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kxqq优美都市小說 召喚萬界之神話帝皇-第六百八十八章 魂帝出關!讀書-6tt4m

召喚萬界之神話帝皇
小說推薦召喚萬界之神話帝皇
长生殿内。
李祀心念一动。
顿时。
一座光芒万丈,恢弘浩大,无用用任何言语描述的琼楼天宫缓缓浮现。
这座天宫宛如屹立在混沌之上,亘古长存,永恒不灭。
正是主神殿。
而此刻。
一缕又一缕七彩本源之力,不断融入主神殿内。
呼!
吸!
随着本源之力的不断注入。
屹立于中央天宫周围,九百九十九座琼楼之中,代表着‘奴役’功能的那座琼楼,开始不断修复。
半个时辰后。
琼楼大概修复到十分之一高度,便停了下来。
不是因为无法继续修复。
而是本源之力消耗没了。
大半座小千世界的本源之力,竟然仅仅修复了十分之一琼楼。
要知道。
这样的琼楼,主神殿一共有九百九十九座。
而除了这九百九十九座琼楼之外,主神殿还有更加重要的主体,那座真正的天宫本体,却是还未丝毫修复。
相比于残破的琼楼。
主神殿的中央天宫修复,才是重中之重,并且也是真正需要耗费本源之力的地方。
毕竟。
九百九十九座琼楼,只是代表着主神殿的诸多功能。
这些功能,对于主神殿来说,并非维持其存在的必须。
有也行。
没有也不会死。
但中央天宫不一样。
中央天宫若是彻底崩塌了,主神殿恐怕也差不多完了。
李祀见到这一幕,嘴角微微一抽。
果然。
李祀还是低估了主神殿对本源之力的消耗。
李祀原本以为,这么多本源之力,不说将‘奴役’功能完全修复好。
但至少一半,却是没问题的吧?
可事实上。
一半?
恐怕连十分之一都没有!
“算了。”
“既然用都用了。”
“看看有什么收获吧。”
李祀定了定神,望向主神殿。
下一刹那。
主神殿内,传出一丝波动。
李祀感受到这丝波动,目光微微一闪。
“现在‘奴役’功能已然能够奴役七劫洞天之下的一切生灵?”
李祀感受着主神殿内传出的信息,微微点头。
经过这次修复,消耗了大量本源之力,总算将主神殿的‘奴役’功能,由只能‘奴役’九重天之下的生灵,提升到七劫洞天之下。
虽然距离恢复‘奴役’功能全盛时期,还遥遥无期。
但李祀已经比较满意了。
毕竟。
主神殿的‘奴役’,是彻底的控制。
这一点,从现在那些为大唐帝国辛苦征战的‘蜀山’世界邪道魔道巨擘就清楚了。
而能够‘奴役’七劫之下的生灵,对于目前的大唐帝国来说,显然已经够用了。
七劫洞天,放在天浮界,那便是高高在上的域主。
天浮界数千万年历史,出现过无数真仙,也不过诞生了九十九位域主。
这九十九位域主,囊括了消失、陨落、没有渡过第八次洞天之劫的所有域主。
就在李祀思索着,什么时候将那些异界投靠的强者再次重新奴役一遍之时。
“恩?”
李祀仿佛突然感受到什么,身形陡然消失。
等到李祀再次出现,却已经在本源空间之内了。
而在李祀下方,盘膝而坐的魂帝,气息升腾到极致,显然已经在突破的边缘。
一个月前,系统召唤出魂帝,李祀察觉出魂帝已然即将突破,便将他带入本源空间中。
当时的魂帝,便是九重天神魔之境,相当于‘斗破’世界的九星斗圣。
只是苦于‘斗破’世界没有源力,才迟迟困在九星斗圣,寸步不进。
但‘斗破’世界缺乏源力。
大唐世界不缺啊。
作为统御了诸多世界的大唐世界,虽然有‘主神’、第四天灾源头这两个消耗本源之力大户。
但供应魂帝突破至斗帝的本源之力,李祀还是随时能够拿出的。
而经过了一个月时间。
魂帝终于已然只差一点,便迈入斗帝之境。
就在李祀注视之下。
魂帝原本虚幻的身躯,开始缓缓凝实,铸造斗帝之身,这是‘斗破’世界每一位斗帝都需要经历的一步
然而。
就在这时。
魂帝迅速凝实的身躯开始变缓。
甚至边缘区域竟然逐渐崩散消失。
“根基不稳?”
李祀见到此幕,微微摇头。
虽然魂帝已经花费了一个月时间去准备突破。
但终究还是太急了啊。
在凝聚斗帝之身的最后一刻,竟然出现了问题。
事实上。
这也正常。
虽然在李祀记忆之中。
魂帝最后借助虚无吞炎,凝聚了斗帝之身。
但那也是数十年之后了。
相比于数十年后,已经完全踏入巅峰圆满的魂帝,此刻的魂帝,却是太过稚嫩了。
“朕帮你一次。”
李祀目光平静。
魂帝乃李祀召唤出的神魔,等于是李祀的人。
再加上魂帝突破之后,恐怕是李祀目前战力最强的麾下。
将来管理地府的不二人选。
李祀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望着魂帝身躯崩塌。
嗡!!!
只见本源空间内,微微开始沸腾,一缕缕七彩本源之力汇聚,融入至魂帝躯体内。
在本源之力的灌入之下,魂帝原本逐渐虚幻的身躯,继续开始凝视。
片刻之后。
魂帝的变化开始变缓。
“差不多了。”
李祀微微点头。
此刻魂帝流露出的气息,远超初入真仙,几乎快比得上二劫真仙了。
刚突破,便有接近二劫真仙的实力,这要是放在天浮界,必然会引起诸多圣主关注。
当然。
李祀不算。
李祀一次突破,直接跨越数个桎梏,达到了四劫、五劫真仙,恐怕连那些高高在上的域主都要为之震撼甚至惊骇。
这时。
魂帝已然从突破状态中退了出来,还没感受自身变化,便走至李祀身前,躬身道:“多谢陛下。”
虽然魂帝刚才一直专心于自身突破。
但并非对外界一无所知。
相反,魂帝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
若不是李祀出手,恐怕他魂帝已然突破失败,魂飞魄散了。
“无妨。”
李祀摆了摆手,随意道。
帮助魂帝,乃李祀随手而为,根本不算什么。
“你此次出去,朕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李祀望着起身恭敬站着的魂帝,缓缓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