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0lb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線上看-第八五四章 營救相伴-dfjc9

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小說推薦哆啦A夢世界裏的魔法師
出木衫正在房间里炼化鎏金,而冶源大治在房间里睡觉,顺便等晚饭。不知不觉间,外面的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在大治吃饭的时候,走廊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冶源大治瞬移过去拿起电话:“你好,这里是出木衫家。”
“这个声音……冶源大治?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在家的孩子了!”对面传来了惊喜的叫声。
而冶源大治则是皱起了眉头:“你是说,大雄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家吗?”
“是啊,他们做作业不知道做到哪儿去了,一直都找不到,我还以为你也和他们一样失踪了呢。”
对面大雄的妈妈急切的说道:“冶源大治,你知不知道他们大概在哪里?都已经这么晚了。”
“放心吧,我有眉目。现在就去找他们,应该一会儿他们就可以回家了。”冶源大治挂断了电话。
大雄他们不愿意将发条都市的存在暴露在自己父母的面前,冶源大治自然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出木衫从楼上走了下来:“怎么回事,难道大雄他们在那边遇到了危险吗?”
“应该是,我去处理一下,很快就回来。”他甩了甩自己身上的斗篷,几乎瞬间消失在了房间里。
“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出木衫双手合十放在胸前:“现在也只能希望大雄他们能够安全回家吧。”
冶源大治的身影出现在哆啦A梦的房间里,这个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光线有些暗。
“还真没有回来啊。”冶源大治看着空旷的房间:“而且任意门也不见了,是谁将它收起来的?”
如果是大雄他们收起来的话,那肯定已经各回各家了,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了无音讯。
冶源大治摸了摸脑袋:“这下子问题就麻烦了,我失去了定位的道具,也没办法直接飞过去啊……”
灵魂水晶球已经彻底破碎,他留在这里的空间道标也已经消失了,不能随意离开这个世界。
若是离开之后在宇宙中迷失了踪迹,那么他就只能在空间乱流中漂泊,直到运气好遇到新的星球。
“唉,我怎么也把那东西忘了?”冶源大治打开了哆啦A梦的壁橱:“备用口袋应该还在吧。”
果然,他在哆啦A梦的被褥下找到了那个熟悉的白色口袋,随后自己钻了进去。
此时胖虎小夫和静香正围着哆啦A梦的身体嚎啕大哭:“哆啦A梦,你不会就死了吧?”
胖虎用手臂抹着眼泪:“可恶,我们经历了那么多的冒险,你怎么会就这样死掉了呢?”
而小夫趴在哆啦A梦的身上嚎啕大哭:“呜呜,哆啦A梦,你走了之后我们该怎么办啊?”
“这里太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等适应灯时效一过,我们肯定就要死在这片宇宙中啊!呜呜……”
静香没有和他们一起胡闹,自己一个人坐在小行星的边缘地带,看着下方美丽的星球。
“不知道玩偶们现在怎么样了?”静香双手环抱着双腿:“他们会不会被鬼五郎他们伤害了啊?”
她想起了给他们一线生机的黑痣,通过他的表现,直觉告诉她黑痣还不算太坏。
在他们三人都陷入绝望的时候,哆啦A梦的手臂突然动了起来,随后捂住了肚子。
“哈哈哈……谁,是谁!”他笑得快喘不过气了:“谁在我的口袋里乱动啊,真是痒死我了!”
“哆啦A梦?原来你没事啊!”大家顿时围在了哆啦A梦身边,喜极而泣,看来他们还有希望!
这时,哆啦A梦推开了大家,他的口袋里突然钻出了一个头,疑惑地看着他们。
“嗯?看这里的环境应该是太空啊。”冶源大治从口袋里面爬了出来:“话说你们怎么回事,都哭成这样了。”
看到两个原本以为死掉的人全都活了过来,大家立刻有了信心,他们已经有翻盘的希望了!
不对,有了他,应该说是敌人没有翻盘的希望,因为在战斗方面他可靠多了!
“太好了,你也还活着!”胖虎一把抱住了冶源大治:“我们都以为你已经和黄金魔神同归于尽了!”
虽然说这人经常仗着自己不同寻常而欺负他,但是胖虎也已经把他当成了真正的朋友。
“行了,你说的不现实。”冶源大治用力推开了胖虎:“我就算打不过,我也有办法逃走的。”
他的斗篷也已经快适应了这片空间了,到时候只要用法阵拖延片刻,就可以逃离这颗星球。
他不想走是因为他有不能走的理由,当然,若是实在打不过他也不会强求。
毕竟活着才是自然最大的恩惠,人一旦死了,无论自己之前有多辉煌,还不都成了一捧黄土。
等到胖虎小夫恢复了冷静,静香走了过来:“冶源同学,你知不知道大雄他现在的状况啊?”
“大雄?他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吗?”他的心也稍微凉了一下,因为之前全力御敌,所以没关注这里。
静香用力点了点头:“嗯,大雄他为了救我,在消防梯上掉进了大裂谷中,现在生死未卜。”
冶源大治看了一眼静香的裙子,在她的左边少了一角,应该是被人给扯掉的。
“问题应该不大。”冶源大治回想起原剧情了:“这颗星球的植物有自己的意识,它们应该不会让大雄就这样死掉。”
听到他这么说,在场的人心里再次燃起了希望,看来大雄也有很大可能活下来!
“对了,我还有个问题。”小夫突然问道:“你既然没和它同归于尽,那你刚才去哪儿了?”
场上的气氛凝固了一刹那,冶源大治瞥了他一眼,这种问题有问的必要吗?不想当朋友了吗!
难道要他直接告诉对方他是把他们给忘了,所以才回去吃了晚饭吗,还顺便睡了一觉吗?
而小夫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失言,面对他的注视时,小夫的目光心虚的退缩了,他可打不过对方。
不过小夫突然反应过来,明明做错事的是他,为什么自己要退缩啊?
想到这里,他立刻毫不犹豫的瞪了回去,两人就这样在太空中无言对视了半分钟。
“没什么,我受了伤,所以回去调养了一下。”这个理由至少在表面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随后冶源大治那出了法杖:“不说这些了,我想把你们送到下方的星球上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