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iut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 愛下-丁字卷 第一百八十四節 要成一家人了閲讀-unj1h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这么一盘算下来,冯紫英觉得似乎自己老爹去辽东也不算什么特别糟糕的事情。
毕竟现在的辽东和前世明末的辽东还略微有些区别,时间线上还差着二三十年,冯紫英估算过,永隆七年应该就是1610年左右,前后相差不会相差两年。
或许一些历史事件都因为自己出现带来的蝴蝶煽动翅膀带来的影响而改变了,但是其根本局面大势是不可能有多大变化的。
努尔哈赤仍然在骁悍狂野地野蛮生长,大周和大明一样都没能把这个小强捺死在初始阶段。
李成梁依然如前世一般的放任,或者说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无力遏制对方了,所以现在干脆就彻底撒手,谁去接这个烂摊子那便是谁的事儿。
林丹汗也如同前世历史一般的带着察哈尔在崛起,但如果历史大势不改变,志大才疏的他仍然会遭遇蒸蒸日上的建州女真的迎头痛击,八大福晋沦为建州女真的阶下囚。
时间线还来得及,但关键就要看这个执掌辽东军政大局的人能不能好好利用起这段时间了。
想到这儿,冯紫英甚至觉得这不是坏事了。
自己既然了解大势走向,现在的大周也远比前世历史中更重视辽东,永隆帝怎么看也比大明最后两位皇帝要清明睿智一些,嗯,哪怕永隆帝真的不那么清明睿智,不是还有自己么?
自己背后不是还有齐永泰、乔应甲和官应震么?好歹还有关系不错的忠顺王、柴恪等人作为盟友吧。
现在自己实力差了一点儿,但是给自己十年八年时间来成长,兴许就能有更好的机会了。
老爹也不过刚五十岁,看那身体健硕壮实的程度,纵然比不过李成梁年过八旬还不致仕,但冯紫英估计一二十年内健康状况是没问题的。
先前有些激动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冯紫英也开始思考究竟是谁出了这么一招,居然想到要把自己老爹从西北调到东北。
柴恪不太可能,自己老爹准备上位三边总督就是他一手推动,不可能临时来突发奇想;张景秋有可能,毕竟这个人选不好选,逼得他寝食难安。
还有呢?
冯紫英细细琢磨着,王子腾?牛继宗?陈敬轩?太上皇?永隆帝?甚至义忠亲王?
或者还有叶向高和方从哲?
但目的呢?
不能说这些人都有私心杂念,都要针对冯家做点儿什么,可能放在张景秋、叶向高、方从哲乃至永隆帝这些人心里,一切都要从服从大局来着眼。
怎么盘算冯唐出任蓟辽总督都比出任三边总督更合适,因为三边总督可以有其他更多的备选人选,而蓟辽总督这个人选掰着手指都能算出来,而且几乎都有一些不可弥补的缺陷。
虽然清楚这个结果恐怕无法改变,而且自己老爹出任蓟辽总督现在看来也并非坏事,但是冯紫英还是觉得应该要把这前因后果搞清楚。
若单纯是叶向高、方从哲或者张景秋和永隆帝有如此想法,冯紫英觉得没啥,但若是如太上皇、王子腾或者义忠亲王有此意图,他就要琢磨一下这里边还会有没有其他更深层次的意图了。
一直到荣国府角门上,冯紫英才被瑞祥的呼唤声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荣国府到了。
贾琏、贾宝玉、贾环、贾兰都迎候在门边。
这一番阵仗可比以前又不同了,估计若不是贾琮太小,只怕也要跟在一边儿了,也就是荣国府的下一辈,都要来迎候了。
“琏二哥太客气了,如何使得?”哪怕是假意客套,也得要把样子做足,冯紫英揽着贾琏的手笑着道。
贾琏慢慢成为自己的心腹,虽然不能说是得力臂助,但是像海通银庄扬州号那边他还要发挥大作用的。
实际上冯紫英更希望他回京师来,但是贾琏现在似乎对回京师有些抵触,冯紫英也不好过分相逼,好在还有一些时间,还能斟酌。
贾琏摇着冯紫英的手臂,笑着道:“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二位老爷和老祖宗可是期盼已久了。”
和贾琏寒暄了一番之后,冯紫英这才把目光望向满脸阴沉如丧考妣的贾宝玉。
“宝玉,许久不见了,越发出众了啊。”冯紫英视若无睹,现在的他早已经没有多少其他心思了,甚至还有点儿要提携对方一番的意思,当然对方也未必需要自己提携,毕竟还有一个贵妃姐姐嘛。
“见过冯大哥,小弟今日身子不适,就先告罪了,……”贾宝玉充满怨恨的目光里也有几分说不出的无奈。
实际上他也明白纵然冯大哥不娶林妹妹,只怕自己父亲母亲也不会同意自己娶林妹妹的。
父母对自己都有更远的规划,但是眼睁睁看着林妹妹要落入冯大哥的“魔掌”,那种最珍爱的宝贝被人夺走带来的撕心裂肺疼痛实在让他难以忍受。
对宝玉的态度和内心怨气,甚至连旁边的贾兰都心知肚明,不过冯紫英却不在意,“宝玉也要爱惜身子,莫要让政世叔和婶婶担心才是,你也是十五岁的人了,齐家修身治国平天下,也该考虑一些事情了,莫要再成日里嬉玩,……”
宝玉心中越发悲苦,治国平天下轮得到自己,你是在炫耀你自己么?
齐家修身,最珍爱的林妹妹都被你给夺走了,我还怎么齐家修身?
但是这一切似乎又无法怪罪到眼前这位冯大哥身上,冯大哥英雄过人,名满天下,林妹妹仰慕冯大哥已久,而且据说林姑父和冯大哥的师尊还是同科,而自己呢?
但无论如何贾宝玉都还是难以接受这种局面,深深地一鞠躬,连声音都有些嘶哑了,“冯大哥,小弟先行告退了。”
没等冯紫英回话,宝玉便扭头匆匆离去,跑进二进院子仪门是甚至被门槛绊了一下,险些摔一跤。
冯紫英也是淡淡一笑。
也难为对方了,面对自己这样一个“横刀夺爱”的“超级情敌”,他没有任何胜算,这等情形下却还不得不来迎接自己,这种绝望、憋屈、苦闷和烦躁,只怕要把人逼疯吧。
怎么却没见他再来一招摔玉?或者是早已经摔过了,没收到效果?
“太没礼貌了,冯大哥好容易来我们府上一趟,却以这种借口理由逃避,简直是没出息!”贾环冷声道:“谁还不知道他那点儿心思,堂堂大好男儿,成日里却是去琢磨儿女情长的事情,也不知道羞耻二字为何物!”
冯紫英讶然,下意识的斜眼打量这个环老三。
哟呵,这环老三有些大不一般了啊,气势昂扬,游目四顾的架势,真有点儿要领袖群伦了。
嗯,起码在这贾府里边,有点儿要锥处囊中,其末立见的味道了。
就算是宝玉不在当面,这旁边还有贾琏和贾兰呢。
冯紫英也知道贾兰素来和贾环亲厚,与宝玉不太亲近,但是这贾琏还在呢,这厮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这厮是不是太高调了?
冯紫英瞥了一眼贾琏。
贾琏却是不以为然,虽然不太喜欢贾环这等做派,但是却也没有制止的意思。
冯紫英也不明白这家伙是一心想要去扬州真的不想再管府里边事情,还是觉得贾环说得没错。
“环哥儿,你有些放肆了啊!”冯紫英脸冷了下来,目光如炬,“不管宝玉如何,他也是你的兄长!尊卑不分,你日后如何能成大器?我怎么告诫你的,胸藏山河,腹怀珠玑,你就这点儿肚量胸襟?你一年的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劈头盖脸一阵骂,只把贾环骂得脸色铁青,额际虚汗直冒,只能连连作揖告罪。
“不就是考过了一个县试么?下月还有府试,再等一下还有院试,怎么,是胸有成竹,还是不在话下了?九月秋闱,有多大把握了?”
一连串的话把贾环问得狼狈不堪,只能躬身低头。
他敢在宝玉面前张扬放肆,因为他知道对方就是个学渣,这方面根本就不敢和他叫板,便是讥刺羞辱对方几句,只要没其他人在场,对方也只能忍气吞声。
贾环也知道自己在荣国府里是没有多少出路的,要想闯出一条光明大道来,只有寄希望于读书科考。
二月份的县试他取得了极好的成绩,按照老师所言,府试也应该不在话下,就算是八月的院试也有相当大的机会。
他还没敢奢望一步到位去考举人,但是只要过了府试院试,他便是荣国府里继大哥贾珠之后的第二个秀才了,甚至在年龄上比十四岁就考中秀才的贾珠更年轻,他今年才十三岁啊。
这又让他在府里边有了睥睨众生的资本,许多时候和自己老爹说话都能有模有样的摆出一副读书人的气势出来了,甚至连大伯贾赦都对他赞不绝口,只说贾家又要出一个读书人了。
这番表现看在贾兰眼里,连带着贾兰对环三叔的仰慕之情都是浓了许多,对那位宝二叔也越发轻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