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gg0熱門都市言情 大神你人設崩了 ptt-325E級學徒,拍賣會邀請函推薦-6hygv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兵协最近两次朝各位世家招了两次人,第一次的三个人几个大家族联合一番,找出共性是神枪手。
所以所有想进兵协的人,比如苏天,苦练枪法。
却没想到这一次招的人跟神枪手半点儿也不搭边,根本就是毫无根据。
苏天跟诸位家族的人再度落榜,一直沉默的在训练场训练。
这次兵协新招的人中,依旧没有苏家的核心人员。
就算有人加入了兵协,那也只是普通成员,苏黄这一跃就成了精英。
苏娴看向二长老,“他这是……”
“不清楚,早上收到的苏黄消息,”二长老手指点了点桌子,只是微笑,“我们等苏黄从兵协回来就知道了。”
**
孟拂他们中午没在食堂吃饭,而是在京大周边的一个饭店吃饭。
网上现在已经全员出动在京大找孟拂,在食堂吃饭显然不适合。
来外面吃饭多花了些时间,十一点半出来,十二点半的时候,饭菜才上来。
孟拂手机上就收到了梁思的微信——
【小师妹,你怎么还没回来?】
梁思特别喜欢叫她小师妹,每一句话都要带上小师妹两个字。
孟拂:【吃饭。】
梁师姐:【快点回去,下午两点正常上课,多跟新生交流一下,不要那么自闭,我下午有实践课不能陪你上课了。】
自闭的孟拂一边跟苏承说话,一边随手回了梁思一句——
【好的.JPG】
饭桌上,苏承抬头看了孟拂一眼,“住校?”
“就再住几天。”孟拂含糊着开口。
她还没找到调香系的药材室,也没找到调香系的大本营,最近手里只有一个综艺《凶宅》,也不着急现在就赶通告。
苏承继续慢条斯理的吃饭,微微颔首,“GDL还在投资中,这段时间没事你可以呆在学校。”
坐在孟荨身边的赵繁不由抬头,狐疑的看向孟拂:“你高中都不知道课堂怎么样,大学连学校都住上了?”
“不行?”孟拂挑眉挑眉。
“行,您是老大,自然行。”赵繁立马抬手,“你那在学校,行程上面我给你安排好。”
孟拂最近热度太大了,这对一个演员来说也不完全事件好事,赵繁觉得她此时在学校避一避锋芒等GDL电影开拍,把作品先累计起来。
吃完饭,孟拂回101。
她回去的时候,教室中新生除了她都来了。
其他九位新生相互应该都听过名字,相互间相处的很好,在看到孟拂来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朝她看过去。
没有其他,孟拂这张脸实在是有些过分。
来学调香的,都不是普通人,其他人都纷纷来跟孟拂打招呼。
“你好,”不多时,拿着一本书的女生终于过来,她看向孟拂,“我是倪卿。”
孟拂看到她手上的书是中级药理,她也朝倪卿颔首:“你好,孟拂。”
听到倪卿的名字,没有激动,也没有如其他人一般对倪卿那么热络,很平淡的,如同听到了个普通人的名字。
倪卿看了她一眼,笑,“大家以后都是校友了,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谢谢。”孟拂依旧很有礼貌,岿然不动。
继续翻着药理基础。
特殊调香界有这么一句话,会中医的不一定会调香,但会调香的一定懂中医。
将各种药物融入到香料试剂,这需要庞大的药理知识。
大家族从小就开始筛选调香师人才,不过有天资的实在太少,尤其是香料方子,基本上都是调香师吃饭的家伙,并不对外公开。
“在看药理基础?”倪卿看了孟拂一眼,有些奇怪上午一个学姐全程陪孟拂这件事,见孟拂看的是药理基础,应该不是世家挑选出来的人。
最少不是世家培养出来的认才。
“嗯,没看过。”孟拂老实的开口。
这书是前年才出的新款。
“你入学评级是多少?”倪卿笑笑。
孟拂想了想,想起来封教授给自己的表格:“学徒E?”
倪卿看了她一眼,拿着自己的书又回到自己原位,颔首,没再多提什么。
“我是姜意浓,今年一班的新生。”倪卿走后,坐在孟拂前面的女生回头了,她手里拿了本基本法则,嘴里叼着根棒棒糖,跟孟拂打招呼,好奇的看着孟拂。
“听说倪卿中级药理都看完了,”姜意浓挺自来熟了,说着,还递给孟拂一根棒棒糖,“吃吗?”
孟拂接过来,“谢谢。”
看到孟拂接了她的糖,姜意浓眼睛亮了亮,像是少了什么隔膜,“她真的挺厉害的,药理这么多相生相克的药性,她这么早就能吃透初级药理。听说她是入学考核就拿到了A级评级,跟段师兄差不多的评级。”
能来调香系的,都不是普通人,但跟其他的一样,调香系也分天才跟一般人之分。
他们进调香系都是家族通过审核,考试考过来的。
虽然说不一定能成为调香师,但好歹也是调香学徒,能够帮调香师打下手,得到他的指点。
京城调香师屈指可数,所以很多人趋之若鹜。
不过大部分都是压线过的,拿到A级评级,简直凤毛麟角,两年才会出这么一个人,成为初级调香师铁板钉钉。
孟拂不太懂这些考核个跟评级,不过听着A跟E就知道跟调香师的等级差不多。
孟拂低头,不紧不慢的拆了棒棒糖,姜意浓说,她就点头。
“我刚刚去吃饭的时候,外面好热闹,”姜意浓看着外面,轻叹,“还看到各大校内协会跟学生会招人,真想一起去。”
“去啊。”孟拂把糖咬碎。
姜意浓直接转过来,下巴磕在孟拂桌子上,叹息,“去什么去,我们调香系人丁凋零,京大活动一般不带我们玩儿的,而且,我爸让我学调香,我没有自由时间。”
学调香的,基本都没有这时间。
“听起来很惨。”孟拂又翻了一页书。
两点,自由课程开始,倪卿走到讲台上,向班里为所不多的九个人道:“段师兄今天有事,大家自己看视频,还有一点,调香系所有书只能在这栋大楼看,不能带出去。”
“倪卿,段师兄他们干嘛去了?”有人看到刚才外面很多师兄师姐全都出去了,一个个都探着脑袋,看着楼下。
倪卿也朝楼下看了一眼,略微思索,“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我不知道。”
什么重要的事?
在场的都不是普通人,面面相觑,知道京大调香系是香协预备役,这时候能是什么事?
倪卿却没再继续说话,而是收拾东西去了二楼,“我去二楼拿个资料,有人需要我代拿的资料吗?”
一时间新人全都看向倪卿。
“我也是一班新生,不过要这次考核后才能去二楼,”姜意浓看着倪卿的背影,感叹,“不愧是院长的宠儿。”
一楼二楼的时候,孟拂也听梁思说过。
她也没太在意,因为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又震了一下。
孟拂看了一眼,是余文发过来的微信——
【孟小姐,拍卖会时间已经确定好了,邀请函还是送到江河别院吗?】
孟拂看着余文发的消息,直接在手机上打字回:【不用,我重新给你一个地址。】
她最近两天都不回去,寄到这里最稳妥。
下午四点,段衍终于回来,有空带新人。
段衍一向冷,只精心调香,其他人不敢问他,就让倪卿去问,“师兄,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院长说有个重要的拍卖会,香协在推选去的人选。”段衍提起这个的时候,也稍微顿了一下。
听到香协这种庞然大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
学调香的,最高殿堂便是进入香协这个门槛。
“段师兄,”姜意浓举手,“什么拍卖会,让院长都这么在意?”
段衍摇头,陷入沉思,“我也不清楚,等教授回来再说,只是猜想,应该会有稀世香料出现……”
这些就不在其他人的知晓范围内了,他们虽然家世都不错,但距离几大家族还有四协差得远。
至于拍卖会,他们压根就没听说过还有这种东西。
段衍看了他们一眼,拍了拍手,正色道:“大家好好学调香,以后都会有机会接触这个层面。”
他正说着,外面有人敲门。
敲门的是一个中年大叔。
段衍看到他,愣了一下,十分尊敬的开口:“李院长?”
中年朝他略微点头,容色严瑾,目光在人群里找了找:“请问孟同学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