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uvx都市言情小說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討論-第四百七十七章 老高中推薦-bo36o

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從九叔的世界開始
八一高中是下沟镇当年十里八乡有名的高中,虽然条件简陋,但是在那个年代,已经算是非常好了。
只不过因为后来时代的发展,沿海的村落更具有发展的潜力,而这藏在山沟沟里的下沟镇却是逐渐跟不上发展的速度。
渐渐地到外地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多,来到这里的老师越来越少,在加上某些动乱,终于是荒废了,只留下了当年的一动三层的教学楼以及一排已经倒塌了不知道多久的瓦房。
何梦庆与张玄介绍起这老高中的时候,直言那是废楼场垃圾堆其实多少有些言过其实。
那里毕竟是个高中的遗址,虽然镇上的官方没有过多的经费投入重建,但是也不至于讲这么一块地方变为垃圾场。
堆放垃圾的行为,是那些贪小便宜和方便的镇民干的,这老高中就在镇子的边缘,离人家稍远,比起镇子外的垃圾场又近了不少,所以就有不少贪图方便的人将垃圾堆在了这里。
久而久之,这个老高中就成了老一辈镇民的废楼场,垃圾场了。
张玄几人是开着大吉普过来的,几分钟的路程,就到了这老高中的门口。
肉眼可见,老高中孤零零的立在这旷野之上,最近的人家,大概有几百米远,定睛细看,倒也能看得见不时活动的镇民。
老高中很破旧,没有了围墙,只有一堆乱砖头围了一道。
这些砖头很细碎,都是些半截,三分之一的碎块,好的砖头早就是不知多少年前就被人捡走了。
张玄三人刚刚靠近,就闻到了一种难闻味道,像是酸水混合这各种臭鱼烂虾,十分的难闻。
虽然还未见到全貌,但是光凭这一种味道,就知道这老高中被称为垃圾场不是没有道理的。
张玄给自己身上使了一道清身理气的符箓,然后运用灵力讲这些臭气隔绝开来。
然后如法炮制,在何梦庆与何露身上也来了一道符箓,生怕俩人还没见到鬼就被这臭气给熏倒了。
有了张玄的灵符帮忙,三人对于老高中堆放的垃圾倒是不太在意,慢慢的从那些半倒的围墙绕了过去。
绕过低矮的乱砖堆砌的围墙,入目之处,除了那栋破烂的教学楼,就是三三两两堆成小山的垃圾堆,各式各样,看了就叫人心中泛着恶心。
张玄三人对这垃圾堆只是匆匆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了这栋颓败的教学楼上。
夕阳西下,暮色渐暗,教学楼宛如阴影中的老人,立在远处。
它的门窗早已破损,木质的单扇窗户框“哐哐哐”的撞击着斑驳的墙体。
空旷而吓人。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教学楼的楼道,铁质的栏杆门早已经是锈迹斑斑,许多铁条不知道被谁偷了去,只剩下空荡荡的一个门框。
何露父女虽然看着这阴森的楼梯心中觉得发毛,但是张玄如此吩咐之后,便点点头,紧跟他的身后。
三人的脚步声很轻,但是在这空旷的老高中里却是觉得十分响亮和吓人。
旧式的楼房不高,楼道的台阶也是很少,不过是十级,就是一个楼梯的转角。
“踏踏踏”
三人的脚步声落的响亮,走过拐角。
“你们干什么!”
忽然间一声轻喝响彻楼道,三人再这转角的楼梯向上看去,只见一堆反着光的眼眸盯住了众人,一道黑色干瘦的身影,立在了楼道上面。
此时已经是日暮时候,楼道无灯,看不真切,何家父女是心中猛然一颤,吓了一跳。
张玄却是半点都不惊,手电筒一照,将前面那人的模样照了出来。
一件堪比百家衣的破烂白色衣服,如今闭灰黑色的衣服还要黑上几分,衣服之下,是一个支撑不起这衣服的宛如骨架一样的瘦弱身躯。
这是个拾荒的老人,头发稀少而灰白,身边还放着一袋塑料瓶子,直勾勾看着三人。
“阿…..阿建叔?”
何梦庆忽然惊疑的出声喊道,他认出了眼前的老人似乎就是镇子上拾荒的阿健叔,他确实没有想到这都快到晚上了他竟然还在这里。
是人非鬼,何梦庆松了口气,何露也是将心放下了几分。
那叫做阿健老人接着手电筒的灯光,也瞧清楚了几人的模样,见到是镇子上的人,警惕也是放松了几分。
他浑浊的双眼闪过一丝光芒,问道:“快天黑了来这里做什么,小娃娃还想追着问当年李艳雪的事情吗?”
何梦庆未曾想过会在这里遇到人,他不想自己女儿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支支吾吾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借口。
便想着先应付一下。点头道:“阿健叔,我想问问你当年那事情还知道点什么”
何梦庆询问到何露外婆的消息,其实还是依仗了这阿健叔的功劳。
当年旧事,知道的人很多,但是还活到现在记得清楚的,其实也没几个了,搬走的搬走,剩下的也就是阿健叔这样人了。
这阿健老人也是奇怪,再这小镇拾荒了大半辈子,明明右手有脚,就是不肯干别的,倒是叫人非议了好一阵子。
何梦庆当时也是死马当作活马医,这才问了阿健叔,没想到还真问出了某些东西。
两人既然认识,这一搭话,氛围就好了许多。
阿健老人讲身边装满塑料瓶的拾荒袋网墙角一放,然后自己就往这楼梯上一坐,叹道:“你个年轻人,对当年那些事情这么好奇干嘛,又不是什么光鲜的事情。”
他微微一靠,然后说道:“说吧,还想知道什么?”
何梦庆有些担心看了张玄一眼,怕自己的举动坏了张玄的计划。
张玄听了两人的对话,便知道这阿建老头应该是当年的知情人之一,便也起了好奇,面对何梦庆询问的眼神,点了点头。
何梦庆看到张玄微微点头的时候,便松了口气,知道张玄没有介意。
他拿出上衣口袋里的烟盒,抽了根香烟递给老爷子,然后给老爷子点上,待老爷子吞吐了一口香烟后。
才出声问道:“阿建叔,我想问问当初那个李定风的事情。”
“李定风?”
阿建老头忽然愣住,手上香烟的星火在昏暗中极为明亮。
他愣了半晌,然后才回过神,抖了抖香烟的烟灰,然后才幽幽的说道:
“李定风……呵呵,说起来当年他还是我班主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