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eyu精品玄幻小說 劍骨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八章 狂潮看書-wqxt6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参见埙妖君!”
三头千年境大妖,此刻神情无比恭敬,注视着古林上空悬浮着的那枚黑色铜镜。
一团墨雾袅袅散开。
埙妖君的面孔浮现在镜面之上,出人意料的,那竟是一张白皙而又清隽的年轻面庞,看起来像是人族里斯斯文文的儒道书生。
而令人更加震惊的,是这三位相当于大隋命星境的大妖,对于镜子里那位妖君无比服从的态度。
红蝎老者盘旋舌头,哧溜一声,将干枯面颊舔得干干净净,螯肢扒地快速来到白袍女子身旁,神态谄媚,道:“大人,巨像高台的荒人似乎察觉到了我们接下来的动作……”
说着,他喉咙鼓起,似乎要吐出什么,作势欲呕,舌尖裹着一根鹰隼胸膛骨,缓缓递出,羞涩腼腆道:“这是卑下刚刚摘取的新鲜白隼,心肝香甜,是荒人豢养的顶级货色。”
埙妖君面无表情瞥了红蝎一眼。
老者心神狂颤,埙妖君的这一眼犹如一根鼓槌,狠狠砸在心湖之上,吓得他连忙将那根骨头重新吞了回去,深深低下头来,不敢言语。
愚蠢,埙妖君最厌污浊之物……白微见到此幕,面部不动声色,心底却止不住冷笑一声。
她双手抬起,施了一礼,高声道:“大人,一千根荒人脊骨并不难取……只不过巨像高台易守难攻。荒人已有察觉,此番入侵,恐怕生变。”
“被察觉了么?”
呵呵的一声轻笑。
“此事……无需担忧。”
铜镜里的黑雾摇曳,埙妖君的脖颈之处虽有喉结凸起,但发出的声音却轻柔似女子,令人心神生惬。
“那帮荒人比本君想象的敏锐一些……不过无妨,既然被发现了,那便直接进攻好了。”埙妖君轻声道:“凝结兽潮,直接东侵,本君会送你们一程,至于之后的事情,你们只需要记住一点……那座巨像高台的阵法,拦不住兽潮。”
三位千年境大妖俱是心头一凛。
巨像高台的阵法,拦不住兽潮?
“另外,此事成或不成,三位都无须担心。本君不会怪罪于你们。”黑镜里的那张阴翳书生面容,罕见的笑了起来,如沐春风,“本君铸器失败,才请三位出手,在边陲试着凑一千根荒骨,三位尽力即可,不必搭上性命,若是凑不齐材料,此事作罢便是。”
此言一出,三头大妖的神情更加恭敬。
埙妖君,乃是妖族天下赫赫有名的强大妖君,要论杀力,即便是龙皇殿的白骨城主,单挑厮杀,也无法奈何得了他……真正让三头千年境大妖心甘情愿来到此地的,不仅仅是因为埙妖君够强。
而是因为埙妖君讲道理。
他从不违约,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埙妖君若请人办事,答应许诺的好处绝不会少,而这样一位强大妖君,愿意卖一个情面……妖族天下数不清有多少人愿意往上面凑。
埙妖君加入了龙皇殿。
然而“龙皇殿”的身份,多的没有,也只是一个身份。
埙妖君从不借用北妖域的势力办事,在外界的认知中,这位强大妖君素来是一介散修,几乎不受龙皇殿的意志召引。
由于未来晋升“涅槃妖圣”的可能性足够大,所以龙皇大人对其也极其宽容,放任埙妖君自由走动。
许多妖灵在猜测“埙妖君”的本尊妖身,因为龙皇的宽容,有人猜测埙妖君是一头带有龙族血裔的黑蛟,又因为浮图妖圣对其照拂有加,也有人认为埙妖君是白泽一族的纯血种……然而众说纷纭,所有的猜测,无一得到过证实。
埙妖君太神秘了,几乎无人知晓他的洞府,也无人知晓他的本尊妖身……据说他修行了分身之术,本尊躲在龙皇殿的供奉塔里,平时里外出走动,遇到麻烦,都只是分身出手,即便遭遇意外,也不会真正“死去”。
他谨慎的行事,谨慎的保守着自己的秘密。
世人永远只能去猜,而且还猜不到。
只不过有一点,倒是值得参考。
埙妖君,与灞都城的古王爷关系莫逆。
灞都城古王爷的血脉是妖族天下的顶级血脉,能与古王爷如此交往的,自然也是顶级血脉。
白微,红蝎,豹妖,听闻灞都城的古王爷即将过寿,再过半年便是举城欢庆之时,埙妖君先前也隐约透露,此次铸器,便是为了给好友古道贺寿。
埙妖君要铸造的“宝器”,名为炼神鼓。
此鼓一旦铸成,威能惊人,直入神魂,能引动神池鼓荡,直接将神海掀翻炸开,据说在龙皇殿内供奉着一件极其久远的“先天灵宝”,埙妖君便是以此为原型,想要铸造一个稍微低阶的宝器。
只不过屡屡失败。
荒人脊骨,对铸器似乎有着极大的帮助,于是埙妖君才起了念头,想要尝试以一千根荒骨打造“炼神鼓”。
“大人,卑下倒是有一点建议。”
红蝎老者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柔声道:“白微她精通敛气之术,这次兽潮,若能攻破巨像高台,送她进入草原,收敛气息,更迭容貌,抵达母河……据说母河的河底有着诸多宝物,材料,极其富饶。说不定会有比‘荒骨’更适合铸器的材料。”
此言一出,白微的神情一变。
这老家伙疯了,竟然提议让她潜入母河?
那里可是睡着一位让龙皇白帝都忌惮的神秘存在!
自己的千年境修为,或许在这里还有一点用,若真到了母河,那几位草原王,随便一人,就可以将自己镇压!
她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扇了过去。
红蝎老者嘿嘿一笑,螯肢抬起,格挡住这一巴掌的罡风。
白微打了一巴掌,奈何对方皮糙肉厚,浑不在意,只能冷笑讥讽道:“不要脸的老东西,我要是真去母河,做的第一件事,一定是把你丢进河底,看看草原的庇护神对你这种毒物是什么态度。”
红蝎老者嘻嘻一笑,毫不在乎的反讽道:“我若是精通蛰气术,自然愿意前去,一条贱命,死了也就死了,能污了母河河水,也是一桩好事。”
白微气得七窍生烟,她连忙望向铜镜。
然而令她心悸的是,此言一出……黑镜里的埙妖君,竟然真的沉默了一小会。
埙妖君的沉默,让白微胸口发闷,隐约不安起来。
过了一小会儿,镜子里的书生幽幽道:“此事不必再提……白微,你无需挂在心上。”
狐妖这才松了一口气。
埙妖君又开口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待会开战。我会亲自前来。”
三头千年境大妖神情震撼。
埙妖君微微一笑,道:“我还带了两位妖君好友,你们只管驾驭兽潮,攻破巨像高台,收缴荒骨之事,我自己动手便是……至于之前答应好的酬劳,事成之后,一分也不会少。”
白微心中的不安更加浓郁了。
如果单单是给古道小王爷贺寿……埙妖君请自己三人出手,收取一千根荒骨,这还算是合理。
但三位妖君一起出手,这兽潮的意味就已经变了。
这已经算是攻打西方边陲了。
别说巨像高台的阵纹存在漏洞,即便是不存在漏洞,完美无缺,也根本不可能扛过三位妖君的全力进攻……既然如此,何必要有先前的试探?
“是为了保护那个母河探子?”白微眼神一亮,陡然明白了此举的意味,巨像高台的情报流出,三位妖君强硬出手,打破阵纹。
不走捷径,便无人会联想到高台告破,与情报倾泄有关……那么埙妖君这一次的出手,真的是个人原因么?
她看到了铜镜里那双散漫而又温和的双眼。
埙妖君的那双明澈眼睛,似乎看穿了世间的一切隐藏。
他温和笑道:“不该问的不要多问,不该想的不要多想。”
白微连忙低下头,道:“……明白了,大人。”
埙妖君轻轻嗯了一声,下了最后的命令。
“凝聚兽潮,直接打过去吧。”
话音落地,黑雾袅袅破散。
那枚铜镜里的俊逸面孔随着黑雾一同消散。
白微以袖口擦拭铜镜,将其郑重收入衣襟之中。
三头千年境大妖对视一眼,确认了彼此的眼神。
红蝎将目光投向远方高耸的巨像高台,舔舐唇角,面露期待之色。
白微则是缓慢起身,大袍之中绽放出一条巨大的雪白妖尾,犹如一轮璀璨洁白的弯月!
一直沉默站立的豹妖,迈开步伐,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胸膛鼓起,犹如塞了一颗炮弹,接着尖锐的啸音鼓荡开来,一圈无形音浪自山林上空传递开来——一时之间,飞鸟惊,走兽狂。
方圆十里的妖兽,在这圈雷音的震颤之下,失去了自主意识,双眸变得猩红。
雷音还在蔓延,从山林后腹不断深入,大地开始震颤。
树木倾塌,妖灵狂奔。
一圈肉眼可见的兽潮,向着三头大妖的栖居之处掠来,三头大妖竭尽全力地召集兽灵……这股兽潮的数量规模,比上一次的要整整大了数倍!
数万妖兽聚集的兽潮,在“埙妖君”的意志之下,完成了近十年来最迅速的一次凝聚。
这股令人生畏的恐怖兽潮,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巨像高台发动了推进。
此时是雪鹫部鹰隼巡守的第三个时辰。
视察完毕,准备回掠的探查鹰隼,来不及归巢,便被妖气直接抹杀。
二十里外的巨像高台,仍在平静之中,阵纹尚未完成修正,甲士擦拭长枪,谁也不知道,如襁褓婴儿般沉睡的草原,已经被巨兽的践踏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