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qu0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繼承三千年 ptt-805 意外相逢分享-gkjkd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
除了解决水源问题之外,肖遥不打算在现阶段做其他的改变。其他的细节工作,等到五峰岛的整体规划设计图出来之后,再考虑也不晚。
解决了岛上的淡水问题,肖遥还要在四平市待上一段时间。因为注册公司的流程,虽然找了代办公司操作,但很多文件都需要他亲笔签字。除了这件事情之外,他还要在这段时间里面试几位海岛的主要管理人员。
在他的规划当中,仙宫山庄和五峰仙岛都是太古集团的一级下属子公司,两者是并列的关系。
仙宫山庄和五峰仙岛所处的环境不同,各个方面都有不同,五峰仙岛如果能够按照肖遥设想中的样子开发和规划,未来的发展前景,绝对不会逊色于仙宫山庄。
而且他同样会在五峰仙岛设立一座海洋研究院,用来研究和培育海洋当中的动植物生命。以他现有的这些优势,这所研究院的未来前景同样是不可估量的。
前期准备工作需要肖遥操心的地方并不多,趁着这两天有时间,他打算在四平市好好转一转,体验一下当地的风俗人情。
四平市经济发达,有几家饭店颇具特色。在这两天时间里,这几家有名的大饭店,肖遥已经基本上都吃遍了,就只剩下一座主打本地特色菜的大酒楼,还没有品尝过。
安排给竺西帆的工作也基本上完成了,肖遥准备带上竺西帆,好好去这家主打本地特色的大酒楼,吃上一顿。
竺西帆把车停好,两个人从车里出来,还没有走到酒店门口,就看到五名魁梧高大的年轻人在大楼门口站着。
这几个人的气质很特殊,远远看着就能感到一股彪悍的气息扑面而来,而且这几人的站姿非常挺拔,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对于这种独特的气质,竺西帆再熟悉不过了,他看到这几个人的第一眼就已经断定,这几个人应该都是现役军人。
竺西帆看了这几个人一眼便不再关注,但他突然发现老板的嘴角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这让他很奇怪。
紧接着他的老板加快了步伐,快速向前走去,一直来到一名年轻人的背后,很熟稔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大声说道:“方向,你小子怎么在这儿?这么长时间没有你的消息,我还以为你光荣了呢!”
年轻人回过身来,看到肖遥之后,脸上同样露出了又惊又喜的神色,狠狠地在肖遥的胸口捶了一拳,说道:“这也太巧了!你怎么也来四平了?”
“我来四平是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你,难道你现在是在这边服役?”
肖遥很少有如此情感外露的时候,显然这个叫做方向的年轻人在他心中的分量很重。
事实也确实如此。肖遥心目当中最重要的朋友有两个,其中之一就是方向。
李文轩和石峰也是肖遥认可的好朋友,但他们两人在肖遥心目当中的分量比方向还要差一些。
人一生当中最纯洁的友情基本上都是在走向社会之前就已经确定,最好的朋友有可能是同学,也可能是发小,方向就是肖遥的发小之一。
肖遥的发小有两个,一位去了国外留学,一位考进了军校,方向就是考进军校的那一个。
方向和肖遥是小学6年以及初中三年的同班同学,高中虽然不在一个班,但也是在一个学校。两个人在小学阶段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一直到各自考入不同的大学,这才分开。
军校的管理非常严格,自从两个人各自考入大学,见面的机会就很少了。尤其是在方向军校毕业之后,肖遥更是失去了他的联系,这是两年来两个人第1次见面。
在毫无准备之下,突然间见到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方向的心情同样很激动,但鉴于保密原则,很多事情,他都没办法同肖遥讲明,只能简略的说道:“这段时间,我在这边受训,昨天刚刚考核通过,今天刚刚成了自由人,没想到就见到了你,对我来说,这可真是双喜临门!”
“还真是够巧的,这样的话,以后咱们是不是就能经常保持联系了?”肖遥对这个问题很关注。
“暂时还不行,还得过一段时间才能和你联系,快的话半个月,慢的话可能要一个月的时间。等我下了部队就没有这些限制了,到时候我会和你联系的。”方向不能说的太详细,只能简略的讲一讲。
“两年多都等了,也不差这一个月,等有了假期,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带你好好玩几天。”
然后肖遥的目光看向方向的那些战友们,问道:“你这些朋友的名字不保密吧?要是不保密的话,你就给我介绍一下,今天在这里遇到你,实在是太高兴了,我请大家吃饭。”
“还不至于有这么严格,那我给你介绍一下。”
方向把他的那些战友们一一向肖遥介绍,肖遥非常热情的和这几个人打招呼。
相互认识之后,肖遥问道:“你们是不是在这里等人,是马上就要过来了吗?咱们要不要进去等候?”
站在方向旁边的那位浓眉大眼的军人看了方向一眼,戏谑地说道:“咱们还是站在外面多等一会儿吧,就算进了饭店,方向的心一样也会飞出来,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咱们还是别让他受煎熬了。”
“这是有情况啊,难道方向这个直男铁憨憨竟然交女朋友了不成?”肖遥非常意外的问道。
“不错,对于方向来说,今天应该是三喜临门。第1件喜事是我们通过了考核,第2件喜事是遇到了你这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然而第3件喜事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今天是老方女朋友的生日。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一天,老方的心怎么可能会在我们这里?他的心早就飞走了。”那位浓眉大眼的军人开始爆料。
“厉害啊,没想到两年多时间没见,你这个铁憨憨竟然开窍了!”肖遥由衷的为自己的这位发小感到高兴,“赶紧和我说一说,你那个对象是什么人呀?叫什么名字?你们怎么认识的?”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别听他们几个胡咧咧。”
方向还没有和他心目当中的女神确认关系,他可不想自己的发小被这几位损友给误导了。
既然方向不配合,那位浓眉大眼的军人只得继续爆料,“老方心目中的女神叫曹馨,是君报的一位记者,去年老方荣立了一次个人三等功,就是这位曹记者下来采访的,两个人一来二去的就对上眼了。这不,我们考核刚刚结束,这位曹记者就找了个理由追过来了。今天是这位曹记者的生日,老方非要拉我们过来做电灯泡,我们也乐得过来蹭吃蹭喝。”
“曹记者都这么主动了,你们两个怎么还没把关系正式确定下来,你不会是怂了吧?”肖遥故意激将。
方向立马否认,“爷天不怕地不怕的,什么时候怂过?这不是还没到时机嘛,等我成了自由人,自然会向她表明心意。”
几个人正说着话,远处有两男三女走了过来。
尽管离的挺远,但肖遥的目力太好,这几个人的面容,他看得一清二楚。
这几个人一看就是现役军人,其中有一位特别漂亮的美女,肖遥觉得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那位方向的女朋友曹馨。
“穿米色风衣的那位美女是不是就是曹馨?”肖遥直接问道。
“看来你的眼光挺好,没错,就是她。”方向的目光早就已经被远远走来的那个身影所吸引,脸上的笑容别提多温馨了。
等到几个人走得更近一些,那位浓眉大眼的军人皱着眉头说道:“怎么那个怂货也跟着过来了?真特么的不要脸,曹馨已经明确拒绝他了,他竟然还纠缠着不放。”
“看来这里面有故事啊,你说的那个怂货是谁?难道他也是曹记者的追求者?”肖遥问道。
浓眉大眼的军人也不隐瞒,直接说道:“那个二货是当地驻军的一位营~长,听说来头不小,上一次曹记者过来探望老方,那小子就去我们基地纠缠过,当时就被老方收拾了一顿,没想到他竟然还不死心,这也太他特么不要脸了!”
这时候,曹馨几人已经走到了近前,方向赶紧迎了过去,有点不太自然的说道:“曹馨,我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了,我还以为你是不是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
“确实出了点事,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让你们久等了。”曹馨被蒋辽纠缠的愤懑,在看到方向那一刻,全都不翼而飞了。
曹馨今天早上一起来,就开始为今天中午的宴会做准备。她和两位闺蜜正准备出门,没想到一直对她纠缠不休的蒋辽又冒了出来,她花了足足一个小时来应付他,但蒋辽的脸皮太厚,最终还是没有摆脱他的纠缠。
好在蒋辽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好歹还带了一位朋友,场面倒也不算太难看。
面对曹馨的客气话,方向赶紧说道:“不过就是多等一会儿,麻烦什么呀?我们最不怕的就是站军姿了,不过就是一个小时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你刚才那句话可真不中听,这句话倒还差不多,算你还有点良心,没有枉费我们曹馨打扮了一上午,就为了给你留个好印象。”曹馨旁边的那位大眼睛美女插话的。
听到这位大眼睛美女说话,方向的注意力这才从曹馨的身上转移开,客气的说道:“欢迎易医生和褚医生赏脸光临,能把两位大医生请来,我这面子可真是大了。”
“我们今天是来给曹馨保驾护航的,免得被某些人占了便宜。”因为曹馨的关系,易榕榕和方向早就已经很熟悉,说话很随意。
这位大眼睛美女名字叫易榕榕,另一位美女叫褚小蕊,两个人都是军医,她们两个是曹馨在这边仅有的两个朋友。
方向分别和曹馨的两位闺蜜也打过招呼之后,目光落到了蒋辽的身上,很不客气的说道:“蒋营长,我似乎没有约请你吧?你这可是不速之客,我们定的座位有限,恐怕没有办法招待你。”
这位蒋营长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虽然不像方向有一副典型的硬汉相貌,但面容清秀,单以颜值来说,应该比方向更胜一筹。
面对方向很不客气的这番话,他表现的非常淡定,似乎一点都不介意,笑眯眯的回答道:“没关系,我已经在这里定好了一间大包厢,足够咱们这些人坐下还绰绰有余,既然你定的包厢位置不够,那今天就由我来请客好了。”
像蒋辽这种脸皮特别厚又特别能纠缠的人,方向还真没有应对的经验。如果蒋辽硬来,方向绝对不会客气,但面对蒋辽的软钉子,方向就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应对了。
蒋辽毕竟没说太过头的话,而他和曹馨的关系还没有正式确定下来,方向还真不好做得太过。
肖遥接话道:“请客的事就不用这位先生操心了,我们已经订好了一个大包厢,再多一倍人也能坐得下,但今天是曹记者的生日,肯定要让曹记者开开心心的才行,这位先生似乎不太受欢迎,我觉得咱们还是分开就坐的好,免得闹出什么不愉快来,那也太扫兴了。”
“我们也是曹记者的朋友,老田又是易榕榕和褚小蕊的同事,虽然我们两个和方向的关系有点紧张,但和曹记者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我想方向应该还没有资格替曹记者做决定。”蒋辽很淡定的说道。
蒋辽身边的那位年轻人适时说道:“今天咱们都是过来给曹记者庆祝生日的,有些小争端还是暂时搁置的好,免得让曹记者不开心,大家说是不是?”
曹馨可以不给蒋辽的面子,但田清远的面子必须得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