指拨开。
切回演播厅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他平静而斗志昂扬地直视镜头,也就是电视机前的人们。
‘罢工会持续一整天,好莱坞和唱片业很多人士都积极响应……’
BET紧接着播出了采访昆西琼斯和斯派克李的片段,两人分别代表唱片和电影业表态支持,提前录好的套话。
“去死吧!被白人枪杀!车撞死,溺死在游泳池里!被……被Nger在牢里干死!”
这种事斯派克李向来积极,没说的,但昆西琼斯其实并不想出面,要不是被内城广播公司的萨顿家族道德绑架,加上闻到了APLUS想对付MJ管理人摩图拉的味道……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但他的心里仍然非常不爽,听说皮埃尔萨顿第一时间跑去找的,是黑人音乐圈内部地位已隐约和自己平齐的Babyface,但被向来和APLUS交情不错的Babyface婉拒了,所以又回头要挟自己……
凭什么?我好欺负?
录支持片段归录,但当这则新闻播出,看到APLUS那张平静又仿佛永不言败的表情后,老头忽然气又不打一处来,对电视剧疯狂诅咒,“让我女儿伤心的人都要下地狱!”
那天在足球尤物片场附近的酒吧,宝贝女儿拉希达琼斯突然大哭着跑了,直接打车去机场飞回了哈佛,后来问她,她哭诉说因为APLUS误会她利用当地小报炒作两人恋情,于是被那小子直接给脸色,摔门。
APLUS如果玩弄了宝贝女儿,那自己当然恨不得他死,但用那么不留情面的方式拒自己女儿于千里之外?昆西琼斯一样气急败坏,总之恨不得这小Negr干脆被白人弄死算了!
当然,也就在诺大的自家豪宅里图个嘴上快活,这种‘大事’他可没胆子参与。
“真该死!”
纽约,贝德福特山庄,玛利亚凯莉也在骂人,但不是针对前夫,孩子他爸今天还蛮上镜的,说的话也特有斯文总裁范,她针对的是麦当娜,“罢工跟这女人有什么关系?搞得好像是她组织的一样!”
她将手里的杂志丢进垃圾桶,杂志封面正是麦当娜为声援罢工活动拍的写真,流行天后光溜溜的身体上涂满了绿色荧光材料,仅用双手挡住紧要处,大玩行为艺术。
“听说她刚恢复单身哟,真绝情,生完孩子转脸就把那个健身教练生父给甩了。”闺蜜布伦达在旁边悠悠补了一句:“她旗下的杂志这期销量很好。”
“呵呵……”
玛丽亚凯莉冷笑,但挤了几次都没挤出笑容,嘴巴倒是嘟了起来,“电话给我,快点!”她催促布伦达。
“哈喽,刚才很上镜,不错不错。”电话接通,立刻捏起嗓子说:“看到我让桑迪格伦发的声援声明了吗?”
“看到了,谢谢你,Mimi。”小前夫问:“小雷加还好吗?”
“早睡了,真是的,每次聊没两句就问他。”
玛丽亚凯莉不知为什么突然有点吃儿子的醋,“好像有很多人在借着明天的事蹭热度,对吗?”
“哈哈!我还怕他们不蹭呢!这次响应的人里有些是没预料到的,比如斯皮尔伯格、奥利弗斯通等白人大导们,反倒LAFACE唱片和坏孩子唱片的Nger们这次躲得远远的,BABYFACE……真不应该……我还以为和他关系算好。”
宋亚笑道。
“惠特尼休斯顿也支持了你,我给她打的电话。”玛丽亚凯莉邀功。
“我知道,替我谢谢她,或者改天约个时间带我亲口向她道谢?”
“可以。”她满口答应,“哦对了,麦当娜也是。”
“也……也是你协调的?哇喔,你真好Mimi,其实不用为我这么做,我知道你俩关系不是很好。”
“废话,当然不是!”
“……”
试探成功,玛丽亚凯莉多聊了几句后美滋滋地把话筒还给布伦达。
“你说……如果这小子真的挂了……”
布伦达把话筒放好,忽然灵机一动凑过来问:“托尼能分到多少钱?”
“嘿!你说什么呢!?”玛丽亚凯莉很不高兴地踢了闺蜜一脚。
零点一过,弗罗里达片场里,足球尤物和阿普正传剧组所在的摄影棚一片死寂,在好莱坞,也有很多剧组因为凑不够主创或者演职人员而不得不停摆。
同一时间的华盛顿,传媒大亨默多克把FoxNews总裁罗杰艾尔斯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你知道我的二十世纪福克斯近况很不好,罗杰,那边快被卡车司机的坦泰尼克号项目逼破产了。”默多克当头就说:“每停摆一天我们就要损失掉不少钱,听说今天除了派拉蒙就属我们受损失最大。”
“FoxNews还没进入盈利周期……”
罗杰艾尔斯看到被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小人’高管也在场,没声好气的回道:“但订户数增长很快,我们的丰功伟业近在眼前,现在绝不能三心二意将资源填进好莱坞那帮自由派的无底洞,他们一个比一个无耻、肆无忌惮,他们在玩弄你,白白烧你的钱!”
“罗杰,我不是这个意思。”默多克无奈地揉起了眉心。
“那个APLUS,他证明了他能鼓动起大范围罢工,现在是一天,以后可能是一个月……CBS被他找科克伦闹得很狼狈。”
‘小人’为默多克分忧,将话题挑明,“你不会相信那小子真的是个间谍,叛国者吧?”
“管他呢,我们的订户喜欢我们咬住一位黑人歌星不松口,他们都在等着看那小子的定罪大戏。”
罗杰艾尔斯说:“如果我们放过那种人,才会是大问题。”
“我记得你不是很喜欢他那个关于车坏了的比喻吗?你当时还说APLUS内心里应该是个标准的保守派。”
‘小人’反驳。
罗杰艾尔斯懒得理他,看向默多克。
像宋亚总是对戈登没太大好办法一样,默多克也不便对旗下媒体高管亲口下达什么很直接的命令,更别说罗杰艾尔斯是个‘侍奉’过三任象党大统领的媒体和竞选公关大佬,九十年代初还帮朱利安尼辅选并顺利从驴党手里抢到纽约市长职位,政界交际圈到顶了。
这是个死硬的超保守派,是令通用电气总裁韦尔奇都头痛不已最后不得不一踢了之的人物,而自己仅仅是他最新一任老板,还是个澳洲来的犹太裔,谁看不起谁还真不一定呢。
在两人对视中,默多克用眼神完成了表态。
罗杰艾尔斯果然不爽地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在暗示我什么,但别忘了我来FoxNews之前你答应过的,这里我说了算,你可以炒了我,但不要教我怎么做新闻!”
“你太固执了罗杰。”
‘小人’对他这个反应非常兴奋,立刻抓住机会在大老板当面挑拨,“别忘了你被韦尔奇从NBC扫地出门后,是谁收留了你。”
“闭嘴!”
罗杰艾尔斯直接吼他,然后瞪大眼睛看向默多克。
“好吧,那就这样,你做好你的FoxNews,我不干涉。”默多克踱步考虑了一会儿,举起双手。
罗杰艾尔斯满意了,瞥了小人一眼大步离开这间办公室。
“他完全我行我素!”小人气急败坏告状。
“算了,罢工一天对福克斯影业不是大问题,就这样吧。”
默多克安抚手下。
福克斯影业的大问题是泰坦尼克号项目,什么办法都想了,真的填不满导演卡梅隆那个无底洞啊,偏偏一向密切合作,在勇敢的心等多个大制作里分担制片成本的派拉蒙影业这次也不敢贸然下场,和派拉蒙总裁雪莉兰辛的马拉松式谈判一直在进行,那女人趁机狮子大开口,竟然索要全部的北米发行权。
这条件太苛刻了,本土票房对好莱坞电影有多重要不言自明,但六千万的资金缺口……
福克斯影业边和雪莉兰辛谈判边发动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内部挖潜。
意大利,罗马,因为艾米亚当斯要响应罢工,所以没出现在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宣发活动现场。
“艾米,艾米,意大利可是对你最友善的欧洲市场,这次你让你的影迷很伤心……”
小李子醉醺醺搂着个本地模特,在酒店走廊里正巧遇见了艾米,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他阴阳怪气。
“请让让。”艾米翻了个白眼擦身而过,完全不假辞色。
“嘿嘿嘿……”
小李子坏笑着对她的背影吹了个口哨,然后急色地和怀中女郎靠住自己的套房门就开始缠绵,“咦?”突然门开了,差点摔倒,原来是他的经纪人在里面。
“我们聊聊。”对方示意他把女人打发走。
“你去里面等我。”他才舍不得,让高挑、白皙的金发长腿尤物先进卧室等。
“Leo,福克斯影业想让你跟着艾米去弗罗里达拜访一下APLUS。”
经纪人很严肃的说。
“为什么!?我不去!”他顿时翻脸。
“必须去,福克斯影业的人说你不为泰坦尼克号项目做点什么到宣发时就打压你,那部电影对我们,对你的事业有多重要就不用我再说一遍了吧?”经纪人威胁:“泰坦尼克号项目完蛋,那么卡梅隆、你、我,就全完了。”
“我当然知道,但这和APLUS有什么关系?”
小李子愤怒驳斥,“那家伙有多恶心你又不是没看到过!”
“你们年龄相近,会聊得来一些。”
经纪人装没看到,“就去拜访一趟而已Leo,福克斯影业需要你转告并澄清他们和FoxNews电视台的关系,省得那个喜欢闹事的家伙仅仅因为两家同属新闻集团就殃及池鱼,再顺便试试看能不能拉到他的投资,卡梅隆导演也支持让你这么做。”
“说什么我都不去!”小李子酒都气醒了,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就不理人。
“再说一遍,这是命令,你没有选择的权力,必须接受!我已经为你改好了行程,就这样吧。”
经纪人极其强势地将一张机票摔到他面前的桌子上,“明天就出发!”然后走到门口回头看了卧室一眼警告,“对了,别玩太晚到时候一脸衰相!”
“Fxxk!老子炒了你!”
小李子等房门被摔上后,骂骂咧咧一把从桌上拿起机票,想撕个稀巴烂但又突然失去了勇气,坐着发了会儿呆后懦弱地吸了吸鼻涕,然后用手背狠狠在双眼上抹了一把。
而华盛顿的国会山内,妻子克莱尔正在指挥工人布置刚搬进来的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办公室,安德伍德和幕僚长道格则缩在里间,低声说私密话。
“APLUS已经挑明了,他不接受在巴恩案失败。”
道格说道:“巴恩案曝光后有件事对我们很不利,当时的巴恩案债权方财团里,有高管把你在那件事里发挥的作用泄露了出去,现在相关传言已经传开了……”
“我大概能猜到是谁,那个该死的大嘴巴!”安德伍德恼怒一拳砸向办公桌。
有位高管和朋友打高尔夫球聊到巴恩公司的困境时多嘴说了一句‘安德伍德在帮我们搞定,他不知道从哪拉来了一位冤大头,是个唱歌的明星。’
就这一句话,前不久不知道怎么被他的友人泄露出来了,现在国会山里的政客大概都知道自己在巴恩案里扮演的角色:竟然能怂恿、诱骗一位十七岁黑人歌星跨无数界跑去收购化工公司的机灵鬼……
很多政客当面表示还是安德伍德你脑子够活,办法够多。
“太尴尬了。”
也许那些政客确实在发自内心的由衷称赞,但安德伍德仍然满脑门子官司,这次如果保不住APLUS,不说巴恩案的输赢了,命起码不能丢吧?否则以后自己的其他金主给竞选办公室捐款时,心里可就真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他和道格又看了一遍APLUS接受BET采访的重播,“道格,去纽约直接见一次霍华德斯金格吧,我替你安排。”
“好的。”道格立刻像忠犬一样走向门口。
“告诉他,他必须放弃汤米摩图拉,否则我起码有四年的时间不让索尼好过。”安德伍德发了狠。
“好的。”
另一个办公室,参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办公室,杰西赫尔姆斯也和亲信幕僚在开会,“丹伯顿很慌张。”幕僚说:“我们确信A+CN的戈登手里有他婚外情的证据。”
“那个老色,瞒得倒严实,现在怎么办?他前不久还在频频公开攻击现任大统领当阿肯色州州长时的桃色绯闻……现在却……”
另一名亲信抱怨。
杰西赫尔姆斯一脸吃了屎的表情,长考了一番后还是选择护短,“给我接通巴恩案的特别检察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