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vvz好看的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討論-第一百六十二章 他不配【第一更!】分享-02mbe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站在学校门口,文行天默默地思索着。
……
叶长青从会议室往外走,一路走,一路捂着胸口,卫副校长满脸尽担心忧虑的表情,在后面跟着,道:“校长,您没事吧?”
“暂时还不会有事。”
叶长青苦笑一声,从戒指中取出一块已经有些褪色的极品星魂玉,握在手中,运功吸取。
脸色肉眼可见的好看起来。
苦笑着,道:“总算还有一点存货,短时间内还不会有事。”
卫副校长关切的道:“我早早就散出人手到处寻找极品星魂玉,近期该当有好消息传回,校长,您可千万要撑住。您那边还有多少存货?我抓紧时间催催他们。”
叶长青道:“虽然还有不少,但总要省着点用……我那边的存货,已经不足三百块了。”
卫副校长道:“您尽管用,他们上次传回消息,说是已经有了眉目,我这就回去再催一催。”
说着便告辞离去,脸色沉重。
一直到回了自己办公室,卫副校长才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
不到三百块?
嘿嘿……鬼才信你!
你特么现在能拿出来三十块,我就当场自杀给你看!
骗谁呢!
……
“老大,这事就这么算了?”项狂人看着叶长青,一张毛脸涨得通红。
“……你还有想法?!”
叶长青看着项狂人,皱起眉头:“你以后行事,须得再谨慎些。”
项狂人怒道:“今天的这件事情,老大您都不觉得可笑么?就算没有事前准备的证据,难道就这点事情,还真的能将我扳倒入罪?荒谬至极!”
叶长青看着项狂人,目光分外冷幽。
“你永远就只看到眼前的事情。”
“就这点事,还没有真凭实据,如何扳倒一位潜龙副校长?!”
叶长青重重道:“那你怎么就不想想,你我都想到的事情,负责布局负责实施的幕后之人,会想不到吗?”
“怎么?”
项狂人兀自一脸迷惘。
“虽然这只是一个由头,但是人家,需要的也只是一个由头,就足够了!”
叶长青淡淡道:“能够设下这般简单粗暴,蛮不讲理的诬陷……唯一的理由就只有一个。”
“什么理由?我就不信了!”
“不信?我敢打包票,要是没有那两重反转,此刻对方的下一步动作已经开始了。”
“对方肯定已经做好了准备,只需要一个由头,就能将你拿下!由头,只要有就好,不需要足够充份,不需要真凭实据,那统统不是重点!”
叶长青淡淡道:“我想上面,至少是他们在武教部已经是做好了准备;而这种时候,你的所有应对行止就是关键!只需要你行差步错,或者说,哪怕只是一次似是而非的错误……就只是嫌疑,就只是莫须有,就可以将你暂且闲置,嫌疑在身,何堪为人师表?!”
“一旦走通了第一步;进一步的诬陷你,便是顺理成章的第二步;将你闲置,只要给你个我们相信你,但需要酌情启用的话头,你能奈何?闲置之后,接着只需要用上当年对付老石的办法,通过网上搞臭你;自然会有大把大把的人落井下石!你以为你这一辈子都是朋友,没有敌人么?我想,甚至都不需要那幕后之人自己动手,自然会有人实名举报信到部里。”
“真到了那个时候,已经闲置的你,没有了影响力,只能破鼓任人捶!你之余生,不会再有未来,至少在潜龙不会再有起复的机会了。”
叶长青冷幽幽道:“以你的爆裂脾气,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九成九会如同老石一般,去前线杀敌,去奋战日月关,去抗击外侮……但是,在那边,只需要一个孤军深入,就能将你彻底扼杀在那里!”
叶长青淡淡的看着项狂人:“你觉得你昨晚上出去喝酒,没有什么不对劲,很正常是不是?你完全没有想到过,你认可的兄弟会背叛你是不是?所以你很放松的去了?是不是?”
“我问你,假如不是我们提前有所发现,有所提防,对方这样一步步的走下来,那么你最终会落到哪一步?这些,正是针对你和老石的脾气制定的陷阱!”
“看起来很简陋?不登大雅之堂是吧?”
“但就是这种最简单的谋算,却能让你们这样爆裂脾气的人,走上他们希望你们步上的终途,乃至终局……以英雄的名分,将你安葬在日月关!”
叶长青越说越是生气,突然一脚踹了出去,将项狂人魁梧的身体一脚踹出七八米,直接撞在墙上,轰的一声。
灰尘簌簌落下!
“你就知道莽!就知道莽!二十年的幽闭生活,全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叶长青气不打一处来。一脚一脚踹在项狂人身上。
“这些弯弯曲曲的前路,你想过几回?你以为人家就为了污蔑你一下?恶心你一下?混账东西!人家是想要让你死!”
叶长青压低了声音,破口大骂。
项狂人挨了揍,却突然欢喜起来:“老大,你的伤……好了?!”
摸着屁股,突然一脸喜色:“刚才踢我,踢得好有劲的样子,要不您再来一下,我再体会体会,感受感受……”
“……”
叶长青看着项狂人欢喜的脸,突然心中一阵凝噎,不期然的想起了另一张脸孔。
国字方脸,性格如同烈火一般爆裂的兄弟。
突然间心中酸痛,悲从心来。
就是这些好兄弟,当年,跟自己一样,立下血誓,要将潜龙高武发扬光大,要为大陆,要为人类,培养出擎天柱,架海梁!
兄弟们跟着自己,一头扎进潜龙高武,全身心的投入其中,转眼间已经是千多年岁月过去了!
无数的学生,尽都从自己兄弟等人的教导下,走出潜龙,成为一个个栋梁之才,每一年,在一期学员毕业的时候,兄弟们都会凑在一起喝一顿,为这份成就醉上一场!
每两年,去前线烈士陵园,去看自己长眠的学生,都要在那边哭得肝肠寸断,撕心裂肺!
一年一年的过去……一直到现在!
到现在,大家都老了!
而潜龙高武,也已经攀升到了极高处,渐渐蜕变成了一个绝佳的权力跳板:只要进来挂职几年,出去就够资格放牧一方!
只因为每一个走出去的天才学子,都是政客们资历上闪光的政绩!
这本就是政治的妥协,势力的平衡!
然而这种越来越好走的路,却让有心人不满足起来,不满足潜龙高武让出的职位份额!
他们开始想要更多,并且付诸行动。
只是,一些关键职位,始终被咱们这些老人占据着,把持着。
所以他们开始用手段;他们摸透了自己这帮兄弟的脾气;一个一个的下刀子!
就针对他们的性格弱点,让兄弟们一个个倒下去。
先将最不安全的项狂人用一桶忘川水泼出去,让他不得不消失人前。
因为他们知道,只要项狂人在,潜龙也是可以不讲理的,一旦出什么事情,项狂人是真的可以发疯发狂发癫,可以大打出手。
政客通常也是最惜命的,他们不想承受那样的风险,所以先将项狂人整下去,用最保险的方式方法。
然后是针对老石性格爆裂不吃屈的弱点,整出来那冤死人的嫖妓事件;他们岂能不知道,以老石的脾气,断断不会忍受得了这个!
可是在丰海却无能发泄,唯一能去的地方,就只有边疆!边疆杀敌!
但这一去,正中下怀。
最终,老石长眠于日月关,死而犹恨!
针对老刘对学生认真负责的性格,明知道老刘与别人不同,换个人也许会选择战略性撤退,但是老刘不成。
只要有一个学生还在危险之中,他就不会撤!
因为这些学生,每一个都是他的心头肉!
如此针对性的一局,将老刘直接打成废人!
然后还有针对老成容易走极端的脾气……
一个个的,他们逐一下手,一次又一次的成功。
一直到今天,直接展开白刃见红的诬陷项狂人,而且是以多年兄弟背叛的方式,来对付他,算计他!
幸亏是左小多提前发觉了,令到己方有所提防。
若是被他们成功……项狂人怒火爆发加上兄弟背叛心灰意冷的情况下,一怒之下远走日月关,步上石副校长的后尘,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之后的情况仍旧不会有丝毫的改观,哪怕所有人都明知冤屈,仍旧如是,项狂人再也无法在潜龙高武起复。
“老项啊……”
叶长青满心感伤的扶住项狂人的宽宽肩膀,轻声的道:“我们一定要挺住啊,咱们的老兄弟已经所剩无几了!这里,才是我们真正地阵地……日月关那边,不是啊,不是咱们的阵地啊!”
项狂人沉默了一下,道:“是。”
“雷大头这种人……从来都不是你的兄弟。你无需为他难受!”
叶长青拍拍他的肩膀:“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他要真的是兄弟,又怎么会害你。如果他真的是兄弟,你昨天也不会请来蒋文洲,随身拿着摄影设备,还有言语中,再三再四的给他挖坑。”
“虽然是他在害你,但是你,到后来每一句问时间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叶长青语重心长:“所以……这次就是我们的胜利,并不是朋友的背叛,更不是兄弟的背叛,雷大头不够资格,他也不配。你明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