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bx6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夏逆》-第一百零四章、隱形的守護者閲讀-l4xpl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潘龙之所以待在万胶城附近,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寻找琼花阁一行。
南海极为广阔,就算把天竺对应的那一部分去掉,剩下的部分也超过大夏的疆域,即便那个逃亡的大妖只在南海北部出没,那也是至少几万里长,上千里宽的一个巨大区域。
潘龙全力飞行的话,一天之内应该能够穿越整个南海。但若是想要在茫茫南海之中搜索几艘船,那就远不止一日之功了。
真人虽然能飞,却受风力限制。腾空千百丈之上,风中夹杂少许罡气,才能托着人风驰电掣——想要乘风疾驰,这个高度差不多是底线。
他们当然也能在低空飞行,可速度就快不起来了。
而想要在千百丈以上的高空观察海面,看清楚海面上每一艘船的情况……就不说看得清看不清,光是时不时被云气遮住眼睛,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潘龙估算过,自己如果想要确保能够看清海上船只上是否琼花阁一行,最高也不能超过百丈。
在这个距离,没有天然的大风相助,他一天最多也就飞个上千里,而且还累得要死。
老实说,这样飞行,真不如踏波狂奔快捷和舒服。
他并没有信心能够用这种简直撞运气的方法找到琼花阁一行,所以他选择别的办法。
在港口等。
南海天气炎热,船上的食物和饮水都不能长期储存。所以船只必须定期补充给养。
虽然对于寻常行船人来说,腐烂的食物和馊臭的薄酒,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是赚钱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但江湖好汉们当然不会这样亏待自己。
练武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痛快”二字嘛!
吃都吃不好,那还有什么意思?
所以搜寻那大妖的船只,必定在以南海主要航线沿途港口为中心的区域中游弋,因为……他们走不远。
说来也巧,那大妖是条陆蛇,凭着法力高强,暂时下水应该也没问题,但想要长期生活,必定只能在陆地上。
因此,搜索这大妖的江湖豪杰们,都是在各个港口周围的那些荒岛礁石之间寻觅,每过一段时间,他们还要回到几处主要港口,交流情报。
对于大多数的江湖人来说,大妖内丹是遥不可及的东西。他们只是想要从这大妖身上得到一些好处,又或者跟高手们结下善缘,积累一些人脉,再或者就是来凑个热闹,碰碰运气。
要发挥人多势众的优势,当然就需要大家多沟通,将整个搜寻团体联系起来。
琼花阁自然也不例外。
潘龙之前在情报贩子——也就是那个包打听的茶博士那里,已经问到了琼花阁的踪迹。他们大概在十天之前从大胶岛出发,向南行驶。不出意外的话,最迟五天之后,他们就会返回万胶城一带,休息一下,补充清水和新鲜粮食。
所以潘龙就在这里守株待兔了。
当然,他并不打算贸贸然过去和琼花阁众人相见——这次搜捕大妖的事情,江湖黑白两道早已达成默契,只由先天高手出面,真人宗师可以来,但只能在暗中保护,而且一旦真人出手,对应那一方势力就要自己退出。
江湖纷争,并不总要杀得血流成河来解决。很多时候,这种大家都守规矩的做法,才对彼此更加有利。
但并不是每一个势力都能有真人宗师,就算有,他们也并不一定都会将门中的顶梁柱派出来。
比方说,琼花阁就没有。
琼花阁的前身,是一个叫做琼楼派的门派。这个门派也算历史悠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大夏之前,是一些战国时代的闲散人士组成的门派。
千多年来,琼楼派虽然没出过长生者,却也出过不止一位真人宗师。只可惜岁月蹉跎,一代代真人宗师都已经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面。最近这二三百年,琼楼派再没出过能够突破先天极限的人物,门派的声势也渐渐衰弱。
等武极星入门的时候,琼楼派已经只剩下四位真传弟子和十五位外门弟子,加起来甚至都不足二十人。
而现在,琼楼派弟子还剩十六位,真传倒是多了一个武极星,外门却少了好几人。
门派小也有小的好处,琼楼派内部没什么派系之争,大家团结得很。上下三代的五位真传弟子感情很好,就算对外门弟子也多有照顾,很有一家人的感觉。
而琼花阁,差不多就相当于琼楼派的外门。外门弟子在此历练成长,若是能够修炼有成,通过考验,甚至还能晋升真传。
……当然,那就是理论上的事情了。起码直到现在,琼花阁内除了武极星之外,并未有第二人成为真传弟子。而武极星天赋异禀,刚一入门就被列入真传行列,那时候琼花阁甚至还没建立呢。
这次来南海参加搜捕大妖行动的江湖势力,大多数都是类似琼花阁这样,有真人宗师的传承,但目前却没有真人宗师坐镇。他们的目标自然就是大妖内丹——也只有他们,才有能力将大妖内丹的作用充分发挥出来,甚至于只用这一颗内丹,就培养出一位真人。
当然,为此他们要冒很大的风险。但行走江湖本来就是要冒风险的事情,所谓江湖生涯就是刀头舔血,大家早就有心理准备。
但他们并不知道,其实他们并非真的孤立无援。
“真想不到,仙都派竟然会为这些并无交情的江湖势力保驾护航。”潘龙笑道,“初阳真人此举,可谓大义!”
他面前不远处的云雾之中,一个穿着灰色道袍的老者笑道:“其实这一趟来暗中保护的,并非只有老道一人。荆州、扬州、青州三地正道之中,加起来应该有六七位同道留下,在暗中看顾。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若是那大妖在压力之下突破,修成妖王。以它的神通和凶威,结果必定死伤惨重……有伤天和啊!”
潘龙倒不觉得有伤什么天和,人杀妖,妖杀人,乃是再正常不过的公平竞争。只要那蛇妖别来袭击南海百姓,就算杀得那些想要搜捕它的江湖豪客们死伤狼藉,也只能算是普通的江湖仇杀。
但他不可能站在蛇妖那边——他又不是前世那些在网上站着说话腰不疼的“理客中”,有道是“劝人大度,活该雷劈”,在他看来,一个人肯定要先帮自己的亲人朋友,然后才需要考虑什么公平公正的问题。
当然,对于那些真的能够做到“不以己之是非,而作人之是非”的正人君子,他也只有满心敬意。
圣人是值得尊敬的,劝别人当圣人的,才需要请老天爷落个雷劈死他!
如果那蛇妖跟琼花阁一行打起来,琼花阁众人有危险,潘龙是一定会出手帮忙的。
他相信,这些在暗中看护的前辈真人们,想法应该也跟自己差不多。
三天之后,潘龙果然见到了琼花阁一行。
他们大概有六十多人,开着一艘大海船,从南边回到了万胶城。下船的时候,一个个都满脸疲惫,不少人身上甚至已经被晒得脱了一层皮。
“帮主,咱们还要继续找下去吗?”丁老哼有气无力地问,“我觉得那蛇妖可能根本就不在这一带。”
“也许吧。”武极星也满脸疲惫,但眼神依旧明亮坚定。“但你不觉得,这次的行动是个很好的练兵的机会吗?”
“练兵?”
“没错,之前我们琼花阁的精锐虽然勇猛善战,但纪律性、警惕性和适应环境的能力其实都不强。可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兄弟们虽然很累,但骨子里的精气神却振奋多了。”武极星愉快地说,“过去他们强则强矣,却散而不聚。现在他们精神坚强而凝聚,令行禁止,感觉更像一支军队了。”
“可我们要像军队干什么?”宋小哈疑惑地问。
武极星无奈摇头:“难道你们不知道,同等实力下的军队,能够把江湖帮派吊起来打吗?”
她说:“我们琼花阁的规模,短时间内大概不可能进一步扩大了。上千帮众,其中五六百个能出去打的,差不多就是极限——再多,就要惹麻烦。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能够有一支百余人的精锐,我们的武力就能进一步增强。”
“可我们已经够强的了……”宋小哈低声说。
武极星抬手敲了他一个凿栗:“天底下难道有人会嫌自己太强吗?强一点是好事!记得帝甲子练兵三大要诀吗?”
“第一、作战要让士兵得利;第二、纪律是战斗的保障;第三,流汗好过流血。”宋小哈拿出一本巴掌大的手册,翻开看了一下,回答。
“既然知道,那还啰嗦什么!”武极星冷哼一声,“平时多流汗,战斗的时候就可以少流血。没准现在这一番训练,日后就能让帮里兄弟的家属中少几个孤儿寡母。小宋,你也是帮中高层,日后咱们琼花阁建立各地分舵,你和老丁都会是分舵的舵主,也该学学怎么管人管事才行!”
宋小哈长大嘴巴,满脸苦色。
“帮……帮主,你的意思是说?”他结结巴巴地问。
“没错,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多读书。”武极星拍拍他的肩膀,一脸激励之意,“就先从把那本‘太祖名言札记’背上开始吧。”
宋小哈顿时面无人色,看着手头上那本轻飘飘的小册子,却觉得它重逾千斤,简直是生命中不可承受的沉重。
他左顾右盼,最后目光落在了高瘦的丁老哼身上。
“那……老丁呢?他年纪比我大,按说他应该先去当分舵舵主吧!”
他犹如捞到了救命稻草,急急忙忙地说。
丁老哼冷笑:“小宋,那本太祖名言札记,我早在四十岁的时候就背熟了。如今我熟读史学兵书,给你当教书先生都没问题——你以为我比你多活几十年,都花在吃饭睡觉上了吗?”
宋小哈的娃娃脸顿时一片惨白,整个人仿佛都变成了灰白的颜色。
“其实我们帮里,除了帮主之外最懂这些的是翠姑。可惜她自从定亲之后就很少参加帮里的事情,日后还要嫁到北地去。”丁老哼叹道,“否则的话,她才应该是第一位分舵舵主。”
武极星愉快地笑了起来:“谁告诉你们说,翠姑姐不是我们琼花阁第一位分舵舵主了?我的计划就是,本帮第一处分舵,就建在北地!”
“那也太远了吧……”宋小哈惊讶地说。
“远,算得上问题吗?”武极星反问,“北地男儿勇猛彪悍,素质比我们扬州人要好得多。若是这北地分舵能够建成,日后我们琼花阁就有了源源不断的精锐新血,成为扬州绿林第一大派,只是时间问题!”
丁老哼却没这么乐观,他摸了摸胡须,说:“帮主啊,恕我直言。咱们琼花阁眼前最大的问题,不是人手不足或者帮众不够勇猛,而是帮里缺乏顶尖高手。想要成为扬州绿林第一大派,至少也要有一位真人坐镇吧。”
“咱们不是有真人吗?”宋小哈说。
丁老哼摇头:“潘大侠毕竟是外人,虽然我相信如果我们遇到麻烦,他一定会出手相助。但想要让绿林同道服气,终究还是要我们自己的拳头够硬才行。”
他认真地看着武极星:“帮主,最近这几年,你对于武学的热情明显不如过去了。我不知道你是在担心凶性难驯,还是觉得个人的武力不足以和集体相比——但我要提醒你,江湖尤其绿林,终究还是一个靠拳头说话的地方。就算我们帮众再怎么能打,总不能每一次都跟别人杀得满地是血。”
他叹了口气,说:“归根究底,还是你自己要足够强。要是你能够像潘大侠那样修成真人,那我们琼花阁才真的有底气去争一争扬州绿林魁首的地位!”
武极星被他说得低下了头,满脸苦笑。
“老丁,你说的道理,我当然明白。只是……修为到了先天巅峰之后,虽然还能不断增长,可却仿佛无穷无尽,怎么也看不到真人境界的影子——那种难受的感觉,没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琼楼派不是有真人宗师的传承吗?”
“那些传承典籍,我都已经能够背上了。可知道是一回事,做得到……是另外一回事啊!”
武极星唉声叹气,满脸都是苦恼甚至沮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