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n5y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蘇廚 ptt-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準備看書-7peqd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准备
家梁皱着眉头:“此子智计无双,唯有一法可破。”
梁永能抠着城墙垛口的泥缝:“山南诸道麦熟,山北眼看开始收割,宋人必定觊觎我之河套,那就该是从环庆出兵!”
家梁说道:“唯一的破法,就是不受敌情干扰,只以保住我河套熟麦为主,布置军力……”
“梁兄,我要立即回朝,请太后颁发懿旨,抢收黍麦,至于熟透没熟透,顾不得了。”
梁永能点头:“等天明,我就去磨脐隘布置。”
到得天明,监视临川堡的两名使团成员回来了,说是使团离去后不久,南边又来了一支人马,其首领指挥责骂知寨,如何没将夏国使团截住。
知寨信誓旦旦,说堡下一直安静无人经过,两人还为此大声争吵起来。
其中一名夏人胆大包天,摸到了寨墙外面,偷听到知寨跟指挥求情,而指挥却恼恨非常,说是经略相公放走家梁后,却又翻悔,认为家梁智计超绝,必不中计,还不如拦截杀掉。
别说求情,自己没能追上家梁,这罪责都难免。
眼见天光渐亮,两人不敢再逗留,连忙奔回萧关。
梁永能得到这条情报之后,决计不再迟疑,立即点兵八万,朝白马河归德川集结,准备在那里堵截由环庆入侵的宋军。
八月十六,宋夏和谈破裂的消息传报到汴京城,赵顼立即发布了讨夏檄文。
“制曰:王道如砥,本乎人情,出乎礼义。
礼乐刑政,四达而不悸,斯谓备矣。
有国曰夏,屡世跳踉,苟存草间,因时乘据。
域本华夏故疆,民乃蕃汉兼杂。
皇宋馨仁,垂民险辛,乃授爵帛,命自劬育。
不意中山狡险,狼心负义;梁国仓惶,鸱目睽恩!
断绝贡路,施暴邦邻;蔑凌宗主,残虐民人。
王师往惩,强狂惧丧,秉常新履,俯首更闻。
乃兴汉制,立纲常,斯始知有人伦矣。
然文治初恢,权臣纂命;蛮膻未易,牝鸡司晨。
王绪隳摇,衣带泣出于楚宫;臣忠敬慜,血书哀达于秦廷。
悖妄之行,惊震海宇;逆忤之操,污噪明堂!
皇纲惟序,帝业惟仁;明修德任,艰负民膺。
宗主之义,存亡继绝。纲常之序,上下区明。
不惮西邦之穷小,惟惮僚蕃之绝祀。
殊忌逆臣之肆恶,不忌远险以遥征!
车骑长驱,雷奔电叱;旌麾浩荡,日曜云移。
帅臣宣义,无侵毫末;酋首唯诛,毋滥群黎。
或箪食壶浆,倒戈伐罪。
或闭门静待,自守清居。
倘若举乱行狂,蜉蝣一日;切莫驰狷负勇,穴蚁无遗!
此闻!”
檄文以圣旨的方式下达,这就意味着,宋国将对西夏进行一场国战!
而汴京与六路都经略司之间的报文往来,一下子变得频繁起来。
苏油这次一反常态,不再像以往那般大战一起,逾月不奏,而是事无大小,能打电报请示就打电报请示。
最后逼得赵顼不得不命令新到的章惇赶紧履行提举军机处的职责,把蔡京空出来调到电报班,专门处理“军情摘要”,每日先行择选重要事务汇报。
八月十七,赵顼亲临军机处,主持会议并制定最后方案。
方案议定:由熙河路经制使李宪率熙河、秦凤军约十万,进攻兰州,西平节度使董毡派大将笃乔阿公率蕃兵三万随同此路;
中军调拨囤安新军拱卫,组成核心力量,囤安军大将为苏烈,参军王厚。
环庆路都总管高遵裕率兵八万七千,会同环庆蕃兵出庆州;泾原路副都总管刘昌祚率兵五万出原州,隶属于高遵裕,两路会攻灵州。
这一路为最重要的中路大军,核心中军由感义、镇国,定国三军拱卫,其中感义新军高遵裕自领,定、镇二军指挥为刘世恒,曹南;
此路后方,还有苏油、李若愚、种诂亲自率领三千学院兵殿后。
签书泾原路经略司事王中正,率河东路军六万出麟府,并密诏注意防御辽国援军,内地增派的京师十二路将新兵,随同此路;
这一路军力最弱,但是作战目标也最小,苏油还是给王中正高配了控鹤新军,统军苏炽火,参军孙能。
鄜延路由种谔率鄜延军九万三千人出绥德军,进攻米脂,夺取银、夏,由王中正节制。
麟府折家军和折家蕃部数万兵马也附在此路;
鄜延经略使沈括坐镇延州,为右路大军提供总调度。
泾源路经略使吴安持坐镇渭州,为中路和左路大军调运粮草。
这就是进攻西夏的总兵力,合计五路,四十余万!
枢密院下发《五路对境图》,按战略计划,各路军最终目的都是要会攻灵州,届时由号称代替赵顼出征的宦官李若愚统一指挥。
待到攻陷兴灵的最终目标达成之后,由六路都经略使苏油代表朝廷,环庆路都总管高遵裕代表军方,入内副都知李若愚代表皇帝,宣布西夏覆灭,举行受降仪式。
这道诏书下来,让苏油哭笑不得,赵顼这如意小算盘打得,还是顾头不顾腚的路数。
好在有电报,往来极快,于是苏油立刻回信,力陈此议不可,坚持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坚持战略目标三段论。
而对于枢密院下发《五路对境图》,苏油先是予以了高度评价,但是提出还是有一点瑕疵。
深入敌境,千里会师,还要约期集至,这是一种妄想。
计划可以有,目标可以有,但是完成率不能死死的要求百分之百,而是灵活有度。
能有百分之六十的完成率,也就是说五路能凑其三路,大家都已经可以去大相国寺烧高香了。
所以,苏油请求授予部下各路将领最大的自主权,临机处置。
只要将五路对境图里的战略规划目标传达给部下,而他们能够在最后期限之前实现,就算是完成任务,而不要求各路在时间表上的绝对一致。
还有,王中正的任务是保护种谔的后路与侧翼,防范辽人,与种谔一路战略目标完全不同,出击地区也完全不同。
或者种谔一路当自成军,而不该由王中正节制。或者可以种谔为帅,王中正监军,两人并发,而让麟府一路的作战任务另外选派将领承担。
经过几番往来讨论之后,军机处最终判定,苏油的方案和枢密院小有不同,但明显更加合理,诏从之。
并诏种谔自成一军,以童贯为监军,控鹤新军拱卫。
王中正任务不变,并归六路都经略司节制。
八月十七,六路都经略司上奏:“乞差在京备军,将作监,皇家理工学院,郑州理工学院,眉山理工学院,四通商号营造司,见修营厢军壮役、杂役共一万人,并狭河崇胜、奉化、河北澶州以下背岸、清河万五千人,与鄜延、环庆、熙河路转运司并同经制财利马甲等,令一面分批贴补并诸般差使。”
这是为进军准备逢山开路遇水填桥的劳力,同时将六路军仓全部接手。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进入夏境之后,道路肯定艰难,就算有厢车帮助,调发也肯定麻烦,理工人才会发挥巨大的作用。
再奏:“以指挥熙河路都大经制司领兵乘机取径道攻贼巢穴,或北取鹘州,与董毡兵会。其先拨修城寨,更不兴筑。令报谕董毡使知。”
再奏:“入西蕃抚谕使,都经略机宜司李庸等奏,已期约董毡点集六部族兵马十三万,取八月二十,分三路与李宪官军会。已下泾原、环庆、鄜延路经略司并王中正照会。”
本来只要求董毡出三万协从军,现在却成了十三万,苏油知道是吹牛,但是也不在意,他要的就是这个吹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