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l1i优美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 ptt-第一百四十四章 《夢凝之卵:不落之日》分享-viuk7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在那座“只有渴望之人才能看见”的幻塔之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欺骗。
而想要更好的欺骗他人、就要先骗过自己。
于是幻塔学徒们,就可以通过一种简单的偶像法术,将自己某部分的记忆和性格,都切除并化为某件物品而藏起来。
这个法术,甚至尚未进阶成超凡者都可以使用。只是同时能持有的“面相”上限,与自身的实力紧密相关。
通过一定比例的自我切割,他们可以做到精确、可控的改变自己的性格与思考方式。
比如说70%的恐惧、90%的暴怒、或是50%的贪婪等等。
这样就算别人窥视他们的记忆,也不会露出破绽;当别人试探他们的性格的时候,也能非常自然的表露出自己的无害。
因为这并非是表演,而是本我的自然体现。
每一个身份,都可以用来编织成一个“面相”。
比如说,某个人的某个名字,被人们认为是慈善家。那么他就可以制成一个“慈善家”的面相,而这个面相中是不能储存“贪欲”、“暴怒”的,因为这与人设不符。
但却可以把自己的怜悯、优柔寡断与慈悲心全部储存进去。那么只要本体不使用这件咒物,性格就会变得异常狠辣而果断。
同理,想要储存自己的恶念,就要先做一个被人认为是恶徒的马甲。只要能在社会层面上,将两个身份顺利分割,这个法术就只需要三个小节的吟唱与一件随身物品而已。
某种意义上……大概类似于一种简易的“斩三尸”。
而到了黄金阶之后,这种切分就会带来货真价实的力量。
像是特里西诺·塞提的这种高级切分,甚至能够让不同的自我拥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如果将不同的马甲进行切分之后,全部储存在体内……那么就可以变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多重人格者”。
他可以对同一件事进行四重、八重甚至二十几重的分割思考。如同CPU的运算核心增加一般,这可以大大增加他同事处理事务的能力、以及提高思维速度。
他甚至可以将不同的思想、不同的能力,甚至不同类型的要素,都储存在不同的身份中。通过切换身份,就可以实现“人的全能”。
但是,如果一个黄金阶的偶像巫师,将自己某个具有思维能力的身份释放出去……
那么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当这个身份进入另一个躯体之后,就可以理解为把它“放生”了。
从此以后,就没有主体与分身的区别。双方的地位是完全相同的。
这是最高等级的“扮演”。
——弄假成真。
虽然之前的“食梦者”、“灰教授”都是一个人,但在他的仪式成功后……“愈骨者”塞提与“狼教授”弗雷德里克,便已经被彻底分割成了货真价实的“两个人”。
他们唯一的关联之处,就是拥有一段“公共记忆”。知晓对方曾与自己是一个人。甚至他们之前的记忆,都不是完全共享的。
“也就是说……老师那边,可能并不知晓【狼教授】那边的情况。”
他也或许真的是无辜的。
这后半句话,奈菲尔塔利并没有直接说出口。
不是她担心这样可能会让安南对她有所怀疑……
而是就连她自己,也没有那个信心能将这种话坦然说出口了。
……或许就连自己,也开始对老师有所怀疑了吧。
想到这里,奈菲尔塔利一时有些失神。
倒是安南却是眉头一皱,想到了什么。
——那本瞬间杀死哈士奇的书籍,是否就是他从幻塔中赢得的“奖品”?
他正想到这里,哈士奇和十三香已然缓缓苏醒。
看着自己突然增多的近两万经验,他们顿时有了种一夜暴富的感觉。
一刀把120耐久的扭曲级噩梦砍爆,他们两个每人都拿到了一万八的经验。
这些海量的自由经验,不仅让他们的巫师学徒等级瞬间提高到了十级,而且在进阶之后恐怕还能直接推到接近下次进阶的位置。
——短期内连续两次进阶,直接飞升到白银阶也不是梦!
控制他们进阶速度的,可能只有“拿到进阶条件”这一步而已了。
“说起来,哈士奇。”
安南突然对着哈士奇询问道:“你最后是怎么死的?
“你是不是不小心瞥到那本书的内容了?死的时候有什么特殊的体验吗?”
“……其实我没什么印象。”
银发单马尾的少女揉着眼睛,思索着答道:“在打开那书的时候,我就感觉什么东西自己涌到我脑子里了。然后在我意识到‘有东西钻进我脑子了草’之后,我就什么记忆都没有了。”
“——那是过于沉重的神秘知识。哈士奇小姐的灵魂还没有完成凝结,完全无法承受那个等级的神秘知识。”
就在这时,本杰明从里屋走了出来。
他沉声道:“【镜中人】让我感谢您。祂的力量,已经确实的取了回来。
“除了已经支付给您的圣光印痕之外,祂还额外再欠您一个人情。如果有需要的话,通过那面镜子呼唤祂的任意一个名字都可以……我们都会立刻赶到。”
虽然是哈士奇与十三香攻略的噩梦,但本杰明教宗却也毫不犹豫的将这份人情记在了安南身上。
这说明他恐怕也已经知道了,关于“玩家”们的一些本质……
应该是镜中人告诉他的吧。
“我知道了。”
安南点了点头,沉声应道。
他的瞳孔没有丝毫移动,属于吉兰达伊奥的沉稳面容给人以充实的可靠感。
他话题一转:“不过您说,神秘知识?
“能告诉我,那是关于什么领域的、什么等级的神秘知识吗?”
其实听到这个答案,安南其实是稍有放松的。
贾斯特斯的身体强度实在太过无解。
若是这本书能直接抹杀他的身体,那安南是绝对不敢去接触的。
但如果是因为哈士奇的灵魂位阶太低……那么安南就对它稍微有点想法了。
在哈士奇搜索东西的时候,安南看到了地下都市的地图——或者说地铁线路。他还记得那个仪式场的大致位置。
虽然可能那本书已经不在了、或是早就被拿走了。
但是……万一呢?
“您对那本书感兴趣吗?”
本杰明有些讶异。
他与怀中的镜子无声的交流了一下,随后说道:“如果您希望的话,镜中人可以为您直接取来那本书……”
“啊,那倒是不必。”
安南很快阻止道:“我知道它在哪里。只是稍微有些好奇……它大致是关于什么的。”
这个人情,用在这种地方就有点可惜了。
“这种程度的情报的话,可以免费告诉您。”
本杰明答道:“那是由蛾母亲笔所书写的《梦凝之卵:不落之日》。并非是创世之初的极秘,而是由蛾母关于祂做的一个‘梦’的记录,也是通往其中一个梦界尽头世界的钥匙。
“……关于一个永远重复着‘从日出至日落’的同一天、太阳永远无法落下的异界国度的故事。正如您之前所猜的一样:这是他曾经在千面幻塔中,从蛾母手中赢得的‘赌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