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yeoq火熱都市异能 神級選擇系統 愛下-第八百五十八章 黑心醫生看書-q4gq4

神級選擇系統
小說推薦神級選擇系統
第八百五十八章黑心医生
要是换做以前,王小娅敢这么做。
哪怕她已经是九天玄女真身降临,估计赵吏早拔枪跟他干起来了。
但是现在。
赵吏却只是嘟着嘴巴,摇了摇头,脸上依旧满是憨笑。
“我说,能别瞎闹吗?”
叶晨转首瞪了王小娅一眼,对于这个一点儿团结也没有队伍,他是一点儿信心都不抱了,还是自家小翡翠比较靠谱。
不过……
这个念头仅是刚刚升起,叶晨就发现翡翠似乎不见了。
“嗯,翡翠呢?”
叶晨转头四处打量着翡翠的人影,这才发现后者在石桌边,和一个精神病人聊天。
“叶晨,快过来!”
无奈之下,叶晨也是撇开了正在逗赵吏玩的王小亚和夏冬青二人,来到的翡翠身旁。
“又怎么了,翡翠大小姐?”
“你快看!”
“这可是天地初开时候留下的一副牌,可以占测过去,谋算未来,我看两位朋友有缘,今日就违背天意出手一次,看看你们是否真的是彼此命中注定的一对璧人。”
只见一个穿着病服的老头,拿着手中的一副扑克牌对叶晨和翡翠神秘兮兮道。
“好呀!”
翡翠欣然答应了下来。
她自然是不会相信一个精神病人的话,何况拿得还是一副扑克牌,只是纯粹想要逗逗他。
叶晨也没有较真,反正只是玩玩而已。
老头将手中的扑克牌放在石桌上面,顺手一抹摆出一个半圆,然后抬手示意:“现在你们两位依次轮流抽出三张牌,抽完一张掀开一张。”
翡翠看了叶晨一眼,然后将信将疑的随意从牌堆里面抽出了一张牌。
“红心二。”
叶晨看了一眼故作神秘的老头,也随意地抽出了一张牌,也是红心二。
翡翠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瞬间变得认真的起来。
这个老头,似乎还真有点东西。
“又是红桃二。”
翡翠又抽出了一张牌,掀开一开和前两张一模一样。
叶晨淡淡一笑,大概已经知道了老头子玩得是什么把戏,配合着顺手再次抽了一张。
果不其然,又是一张红桃二!
“哇,又是一张红桃二,怎么会这样子?”
翡翠惊呼道,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
精神病院真的各个都是人才吗?
“小姑娘,又到你了。”
老头有些高深莫测地说道。
“这一张?”
翡翠手指按在一张扑克牌上面,然后望向叶晨征询着意见。
“你想要选哪张就哪张。”
叶晨脸上也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幽幽道。
翡翠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叶晨是不是在暗示着什么,狐疑之下有些磨蹭地将这张牌抽了出来,掀开一看,又是红桃二。
翡翠有些吃惊,一连五张红桃二,但明明都是随意去抽的啊!
难道这个老头真有什么神奇的能力?
胡思乱想之时,又将关注投向了叶晨抽的最后一张牌。
“这一张也是红桃二。”
叶晨没有掀开牌就说道。
翡翠立刻心急地去掀开,果然是红桃二。
“小伙子,小姑娘,恭喜你们,你们果然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老头目光扫过叶晨和翡翠,说道。
“难道真的是田野藏麒麟?”
翡翠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精神病服的老头子,一下子觉得他仙风道骨了起来。
“什么田野藏麒麟。”
叶晨不屑地道,随后一把掀开了剩下的扑克牌。
原来……所有的扑克牌全都是红桃二!
“切!”
翡翠一看见真相,难掩眼中的失望。
她还以为精神病院真的卧虎藏龙呢,结果只是这种弄虚作假的小手段。
“哈哈。”
老头子毫不尴尬地一笑,“小伙子,很聪明嘛!老夫这一招可骗过无数人的眼睛,没想到今天栽在了你的手里,好心提醒你一下,你身边这位小姑娘看起来可不太聪明的样子,要好好看着,省得那天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你这个老头怎么说话呢?怎么我就不聪明了?我只是看你有病故意配合你一下。”
翡翠立刻不服气的反驳道。
“我说你们干嘛呢?在这儿磨蹭了半天。”
夏冬青和王小亚走了过来,开口道。
“没什么,求了一个好签。”
叶晨拿起身前的三张红桃二,在二人眼前晃了一下。
“感情你们在这边,和精神病斗地主呢?”
王小亚白了一眼叶晨和翡翠,觉得二人真的是吃饱了没事做。
“你傻啊,斗地主能有三个红桃二的?”
夏冬青瞅了一眼嫌弃地道。
“哎,什么斗地主不斗地主的,这不重要……”
“我们在赵吏的身上发现了一些不明的痕迹,还有这精神病院有病人离奇死去,死相十分的凄惨,我看应该是夺生魂在作怪。”
王小亚道。
“你们是这位病人的家属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看着四人围着赵吏打转,不禁皱眉开口出声。
闻得声音,叶晨等人当即齐齐转过头来。
只听这位医生道:“我是这位病人的主治医生,我姓林,你们可以叫我林医生,不知道哪一位,是这位病人的家属?”
“他是我们的朋友,我们找了他好几天了,上午才得到消息,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
夏冬青对这个林医生的第一印象算不上多好,感觉他的笑容很虚伪,一副十足的市侩嘴脸。
不过……
无论是叶晨,还是翡翠、王小亚,似乎都没有搭理对方的打算。
出于礼貌,夏冬青也是硬着头皮跟这位林医生交谈着。
“唉,病人的情况很是棘手。”
林医生拿着后面一个护士递过来的病历资料,叹气道:“经过我们的检查,这位病人的脑部应该有过创伤,而且我们手上也没有他之前的档案,不知道他这种问题是以前就有,还是因为大脑受到重创才出现的,所以这几天,我们院方也一直在试图寻找他的社会关系,可惜一直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
“那个医生,我想问一下,他这种情况,要怎么样才能够恢复过来?”
夏冬青焦急的问道。
林医生推了推眼镜,说道:“这个就不一定了,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你们应该也知道,人的大脑极其复杂,脑域对于我们来说,依然是那么的神秘,所以就目前的医学程度来看,我们也只能够针对性的做出一些延缓,一切随缘吧。”
随缘?
叶晨差点没笑喷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医生多半是不怀好意,想要坑他们一笔。
“林医生是吧,麻烦你帮我们办理一下手续,我们要带他离开这里。”
“不好意思……”
却见这位林医生笑着摇头道:“几位,你们的这个要求,恐怕我不能答应,你们不能带他离开这里!”
“为什么?难道你们医院只能进来,不能出去的吗?”
王小亚也是没好气道。
林医生却好像没听出王小亚语气中的不善似的,解释道:“当然不是了,我们这里是正规的医院,怎么可能会做出限制人身自由的事情,只不过……这位病人有些特殊,他具有很明显的暴力倾向,发病期间,我们医院有十几名保安受到了他的攻击!”
“按照规定,我们不能让他离开,直至他的病情有所好转为止!”
“不是吧,医生,你说他打了十几个保安?”
夏冬青指着那缩在地上哼哼直叫的赵吏,眼中满是古怪之色。
要说这事是赵吏没疯前干的,他倒是相信。
那时候的赵吏,凶起来比厉鬼还要可怕十倍!
但现在……
你要硬说看起来不比小兔子有多少攻击力的赵吏,一下子打翻了十几个保安。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不止是保安,连我们的护士,都受到了他的攻击……”
林医生转头,对着他身边的一个护士道。
“小草,把你的伤口,好好给这几位看看。”
叶晨不禁好奇的看向了那个女护士。
赵吏是灵魂摆渡人不假,可现在他把自己封闭了起来,简直和普通人没两样!
不,以他目前的智商,或许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就这样还能干翻十几个保安,这医院的保安,不会全是纸糊的吧?
而且这护士看上去脸色红润,一点也不像受伤的样子,更让人感到奇怪。
那小护士估计刚刚才从学校毕业,脸嫩的很。
她低着头,很腼腆地拉起了右手衣袖,露出了小臂上的那个伤口。
叶晨等人一看,不由齐齐傻眼。
这……他喵的,哪里算得上是什么伤口?
分明就是一个红红的牙印!
虽然有点肿,但实际上连皮都没咬破。
“这也叫伤口?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你要是再拦着,信不信我拆了你这医院。”
王小亚大怒道。
这些人骗谁不好,竟然敢欺骗到堂堂天女的头上。
如果不是考虑到影响,她一定让这些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那行吧。”
林医生把手里的病例一合,当即笑着道:“麻烦你们先把费用结一下,然后就可以带他走了,不过走之前需要和医院签一份合同,证明这名病人已经不再受我们医院管理,如果将来他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有什么人因为他而受到伤害,我们医院不负有任何法律责任。”
王小娅嘟囔了一句:“本事不大,这推卸起责任来,倒是快的很。”
夏冬青拉了她一下,连忙笑着问道:“好吧,请问医药费一共需要多少钱?”
“不多。”
林医生当即咧嘴笑道:“一共也就五万块而已。”
“五万?还而已?!”
闻得林医生报价,吓得夏冬青将要掏钱的手猛然一顿,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医生,口中诧然出声问道:“林医生,你没搞错吧?”
“就是!”
王小娅心直口快,当即接着道:“你确定没搞错?我看你是在后面多加了一个零吧,这才几天时间,你们到底是给他吃千年人参了,还是天山雪莲,这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夸张?我哪里夸张了?”
林医生不可置否道:“要知道,这个病人送来的时候,早已经失去了意识,所以我们特意给他进行了一次全身检查,而且我们医院还为他提供了二十四小时的护士照顾,一日三餐,精益求精,这杂七杂八的加起来,五万真的不多,等下我会让护士把账单拿过来……”
“你们看看,哪位来结账?”
“这……”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
夏冬青不必说了,万年穷学生,孤儿出身的他,连学费都得靠自己勤工俭学。
再说王小娅,虽然曾经是个小富婆。
但她的转世化身已经死去,现在的她,就是刚刚从昆仑现身的九天玄女,不食人间烟火,自然也没有一分钱!
说句不好听的,就一穷光蛋!
至于翡翠和叶晨,这二位倒是一个比一个身家丰厚。
尤其是叶晨,钱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个数字。
“我来结账吧!”
“只是,我今天来的太匆忙,忘了带钱包,不如等明天再来结账,反正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
叶晨幽幽道。
林医生点头道:“这样也行,那就再加上今天的护理费,一共是六万块钱,我明天再让护士把账单开给你。”
“不是五万吗?”
夏冬青满脸疑惑不解的道:“怎么才一晚上,就多加了一万?”
“我说你们这到底是什么医院,未免也太黑了吧,我……”
他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叶晨给捂住了嘴巴。
但见叶晨笑着道:“我们对你们医院的收费标准完全没有异议,明天会带着钱来的。”
说话间,他直接拖着夏冬青向外走去。
而翡翠和王小亚,虽然不明白叶晨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却也是紧随其后。
出了医院,王小娅当即满脸不忿的道:“我说叶晨,你好歹也是个修炼者?刚才怎么不教训那个黑心医生,居然还答应给他钱?”
“就是。”
翡翠也是恨声道:“这样的人,就该给他一个教训!”
“我说,你们能不能冷静点。”
叶晨没好气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赵吏,你们冲动起来,跟人动手是小事,万一要是打草惊蛇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