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f2ki言情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19.京仁鐵道方初興熱推-93msy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得了指点的李禧著连忙往典洞洪景来家赶,他本来也不惯于乘轿子,一骑快马飞驰,真到了地界以后,那真就是一个宾客盈门呗。
其他人来求见洪景来自然是需要排队登记递名帖,三天五天都不一定能见着面儿,李禧著把马鞭一丢给守门的卫士。正在院中转圈的金士龙立刻迎了上来,李禧著与洪景来患难之交,位在诸将之上,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他要来谁也挡不住。
“令监正在接见松商大房朴周命,还请您稍候。”金士龙倒也不是挡驾,就是告知李禧著,现在洪景来正有事。
“松商大房朴周命?”李禧著带着些果然,复述了一遍。
“是的。”
“唉,终究来迟一步……”
金士龙听李禧著这话,怎么就还来迟一步了?不就是见个商团首领嘛,现在刚刚吞吃了京商一半店铺人员商权的莱商才是八道间的强势商团啊,不过是个二流的松商,咋就这幅怅然若失的模样啊。
稍等了片刻,满脸喜色的松商大房朴周命从花厅中弓着身子退了出来。虽然看到院中踱步的李禧著有些惊讶,但还是赶紧跑来向李禧著低头行礼。
“朴大房占据了先机啊!”李禧著这话多少还蕴含着一丝羡慕。
“不敢不敢,以后还要多仰仗令监您。”朴周命复又低头行礼。
这位也是纵横商场二三十年的大商人了,他敏锐的意识到京商跌到以后,湾商和莱商都吃的太饱,洪景来未必没有制衡的心思。虽然不是十分笃定,但本着某种商业资本独有的大胆和冒险精神,他来了洪景来家,立刻得到了接见。
结果自然是得到了洪景来关于整合汉水船运的托付,以及参与对济物浦至汉水南岸的新工程的修筑和利用。
李禧著委实是来晚了一步,松商虽然不说是独占什么利益,但是他首先站出来愿意被朝廷官府驱策的决定得到了洪景来的欣赏,那自然是必有后效的。
原本洪景来是没有走出屋子的,大概是听到朴周命给李禧著行礼问好的声音,这便打开了屋门。见到了两人带着程序化的格式笑容,颇有几分舞台剧的感觉。
“禧著来了啊,正好,那便不用我传你了。”向李禧著招招手,洪景来回屋安坐。
外间门房里又迎进来一位,不是丁若镛又是哪个。现在丁若镛已经被赦免了罪责,以闲散的身份暂时回住汉阳。此前蒸汽机轮船一事出力不小,关于蒸汽机的研究也已经有数年之久,正是用的着的时候。
“心里怪我?”看李禧著刚刚的模样,洪景来温言询问。
“您的意思我都明白,是我格局太小了……”李禧著到是豁达人,在家时陈耀祖和他说的那些,他自己结合整个汉阳的情势一分析,就明白了其中的必然,所以知道这对莱商而言,反而是某种挺好的选择。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洪景来点头,也就是自家兄弟明事理。
这就是大伙儿兄弟一道起兵的好处了,凡事都能通心意,明白轻重,知道可行不可行。没有什么利益交换,或者肮脏的权钱交易,大伙儿一道战场上打出来的天下,有理想有目标,拎得清。
“此番叫你们二人来,不是轮船的事情。”
“您的意思是?”李禧著相对更急一些,主动开口询问。
“此前曾委茶山研究蒸汽机,眼下我看既然能驱轮船,想来也能驱大车。”洪景来知道火车的机车是个大工程,不能一蹴而就,需要长时间的实验和改进,所以便把两人招来,商议此事。
“恕在下失言,此前在下曾设计过一部安置蒸汽机的大车,但是因为本身蒸汽机较重,并不能装载多少货物。”丁若镛到是实话实说,蒸汽机本身的重量,是个大问题。
想要更大的马力,就需要更大的蒸汽机,蒸汽机更大就更重,装载驮运的东西就更少,就需要更大的马力,这简直就是一个死循环。
必须要增加机器的转换效率,以提高其本身所能提供的动力!
“可有提升的办法?”洪景来还是相信这位大科学家的,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应该能解决这个问题。
“还在试验中,实在抱歉!”丁若镛知道洪景来殷切希望,可是他没有具体的可行方案出来。
轮船那是用明轮鼓水而前,多少带着些借力的意思,可火车机车怎么借力呢?安装在大车上,借什么力?
更何况朝鲜的道路状况那么差,就算发明了蒸汽机车,怎么在泥巴路上走就又是个巨大的问题,怕是开车一小时,修路五十分钟。
“换个思路,不要设法在蒸汽机车上装载货物,而是以他为动力,在车后拖拽装载货物的车辆。而且本官此前在铁山的坑冶中见过,以矮马在铁制的车轨上拉拽装满矿石的大车,十分省力简便,这是否可以用到蒸汽机车上?”洪景来随手举例。
以前在铁山开挖矿石时,开采的许多问题,包括矿坑渗水等等都有蒸汽机可以辅助解决。但是矿石从矿坑转运出来还是个大问题,靠人力去背,那真就只能抓奴隶黑工来干。后来还是设置了矿车,用矮马拖拽,才使得矿石大量的从矿坑中运出,得以炼制大量的钢铁。
“设置铁轨车道吗?”丁若镛若有所思。
“试验一下可行性,另外主上继位之后,汉阳的旧军便会先征发二千人往济物浦去,禧著你帮着弹压一下。此去不是立刻开掘运河,而是将济物浦至汉阳的道路彻底的拓宽修整,加筑路基,两侧修排水沟,务必严整。”洪景来转头吩咐李禧著。
“不是要开掘运河?只是重修官道?”李禧著多少有些疑惑。
“对!重整官道,而且务必截弯取直,不必完全依着村镇等处。”
“那就要占用民田了呀?”
“占用民田一事,反正畿辅内检抄金朴两氏的土地颇多,你可允诺两倍补偿!”
“好,我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