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nme0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五十三章.剿滅白蓮教(下)鑒賞-28mpb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伴随着一阵恶风,那苍鹰一般的身影瞬间从天而降,高举着双爪,狠狠的朝着陆植扑来。
“哼!”陆植一声轻哼,小院中的天地都在那一瞬间凝滞了下来!
连小院中流动拂过的微风都在那瞬间停了下来,无形的力量放佛将时空都冻结了一般,那双犹自还带着斑斑血迹的紫黑色利爪霎时间凝滞在了半空之中,不得寸进。
就连数丈开外的李云,都猛地被一股巨力瞬间压趴在了地上,就放佛有一只无形大手死死的压制着他,又像是背上像是压了一座巍峨神山一般,让他动弹不得,强烈的窒息让他难受欲死!
呼..
陆植随手甩出几抹火光落在那几只僵尸身上,转眼间便将其化作一捧黑灰,然后才朝着那李云抬手一招,将他吸摄牵引而来,像是拎小猫一般,抓起他的后颈带着他离开了这里。
他并没有将这李云也一把火焚了,虽然陆植想要杀了他,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是杀他容易,而想要解除这洪真县百姓们的洗脑,却不是一件能轻松做到的事情。
城中百姓们在这两年间,不断的被白莲教洗脑,再加上那另类的心灵奴役的手段,已经有不少百姓深陷进了对白莲教的妖魔信仰之中。
而陆植想要唤醒他们,就连他都颇感难办,毕竟白莲教的教义与鬼话,已经深入人心,想要改变,不是轻松便能做到的事情。
再加上,有许多人可能根本就不愿意改变,也不愿意被唤醒。
就算白莲教给予他们的虚假希望只是镜中月水中花,但那些早已经对现实绝望麻木了的人来说,他们根本不会在意,反而乐得如此。
毕竟现实之中的他们,永远都生存在贫苦,不幸,以及烦恼之中,甚至根本看不到半点生的希望与乐趣。
而在白莲教的鬼话蒙骗之下,至少他们心中还能有点念想,能通过幻想他们所虚构出来的那个完美大同世界,从中感觉到..幸福的感觉…
所以就算白莲教蛊惑人心的手段并不算多高明,他们只需要冷静的静下心来想一想,再认真的看一看这白莲教的所作所为,便能够看透那份虚妄,但他们却是宁愿自我洗脑,也想要沉溺在那幸福的幻想之中。
所以就算白莲教构筑出来的那美好世界如此虚幻且虚假,可他们也同样愿意相信,因为这就是他们想要的!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说的便是如此。
而陆植之所以不直接杀了这李云,也是有了几分这般的计较在其中。
他要当着全城百姓的面,揭露出这白莲邪教,以及李云等人的真面目,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其化作飞灰!
这李云自称弥勒佛下界,乃是他们白莲教信仰体系中至高神之一,与那位众人熟知的无生老母并列。
所以那些白莲教教徒们,对于李云的信仰几乎达到了疯狂地步,无论他的任何命令,哪怕是让他们献出所有家财,奉上家中妻女..甚至是让他们去死,都会有人欣然领命..
而陆植,就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这位‘弥勒佛’给打下神坛,踩进泥地粪坑里!打破百姓们对其的敬畏或者是崇拜。
只有将白莲教,将李云等白莲教高层妖人们身上的‘神性’与伪装全部撕开,然后让世人看到他们那不堪丑恶的真面目,才能对那些已然陷入到对其疯狂崇拜的百姓们达到当头棒喝的效果。
陆植抓着李云一路离开了宅邸,然后直接来到了城中的菜市口。
每座大城之中,都会有这么一处菜市口的存在,其存在与效用,大抵就相当于刑场加公示处的一处所在。
每逢城中有犯人要处斩或是受刑,都会被拉到菜市口来,然后召集百姓前来观刑。
这样做,一是为了显示律法言明,让作恶者受到惩罚,二是为了威胁,以一种另类的方式,威慑百姓不要作奸犯科。
所以每逢有犯人受刑处斩之时,都会有大量的百姓被召集到此来观刑,陆植这一次也预备效仿一番。
不过在此之前,得先要把‘舞台’搭建好了,顺便把城中的那些隐患给解决干净了才行。
城东,无生老母庙。
此地曾经是这洪真县的城隍庙所在,不过在白莲教打下此地之后,那庙里的城隍神像便被白莲教的人给砸碎了。
随后,白莲教的人又重新打造出了一尊无生老母的神像,送进了城隍庙中,鸠占鹊巢,将城隍庙改成了无生老母庙。
而道兵们先前来到这里后,没过多久,便与陆植断了联系,灵性消失,显然是被人给破了道法。
所以陆植便亲自过来了,他倒要看看,这无生老母庙中,究竟隐藏着什么。
陆植才刚落下遁光,进到庙中,便有数道流光瞬间朝他打来!
不过陆植早在落下之时,便已经察觉到了暗中躲着的那几人,所以这些偷袭根本就没起用。
只听锵锵几声,那数道流光瞬间打在陆植体表外的金光之上,一把飞剑,一块金砖瞬间弹飞而出。
倒是那道类似火球术的火光在撞在陆植身上之时便瞬间爆碎开来,一道炽烈的火光瞬间席卷而出,吞没了原地,化作一道焰火升腾而起。
但当火光散尽之时,除了那被烧灼的焦黑一片的大地之外,却是已经不见了陆植的身影。
‘他去哪了?’那几个暗中之人心中顿时一紧,陆植先前体表外那层金光,他们可是见到了的,连他们的法宝飞剑都没能破开,一道火系术法,显然不可能将他直接焚烧成虚无。
那几名暗中之人赶忙便跳了出来,四下寻找陆植的踪影。
而陆植也看清了那四人的身影。
那四人分别是一名身材丰腴的中年美貌道姑,一三角眼的瘦高老道士,一身材矮小,痴肥的白发老太婆,还有一名跟在那老道士身后的青年道士。
这四人身上,皆有修行者特有的气机,不过也都是斑驳不纯,还给人一种晦涩阴沉之感,显然修炼的都是一些歪门左道的修行体系。
而陆植此时就在那名丰腴道姑的身后,刚才的火系术法,便是从她手中发出的,陆植也顺势以火遁之术直接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不过看她的模样,竟然到现在都还一点都没发觉的样子,陆植也懒得出声招呼她什么,直接便抬手一指点在了她的后颈,瞬间将其制服倒地。
听闻到动静,剩下的那三人才终于发觉了不对,纷纷转过了头来。
“呀!”那矮老婆子一声惊喝,声音尖利刺耳,抬手便从衣袖中挥出了一道黑气,朝着陆植的面目喷射而来。
而两道士也赶紧再次做法祭出了手中的飞剑与金砖,朝着陆植打来。
陆植脚下不动,抬手一挥衣袖,便呼出了一阵狂风,将那团黑气吹飞了回去,连带着那老太婆一同扇飞,重重的撞击在庙中的围墙之上,围墙都被撞塌了一大段。
老太婆重重砸落在地,身子抽搐了几下后,眼睛嘴巴中同时渗出缕缕黑色的血来,瞬息间便直接七窍流血而亡。
不过这却不是陆植动的手,他那一袖本没使多大的力,这老太婆之所以死的那么凄惨,完全就是她自己吸进了被陆植扇飞回去的黑气,然后才直接暴毙的,只能说她是自作自受。
呜呜..咻!
此时,那两道士的飞剑与金砖也已经到了,在两人的操控之下,分别从一左一右,一高一低的同时袭来,就是要让陆植避左顾不及右,避右又顾不及左,配合的默契十足。
不过这点小伎俩对陆植来说,同样还是不够看的。
只见陆植头也不回的便抬手反手一记揽雀尾将那金砖拍飞,然后另一只手同时空手入白刃抓住了那柄飞剑,五指一用力,便将那飞剑捏碎成了数段!
叮叮叮..
陆植五指连弹,将那几段飞剑碎片弹射而出,激射而出的飞剑碎片顿时化作道道残影流光,从半空中一划而过。
然后便见那两道士身上顿时迸射出道道血花,被飞剑碎片在身上直接洞穿出了一道道前后通透的贯穿伤痕,顿时便无力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