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cmb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第二百八十九章 立於天上、端坐中央展示-rd1nu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
“呼,呼!呼!!”
夜一看着呼吸越来越重的蓝染,轻笑着调侃道:“原来你这张脸也会露出这么不甘的表情。”
“那你最好再仔细看看!”
唉?!声音有些不对劲,夜一保证自己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蓝染那张脸就变成一个扎着黑色发辫后脑勺。
“死,死鱼眼?”
“蝶冢大人?”
二人对视一眼,将身下那个趴着的人翻了个个儿,可不就是宏江那张欲哭无泪的脸吗。
“你,你们,还开心吗?”
听到这话,夜一和碎蜂齐刷刷低下了头,生怕宏江看到她们那羞愧万分的表情。
“都低头干什么?放我起来啊!”
“哦,哦!”
这样的反应对前后两任二番队队长来说实在有些迟钝,可已经没有任何影响了,自她们从背后扑倒宏江时就已经来不及了。
“宏江,退下!”山本厉声呵斥着想对笼罩蓝染三人光柱出刀的宏江,即便再不甘心,功亏一篑就是功亏一篑,结果已经无法改变了。
“哎……”
手中的镰刀还是没能斩下去,宏江长叹一声,而这一声也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到在场每个人的心上。
这从黑腔降下的光柱名为反膜,是大虚要救同伴时才会用的。而只要被反膜包裹,光柱内外就形成了两个互不干扰的世界。
也就是说,即便正缓缓升起的蓝染就近在咫尺,可在场的人都没办法再伤他一根寒毛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进入黑腔去往虚圈,真是莫大的讽刺。
不过,这一切其实都是可以改变的,不说距离最近的宏江,就是一直隐匿在四周的其它人,在黑腔打开的一瞬间都能至少改变市丸银以及东仙要的位置。
可现在看看,他们都做了什么。被柏村架在刀下的是满身鲜血的朽木白哉,旁边的露琪亚看上去人都傻了。
射场和大前田两位副队长找上的是倒在地上的黑崎一护,那勉强连着的脊椎终于被他们联手,给彻底弄断了。
就连最有机会的宏江,也被夜一与碎蜂精妙的配合扑倒在地,即便亲手将市丸银和东仙要打败,现在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三人离开,没有一点办法。
除了添麻烦,他们这群人似乎什么都做不好,就连空中那第四道光柱到底是接谁,也只有很少人关注了,看上去只是个很普通的队员,与其说不在意,还不如说他们不想再次怒骂自己的无能了。
怎么会是普通的队员?一伸洁白的修身衣装,完全遮住左半边头颅的独角面具,乌鲁奇奥拉!没想到蓝染藏在了五番队。
“已经统治,不,应该说是改造了虚圈吗?”
“什么!”夜一瞳孔猛地收缩起来,她原以为蓝染只是以崩玉和大虚们合作:“你发现什么了?”
宏江没有回答夜一,同样无视了周围山本等人困惑的目光,抬起头望着以升至半空的蓝染,如同在宣战一般。
“就算手握整个虚圈我也不会放过你,这次你能逃,下次你还能逃去哪呢,蓝染!”
“逃吗?”蓝染摘下眼镜,似乎非常疲惫的样子:“你的确将我逼入了绝境呢,宏江。”
‘我会放你离开瀞灵廷的,就当是你替我除掉四十六室的报酬好了。’回想起在清净塔居林时宏江说的话,蓝染觉得这或许是宏江和他讲过为数不多的实话了。
他想过宏江能猜到他和虚圈的关系,进而发现他撤退的门不在地上,而是在天空中。三锁封三门这种鬼道他也是见过的,宏江会一点都不奇怪,而且以对方在鬼道上的造诣,有其它手段也很正常。
更改黑腔的位置,或者,确保有人能一瞬间击破鬼道,这是给他的两个选择。在这其中,蓝染早早就让虚圈中死神化已经很成熟的乌鲁奇奥拉来到瀞灵廷。
毕竟,在完全催眠的状态下,宏江只能提前布下可触发的鬼道,这样的鬼道没有本人的支持,破坏起来不会很难。
唯一没想到的,就是那超乎常理的第二把斩魄刀,镜花水月的能力对其完全没有作用。
面对未知,习惯的确是最可怕的事。可对蓝染来说,突然的未知才是最可怕的,当然,也让他感到惊喜。
还真是被放走的,不受镜花水月的控制,宏江完全可以截断他撤退的路,双方的胜负也决定彼此的生死,要带出崩玉就和胜负一般,五五之数罢了。
不过,胜负真的是五五之数吗?仅仅以之前的碰撞,在宏江已经要放了他们的前提下,他在战斗中的表现又有多少能作为参考呢?
浦原喜助在智商上要远超过他,作为朋友的蝶冢宏江,他距离死神的极限究竟有多近呢?真是令人期待,下一次的见面。
“只是,你也过于骄傲了吧,宏江。”蓝染说着,他手上的眼镜突然被他捏碎:“即便近在咫尺,胜负已是往事,再无任何意义。”
“从一开始,天生就没有任何人。你、我,甚至是神。”
镜框的碎片从右手中一点点落下,蓝染左手抚上眼前的发丝,好像不愿让任何事物再挡住他的眼睛似的,将松散的棕发全部束在脑后。
“不过,这天上王座令人难以忍受的空档期即将结束。”蓝染那对眸子从未有过的冷峻,这才是他真正的模样,完全摆脱过去的样子:“下一次,我将立于天上。”
你觉得,今后瀞灵廷还会容纳你的存在吗,宏江?
容纳这个词我已经忍受太久了,没有你,我会站在任何我想站在的地方。
太天真了,宏江。
“再见了,诸位死神,还有旅祸少年。以及,蝶冢宏江。”
你太了解这里了,蓝染再次望向地面上的宏江,从此刻起,你已经站在这里的中心了。
只是,要带着这些碌碌无为的人,就算是你,又能走多远呢?
“你真的是个很有意思的人,过去到现在都是如此。”
身后的黑腔一点点合上,那个承载了蓝染种种过往的地方彻底消失在他眼前。
“下一次,希望你依旧那么有趣,宏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