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cwu5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魔法塔的星空 ptt-第五百五十六章 咔碰推薦-dvd7z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在把东西搬下飞空艇的过程中,林没有让两个地精帮忙。一方面是他们的力气小,不顶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事情交代托托卡尼。
他领着地精来到正驾驶座旁,伸手拿下了夏威夷草裙娃娃后,说:“托托卡尼,你再试着发动席德号试试看。”
虽然不解其意,但地精还是照做了。只是他扭了几回点火装置的开关,席德号却没有任何反应。直到某人将草裙娃娃放回原位,地精这才顺利将席德号启动。魔法权能经由刻划在舱壁上的魔法阵纹,传输到每一处机关装置中。
林再拔开草裙娃娃。这时席德号就像和能量总成断开一样,所有魔法权能迅速消退,变得黯淡无光。
地精对这副情景,惊讶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就把它当成一个,比你习惯使用的钥匙装置,更为精巧的东西就好。”说着,林将草裙娃娃交到地精的手上,并说道:“按照之前的约定,席德号就交给你了,艇主。虽然我没有派人监督,但是你不会刻意拖欠我改造飞空艇的费用吧。”
按照约定,席德号交到地精手上,但所有权还是属于林的。地精每一趟飞行,属于林的收益和地精父女是五五平分。但是包括购买补给与油料、简易修缮等费用,都在地精的五成里头。
而在将来,托托卡尼需要定期来找林,将这段时间赚到的金额交上。当林有需要使用飞空艇的时候,某人有最优先使用席德号的权利。这些内容都用白纸黑字的文书记载下来,双方也都签字同意了,这便是之前的约定。
不过对于地精会不会那么乖,完全履行约定?某人是非常有把握,对方绝对不会那么做。这是地精的天性,狡诈,带点小聪明。林也没有从托托卡尼身上,观察到有别于其他地精的个性。
对林来说,与其想办法监督地精有没有把收益上缴,不如考虑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这货直接把席德号给贱卖掉,或是做了一些某人并不希望看到的更动。所以林觉得自己有必要把一些后手告诉地精。
怪笑了几声后,他说道:“托托卡尼呀,我想,我必须警告你几件事情,千万不能去做的。”
稍微摸透这个魔法师性格的地精,知道对方这么怪笑时,都不会有好事情。但他既然说了,自己也不能不问个明白,只得说:“阁下,您请说,我一定照办。”
“首先呢,待在这艘飞空艇里面,有一些禁忌的名字不能说出口。比如说,你之前飞空艇的名字,或是其他一些你自己想的名字。不要不服气,也不要认为这没什么。我试验给你看就知道了。兴登堡号。”
关键名词一被说出口,席德号内部突然闪过一阵红光。同时主驾驶座前的自动出现水镜术屏幕,上面显示着警告的讯息:警告,禁忌名词出现,请乘坐者不得再提起。宽容机会剩余:II(2)次。当剩余宽容机会为零时,飞空艇将启动自爆程序。
托托卡尼看着屏幕上,使用通用语所写出的警告,目瞪口呆地问:“这……这是?”
林裂嘴一笑,突然快速地说:“兴登堡号,兴登堡号,兴登堡号。”
只见屏幕上的宽容机会迅速减少归零,最后一次被提起后,席德号内部警告的红光一闪一闪,不再关闭。屏幕上的警告讯息也被倒数计时的读秒所取代。
同时代表着不详的魔法权能沿着舱壁内魔法阵纹,开始朝着四处的设备扩散。所输出的权能量大到开始从阵纹中溢散出来,显示这个魔法阵已经在失控的边缘。
“这是……这是……”托托卡尼好歹也是迷地生物,他很明白这样的权能溢散代表什么意思,甚至不陌生。自己不小心搞出的大爆炸,前奏十之八九是这副模样。而这一回的规模,更是比自己以前遇过的任何一次都还要大。
正想拔腿就跑的地精,被林一把捞住后领,抓住不能跑。同时左手操作键盘,输入一长串指令后,林就解除了自爆的危机,并将宽容机会数量重置。并说:“知道把飞空艇改成一些我不喜欢的名字,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这……可以解除?”托托卡尼看着恢复正常的席德号,原本的担心受怕变成双眼发亮,问:“解除的方法可以告诉我吗?”
“嘿嘿,有趣的地方就在这里。我不可能告诉你解除自爆的方法。所以你,或者任何人只要犯了我设定在席德号上的禁忌,然后就咔碰!”某人做了个夸张的表情,手做开花状。
得知这又成为了另一个箝制自己的方法,地精垮下了脸,苦着问:“那么能不能请教一下,这个威力有多大?”
“不算非常大。大概你看到倒数计时开始时,就往远离席德号的方向冲。运气好,能够找到足够坚硬的掩蔽物,应该有机会活下来。”
地精哆嗦了一下,惊愕地说:“……这……这叫不算大?”
“在我的观念里面,爆炸威力足够大的,你看到倒数计时才开始跑,也来不及了。虽然说地精很擅长制作会爆炸的东西,但是说到爆炸的老祖宗,还是我们魔法师呀。论威力、论可控性,口胡~,你们都还未够班呀。”
托托卡尼本来就够皱的一张绿脸,这时变得更加难看。但还是有些事情得要问清楚。“那么阁下,席德号还有什么禁忌?这些可以告诉我吧。”
“基本上只要有人想要拆席德号上任何一样装置设备时,你就直接跑吧。我可不想让别人任意拆解我的心血,当然,包括你也是一样。假如发生严重故障,无法将席德号飞来找我的话,就联络我或是我的两个学徒吧。”
“好的。”托托卡尼失望地响应道。
虽然没有细问,但是大概猜得到地精是在失望什么。不过某人可没打算推翻之前的决定,只拍了拍托托卡尼的肩膀,便走下已经把自家行李搬空的飞空艇。接着下来,还有很多事情得要忙。
等到众人安定下来,已经是大半夜了。
因为接下来会有什么安排都还没确定,所以林没有随随便便就决定买什么房子用作长住,再说这也不是一天内就能解决的事情。也因此,众人还是选择暂时住在一间干净舒适的旅店中。
由于人数众多,为了找住得下的旅店,负责带路的乌尔妊也花费了一番功夫,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间让大家满意的旅店。而最主要的原因,在黑龙奥古斯都身上。
不要看他用了人化的魔法,将自己变化成人形,但是龙威再怎么压抑也还是存在着。待在他的身边,也许一时半会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久了,却会有各种不适症状。除非待得更久,才会逐渐免疫。
之前在阿巴丹,可以平安无事地投宿在旅店中,老实说,有点像是欺负店主见识太少,没能意识到这样的问题。
但现在身处的地点是哪里?魔法师的圣地,迷地世界的几处知识与学术的重镇之一,奥古斯都的身分根本隐瞒不了。再说这阵子某人的情报可是广为流传,就算其他人不去注意,至少也是知道这个队伍里,有一个魔法师、一个巫妖和一头黑龙。
所以大部分魔法防护能力不够的旅店,只能婉拒林等一行人的入住。
一直到由某位不再站在战斗前线的退休魔法师,和她的丈夫、学徒所开设的豪华旅店,才终于接受了一行人。这过程中,乌尔妊还拜托她的老师,透过关系,才让那位魔法师前辈同意接受众人。
至于黑龙什么的,对这间魔法师所开的旅店来说,还真不是问题。因为他们的顾客群,本就是针对来自各个异位面的贵宾。就好像某人才一进门,就眼见走廊底端有一个顶着章鱼头的夺心魔走了过去……
正是因为顾客群有点特殊,所以那位魔法师前辈会特别慎选入住的房客。不是熟识的,确认对方安分守己的,或是有熟人做保证的,他们根本不会接受。但只要能够进门,对方的态度还是很和气的。没有法爷,或是圣城居民那种天生自视甚高的感觉。
不过和气归和气,迷地的旅店跟地球的饭店还是相差甚远,在服务的方面。重点就在于,没人帮忙搬东西。其实这也是回避摔坏东西可能产生的纠纷,特别魔法师的物品。不知道特性的人随便乱碰,爆炸事小,各种诡异的诅咒,有时连魔法师本人都不是那么好解除。
过去投宿旅店时,大多找那种出租给商队的小院,最主要有仓库、有马厩。而且之前都是自家的马车,可以整台车直接停到仓库中,节省了搬上搬下的时间。但这一回马车是租借的,不可能占着不还。所以搬东西、整理东西,花了大家不少时间。
这还是坐了一趟飞空艇,大半身家都投入修复飞空艇的自救大业中,少了很多珍稀的魔法材料,这才让今天的劳动活少了不少。
感谢巫妖的坚持~某人磨牙。
“咋滴,你瞅啥?”巫妖一双美目如电,有如实质,彷佛要把人狠狠地瞪‘穿’。
某人败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