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7sh6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貞觀憨婿》-第224章一個也別想走閲讀-6rcy4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24章
韦圆照要他们一个道歉,崔贤说,民部的左侍郎,交给韦家,韦圆照考虑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个左侍郎可不是我们说了算的,陛下肯定会亲自挑人的,所以,说这个没什么用!”
其他人听到了,考虑了起来。
“那你说,该如何补偿你们韦家?”崔贤看着韦圆照问了起来。
现在他们也想要听听韦圆照的意思。
“民部侍郎我们不要,不过,我们韦家需要两个给事郎,就是兵部和刑部的,两个给事郎,到时候有机会,就让我们韦家的顶上!”韦圆照考虑了一番以后,开口说道。
他们听后,考虑了一番,点了点头,没办法,此事韦家要交代,他们也只能补偿,要不然,到时候可能会得不偿失。
“那好吧,我们去找一下长孙无忌吧,看看他会不会答应,不过,好处估计是需要不少的!”韦圆照看着他们说道。
“好处给他,不管是官职还是钱财,我们都可以让一些给他,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也只有长孙无忌能够说服陛下,同时他还是韦浩的妻舅,我想,韦浩怎么也会给一份面子,再说了,这个事情,皇家那边也要参合进来,他呢,还是长孙皇后的哥哥,他去说,还是会有作用的,所以说服他,需要付出点代价也是正常的!”王海若点了点头,开口说着。
现在最重要的是摆平这个事情。
很快,他们就离开了韦圆照府上,而韦圆照和杜如青也出门,前往长孙无忌府上拜访。
一直到下午,他们才从长孙无忌府上出来,具体做了什么交易,那就不得而知了。
第二天早上,那些家主要去拜访李世民,李世民同意让他们来拜见,同时派人去通知了房玄龄,长孙无忌,李靖,李道宗等人,同时还让人去喊韦浩。
“我去甘露殿?去干嘛?”韦浩看到了太监过来通报,愣了一下,看着太监问了起来。
“韦爵爷,陛下招呼你过去呢,说是那些家主要去拜访陛下,具体什么事情,小的也不知道啊!”那个太监陪着笑对着韦浩说道。
“不去,你去和陛下说,就说我身体不适,不适宜出门!”韦浩对着那个太监说道。
“啊?”
那个太监听到了,愣了一下,居然还有人敢不去的,哪怕是你躺在病榻上也要去啊,更何况你现在是坐在那里,写着东西,而且怎么看也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诶呀,你就去复命吧,我可不去了,要过年了我要休息了,父皇答应我的,一年,所有的事情和我无关!”韦浩对着那个太监说道。
“这,韦爵爷,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毕竟,是陛下召见,而且还有可能是大事情!”那个太监看着韦浩再次提醒说道。
“不去,说了不去就是不去的!”韦浩非常坚决的说道。
自己可不想去见李世民,看着他烦,谁知道他又打什么主意,要坑自己呢?
很快那个太监就走了,到了甘露殿后,所有人都到齐了。
“陛下,韦爵爷说不来,他说他身体不适,不想动!”那个太监到了李世民身边,拱手说道。
“什么,身体不适,怎么了?来人啊,让御医前往韦浩府上,去诊治一番!”李世民一听还以为是真的,马上就要传御医了。
“陛下。其实…其实小的看,他没什么毛病,他说陛下你答应了他,一年所有的事情和他无关!”那个太监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
“呃!”李世民听到了,愣了一下,接着骂道:“这个兔崽子,朕找他有事情,德謇,你马上去喊韦浩过来,如果不来你就想办法拖他过来!”
“啊,陛下,可是我打不过他啊!”李德謇诧异的看着李世民说道,心里想着,你们翁婿两个闹矛盾,把我拉进来干嘛?
“叫你去就去,自己想办法!”李世民盯着他说道。
“是,陛下!”李德謇无奈啊,只能拱手去了。
“韦浩不来,这个事情,我们不谈,毕竟,本来这个事情和韦浩无关的,他只是算账的,没想到,你们居然安排人刺杀他,那现在就不能说和他无关了。”李世民坐在那里,对着那些家主说道。
那些家主听到了,头疼,现在对付李世民已经很难了,再来一个韦浩,一个更加不讲理的角色,可想而知,等会要是韦浩过来了,不知道有多麻烦。
“陛下,韦浩要是不来,就不谈吗?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太耽搁时间了?再说了,韦浩的事情可以等他来了一起谈,现在的关键是,朝堂的那些事情,需要理出一个头绪!”长孙无忌此刻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是啊,陛下,韦浩的事情,我们也会谈,但是现在要先理出头绪来,韦浩的事情来日再议吧!”杜如青也马上附和的说道。
“陛下,也行,谈是可以,如果韦浩不来,那就耽搁了!”房玄龄考虑了一下,也感觉不用耽误这个事情。
韦浩未必会来,现在韦浩可不怕李世民,这小子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李世民现在得罪了他,他和李世民怄气呢,哪能这么快就消气了。
“嗯,陛下,臣也认同,只是说,韦浩的事情,可能影响到后面事情的处理,理出头绪出来可以,但是处理结果还是需要韦浩过来商议的!”李靖考虑了一下,拱手说道。
“没错,处理结果还是需要韦浩过来的为好。”房玄龄也点头说道。
“行,那就说说吧,你们的胆子,是真大,一年从民部弄走上百万贯钱,这个钱,可是朝堂的税收,而你们,居然还收朝堂的税收不成?”李世民听到了,点了点头,看着那些人质问了起来。
那些人一听马上低头,接着崔贤拱手说道:“陛下,是下面的人不懂事,胆子也越来越大,此事,我们都不知道,而他们也认为这个是约定成俗的规定,就一直这么做了,他们还不知道这个是违法了!”
“约定成俗,好啊,可想而知,大唐立朝这十多年,你们从朕这边弄走了多少钱,此事,可需要给朕一个交代才是,否则,那些涉事的官员,该抄家就要抄家,该罚没就罚没!”李世民冷笑了一下说道。
接着看着他们:“不要以为没有你们世家,朝堂就真的运转不了,朕最多吃苦几年,让各位勋爵从府上推举子弟上来,放到地方上去,从地方上,提拔寒门子弟和小世家子弟上来,补充朝堂的官员,这样,不用几年,朝堂一样能够正常运转!”
李世民话刚刚一说完,那些家主全部震惊的看着李世民。
这个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李世民居然有了全部干掉他们世家的念头,这个就有点吓人了,之前李世民可是从来不敢这样和他们说话的。
“而且,朕相信,一旦朕要你彻底清算你们世家的情况,百姓也会拍手叫好,你们世家的一些年轻子弟,他们还没有入朝为官或者刚刚入朝为官,朕相信他们还是愿意继续留在朝堂的,所以说,你们也不用用这个来逼朕,朕既然敢查,就不怕你们家族的子弟挂印而去!”李世民继续对着他们说了起来。
他们此刻还在消化着这个消息,李世民是想要把他们彻底干掉不成?
“陛下,此事我们刚刚说了,是下面人的胡作非为,我们之前也不得而知,这两天我们也去了解过,确实是罪无可赦,我们认罚认罪,不过还请陛下高抬贵手,放过他们,毕竟很多事情,那些拿钱的官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以为本来就是这样的。还请陛下明察!”崔贤继续对着李世民说道。
“是的,陛下,此事,我们认错,也认罚,但是还请陛下高抬贵手!”王海若他们也拱手说道。
李世民则是很意外的看着他们,这么快就认怂了,自己还以为还需要争斗一番呢,没想到他们全部认错。
“嗯,既然认错,那就说说该如何处罚的事情了,一个是钱,另外一个就是那些官员的处罚问题。这个还是要等韦浩过来,对了,还有刺杀韦浩的事情,这个朕是不打算放过的,这个你们也不用拿到这里来谈,他们几个人,必死,至于他们的亲眷,朕还要调查他们在这次贪腐事件当中,涉事到底有多深,如若事态严重,那就满门抄斩!”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他们说了起来。
“什么!”崔贤此刻傻眼了,崔雄凯可是他的次子,如果自己次子家里满门抄斩,那不是要了自己的老命吗?
“陛下,还请高抬贵手,他们知道错了,毕竟他们还年轻,做事情冲动!我们甘愿认罚,甚至说,让他们去服劳役都可以,还请陛下饶命!”崔贤马上拱手说道。
其他人也是如此,不过杜如青和韦圆照可不管这样的事情,他们家没有人参与过,这样的事情,就和他们无关。
“求朕没有用,这个事情,朕需要给韦浩一个交代,韦浩为了朝堂办事,你们刺杀他,就是在藐视朕,朕不可能不狠狠处理,所以此事,不做议论了,下午,他们就要送去刑部大牢,这个事情,朕只是给你们打个招呼!”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他们淡淡的说道。
这个事情他必须要给韦浩一个交代。
“那陛下,我们去求韦浩可行?只要韦浩不追究,能不能放他们出来?”崔贤着急的看着李世民问道。
“不能,哪怕是韦浩原谅了他们,那也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该流放流放,该收监收监!”李世民态度非常坚决的说着。
不过也告诉了他们,韦浩原谅了他们,可以不用死。
“多谢陛下!”崔贤非常无奈的对着李世民拱手。
“所以朕刚刚说,韦浩不来,很多事情没办法谈!”李世民看着他们说道。
他们听到了,低下了头,接着李世民也不谈这个事情了,而是聊着其他,聊着现在大唐的情况,聊着百姓生活苦。
而在韦浩这边,李德謇则是拉着韦浩到了皇宫门口。
“大舅哥,我说不来你拖我来什么意思?”韦浩下了马车,无奈的对着李德謇说道。
“我说妹夫啊,我也没有办法啊,如果我不拉你过来,陛下就要处分我,你好意思看着我这个大舅哥被陛下收拾?行了,就当帮大舅哥忙了,走走走!”李德謇拉着韦浩说道,然后直奔皇宫那边。
到了甘露殿后,王德看到了他过来,马上笑着说道:“陛下一直等你们呢,快点进去吧!”
“行,谢谢了!”李德謇拉着韦浩就进去了,韦浩反正是不情愿。
到了甘露殿书房,李德謇给李世民复命:“回陛下,韦浩来了!”
“嗯,好,对了,德謇啊,过几天是你家小子周岁吧?”李世民看着李德謇问道。
“谢陛下记着呢,是的!”李德謇马上笑着拱手说道。
“嗯,这样,下午你就回去,过年前不用来当值了,朕给你放假了,另外,朕让皇后那边准备好了礼物,到时候会给你送过去!”李世民笑着对李德謇说道。
“谢陛下!”
“谢陛下!”李德謇和李靖两个人都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嗯,坐下,喂,臭小子!就不知道找一个地方坐下?”李世民看到韦浩站在那里没动,马上不高兴的对着韦浩喊道。
韦浩翻了一个白眼,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
“你,坐到前面来!”李世民看到韦浩这样,也无奈,坐在那里的李承乾笑了起来,他也发现了,自己父皇好像拿韦浩没办法。
“父皇,我来了就不错了,你说话不算话啊,都说了,我只要算完账,就可以不用管事情了,才几天啊!”
韦浩没办法,坐到前面来了。
而世家的那些家主都震惊的看着韦浩,韦浩居然敢这样跟李世民说话,这,简直就是一对父子啊,甚至父子之间都不敢这么说,李承乾就不敢这样和李世民说话。
“那不是有事情吗?坐下,中午就在立政殿用膳,你母后都说了,好长时间没在立政殿用膳了,还埋怨朕呢,朕等会和他们在甘露殿用膳,你去立政殿!”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
“那行,我母后喊我去吃饭,那我肯定去!”韦浩一听,高兴的说着。
李世民听到了,就瞪着韦浩,心里想着,自己哪里对不起他了,不就是坑了他一回吗,至于这么记仇吗?
“那个…这些族长都过来了,你有什么意见,也可以说说!”李世民对着韦浩说着。
“关我什么事情?”韦浩坐在那里,一脸无所谓说道。
“他们的负责人行刺你,这个事情不要说清楚?”李世民盯着韦浩问着。
“有什么说的,父皇你不弄死他们,那我就弄死他们,大不了爵位我不要了,敢刺杀我,我还能放过他们,这不是放虎归山吗?”韦浩坐在那里,非常倔的说道。
“这…韦爵爷,此事我代表我家二郎给你道歉,他们不懂事!”崔贤马上站起来,对着韦浩说道。
“他们不懂事?孩子都一堆了,还不懂事!那这样说我就更加不懂事了,我还没有加冠呢,嗯,我现在可以宰了你!”韦浩说着就站了起来。
“兔崽子干嘛去,拦住他!”李世民一看韦浩这样,马上喊着那些士兵拦住韦浩。
“我拿我的佩刀,早知道我就不解下来了!”韦浩大声的喊着。
那些士兵冲过去抱住了韦浩,韦浩抢到了一把长矛,唰的一下,就飞到了崔贤面前,就落在了崔贤的脚下。
崔贤此刻眼珠子都瞪圆了,这小子居然拿着长矛当着李世民的面杀人,这个可是忌讳啊。
“兔崽子,你,你,赔朕的地毯!”李世民气的啊,指着韦浩喊着。
“放开我,我弄死他们!”韦浩还在那里挣扎着,李德謇都是死死的抱着韦浩。
“不是,韦浩,我们错了,我们道歉!”崔贤此刻都要哭了,现在这个小子不但要弄死自己儿子,还要弄死自己啊。
“对对对,我们道歉,你不要冲动!”其他的族长也马上劝了起来。
而韦圆照站在那里,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怕说了,韦浩不给自己面子,那就下不来台了。
“韦浩,不许在朕这里杀人!”李世民狠狠的盯着韦浩。
韦浩一听,也就站住了,然后看着李世民。
“你想让朕这里充满血腥味啊?这里不许见血,否则朕就让你在刑部大牢待到过完年!”李世民指着韦浩警告说道。
“成,反正我的刀在外面,咱们等会到外面来战,你们随便喊人,我就一个人,娘的,还不懂事的理由都让你们给说出来了?不是你们,老子会去算账?吃力不讨好,还要被你们惦记着,给我等着就是,我不点头,我看你们怎么出长安城!”韦浩站在那里,对着那几个族长骂了起来。
“这!”这个时候,王海若他们才发现,韦浩可不单单要杀崔贤啊,是连自己这些人一起干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