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9k3m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明天下笔趣-第一六三章不符合藍田規矩的人不要分享-a1epl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六三章不符合蓝田规矩的人不要
祖大寿咳嗽的很厉害,昔日高大的身材因为努力咳嗽的缘故,也佝偻了起来。
吴三桂站在窗前,瞅着一对在屋檐下嬉戏的燕子看的很入神。
吴襄靠在一张锦榻上,拿着一根细长的烟杆吧嗒,吧嗒的抽着烟。
“燕子能进宅子,这是好事。”
祖大寿好不容易咳嗽够了,就勉强挤出一个笑脸给吴三桂。
他的年纪已经很老了,身体也极为虚弱,可是,却顶着一个可笑的金钱鼠尾的发型,一下子就破坏了他努力表现出来的威严感。
想想也就明白了,一个再怎么威严的老者,如果只在顶门位置留一撮金钱大小的头发,其余的全部剃光,让一根与老鼠尾巴相差不大的辫子垂下来,跟戏台上的丑角似的,如何还能威严的起来?
祖大寿自己也不喜欢这个发型,问题就在于,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投了吧,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吴襄在锦榻的边缘位置磕磕烟锅子,重新装了一锅烟,在点燃之前,还是跟吴三桂说了一声。
“舅舅之前之所以没有劝你投靠满清,是因为还有李弘基这个选择,如今,李弘基败亡在即,辽东将门还是要活下去的。
当初你为了舅舅没有选择蓝田云昭,现在,你已经没得选择了,我知道投靠满清让你心中不舒服,可是,人在求活的时候,就不要讲究太多。”
祖大寿说话显得絮絮叨叨的,早就没有了昔日横刀跃马的彪悍之气了。
“我其实有些羡慕李弘基。”
吴三桂终于说话了,只是把话说的没头没尾的。
“羡慕他作甚,一介流寇而已。”
吴襄对儿子说的没头没尾的话有些不满。
吴三桂回头看着屋子里的两个老朽有些烦躁的道:“至少活的痛快!”
“咳咳咳……”
祖大寿又剧烈的咳嗽了几声道:“活的痛快算什么,重要的是活着,我知道这句话说出来你又会看不起你舅舅,可是啊,你想想,这辽东埋葬掉的英雄好汉还少吗?
昔日那些光芒夺目的英雄人物如今安在?
一个人的名声再臭,终究还是活着,长伯,万万不可意气用事,我们辽东将门没有单独存活的本钱。
李弘基要走,就让他走,他以前生活在中原,不知道北方的可怕,迟早,他的人马就会覆灭在北方的冰天雪地里,这是匹夫之勇,不可效法。
长伯,辽东将门还有八万之众,万万不可因为你一念之差,就葬送在辽东。
云昭惯会趋虎吞狼,将一个悍匪张秉忠追赶的已经去了天南,又把横行天下的李弘基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如今更是要去极寒之地求活。
我辽东将门在云昭眼中无非又是一个可以驱赶的狼群,等我们的实力消耗干净了,也就到了辽东将门消失的时候了。
这一点,你要想清楚。”
吴三桂冷漠的道:“这是辽东将门所有人的意志吗?”
吴襄对这个霸道的儿子如今有些畏惧,见儿子瞪着自己问话,不由自主的低下头道:“是的。”
吴三桂仰天大笑一阵子道:“辽东将门的脊梁骨已经被打断了,不如父亲,舅舅带着他们去投靠建奴,我带着妻儿赶着一群羊去荒原放牧为生,从此隐姓埋名。”
“胡说……”吴襄拍着锦榻怒道:“这个时候,你指望你舅舅还是你父亲我去征战沙场?”
吴三桂瞅着舅舅可笑的发型道:“舅舅的头发太丑了。”
祖大寿苦笑一声道:“舅舅老了,脸皮厚,只要活着怎么都好,你还年轻,这么糟践自己的身体自然是不成的,舅舅早就跟摄政王求过情,你不用。”
吴三桂看着祖大寿道:“剃发我不舒服,不剃发如何取信建奴?”
吴襄摸摸自己花白的头发道:“为父我去剃发,我儿不用。”
吴三桂冷笑一声道:“人家恐怕要的是我!”
祖大寿笑道:“是这样的,你现在才是辽东将门的主心骨,你不剃发确实不合适,长伯,其实剃发也没什么,夏日里还凉快。”
吴三桂紧皱眉头正要说话,门外却传来一阵急急的脚步声,顷刻间,就听门外有人禀报道:“启禀将军,李弘基大军忽然向我方靠拢。”
吴三桂打开大门瞅着探报道:“来者何人?”
“郝摇旗!”
“目的!”
“不知!”
“传令下去,三军戒备,立刻派出使者询问郝摇旗部来我处何意?”
探报施礼之后迅速离开,吴三桂回头看看舅舅跟父亲道:“我去处理军务。”
吴襄连连挥手道:“速去,速去。”
吴三桂迅速离开了,屋子里只剩下祖大寿与吴襄面面相觑。
“舅兄,你觉得长伯会同意吗?”
祖大寿叹口气道:“谁给他选择的余地了?谁又给我们选择的余地了?短短二十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世道变幻的也实在是太快了。
大明完蛋了,云昭起来了,蒙古人被杀的差不多了,李弘基眼看着就要完蛋,张秉忠也被苟延残喘,强悍的建州人也退缩了,留下我们这些没名堂的人,活生生的受罪。”
吴襄犹豫一下道:“要不然我们去试试云昭?”
祖大寿摇头道:“想都别想,这些年来,我们已经试探过无数次了,也努力过无数次了,不论我们怎么说,统统石沉大海。
你再看看蓝田皇廷的模样,有几个是我们熟悉的旧人?
钱谦益,马士英,阮大钺这些人把脑袋削尖了想要混进蓝田皇廷,你可曾看到他们出现在蓝田的朝堂之上了?
别想这事了,云昭要的是一个崭新的大明,他不要旧人……”
吴襄叹口气道:“真真是有家难回,有国难奔,现在想来,云昭命我们兵出一片石阻拦李弘基逃亡的军令,是我们最后的投诚机会啊……”
燕子吱吱喳喳的终于选好了一处屋檐,开始忙着筑巢。
祖大寿与吴襄就这么呆滞的瞅着两只燕子忙着筑巢,久久不作声。
下午的时候,吴三桂回来了,甲胄都没有来得及卸掉,就回到房间对祖大寿与吴襄道:“郝摇旗被李弘基抛弃了,他想与我们结成联盟。”
祖大寿道:“郝摇旗缘何被李弘基抛弃?”
吴三桂皱眉道:“根据使者说,是郝摇旗不愿意追随李弘基远走北方,所以,就想跟我们结成联盟,继续留在辽东。
郝摇旗还说,一切听我的号令。”
吴襄道:“郝摇旗麾下有多少兵马?”
吴三桂道:“根据探报,原本有五万之众,与李弘基正式决裂的时候,有两万人离开了郝摇旗不知所踪,剩下的人马不足三万。”
祖大寿瞅着吴三桂道:“长伯如何打算?”
吴三桂冷笑一声道:“等李弘基平灭叛贼。”
祖大寿道:“如果李弘基不这么做呢?”
吴三桂冷笑道:“他李弘基不愿意内讧消耗自家兵马,我们岂能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呢。”
“按兵不动?”
“按兵不动!不解释,不回答,看郝摇旗与李弘基的动静,然后再下决心。”
就在吴三桂与舅舅,父亲商量好了以不变应万变的计划的时候,郝摇旗却跟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在军掌中搓着手来回踱步。
还不时地朝军帐外看看。
就在两天前,他的军营中没有接受到老营派发的军粮,他就知道事情不好,派人去老营询问,得到的答案让他的心凉了半截。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要命的时候,李弘基居然知道了他暗通云昭的事情。
好在李弘基还念一点旧情,没有发兵剿灭他,而是要他自立,还派人送来了一封信,祝贺他攀上了高枝,希望他能一路顺风顺水的混到公侯万代。
他连忙下令封锁消息,可惜,也不知道消息怎么就被传出去了,一夜之间,他的五万大军就变成了不足三万人,且一个个惶惶不安的,军心不稳。
最让郝摇旗感到害怕的是,平日藏在军中的蓝田黑衣人,也不知怎么的,一夜之间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郝摇旗派出大批人马寻找这些黑衣人,至今都没有任何消息。
天黑的时候,郝摇旗终于明白了,不仅仅是李弘基抛弃了他,就连云昭也在这个时候抛弃了他。
有了这个发现,郝摇旗的天塌了……他直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一夜之间就成了丧家之犬。
就在他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一群黑衣人带领着两万多人马,打着蓝田旗帜,一路上穿过李锦营地,李过营地,最后在刘宗敏戏谑的目光中,传过了刘宗敏的营地,直奔笔架山,摩天岭。
两万一千三百名卸掉武器的贼寇,在一座巨大的校军场上盘膝而坐,接受李定国的检阅。
黑衣人首领陈子良垂手候在李定国身边,等大将军检阅这些他千挑万选后带回来的人。
张国凤坐在一把椅子上先是瞅了一下这些老实的贼寇,然后对陈子良道:“郝摇旗的五万人中间能达到我们接受要求的只有这么一点人?
就连郝摇旗都不在接收之列?”
陈子良冷笑一声道:“韩老大只要按照条例接收人手,可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谁可以特殊。”
张国凤奇怪的道:“他干了些什么事情,以至于不能入你们的法眼?”
陈子良翻开一本厚厚的账簿递给张国凤道:“请将军看看,这上面记录了郝摇旗自从投靠我蓝田之后,干的所有的违法事情,其中杀人四百二十五人,其中男子三百一十一人,奸杀童子七十八人,奸杀妇人三十六人。
抢劫财物合计金六千八百两,银三十九万八千七百两,珠玉……”
张国凤吧嗒一下嘴巴道:“他在干这些杀头的事情的时候,你们就没有阻拦?”
黑衣人陈子良冷笑道:“黑衣人仅仅有监察之权,没有劝谏之权。”
张国凤叹口气道:“你们韩老大实在是太不讲究了。”
陈子良撇撇嘴道:“我们钱老大的意思是弄死这个坏我蓝田名头的狗日的,是韩老大网开一面,没有要他的人头,让他自生自灭。
所以,韩老大还是很厚道的。”
张国凤点点头道:“封锁消息,不能让别人知道郝摇旗是我们的人。”
陈子良道:“我们蓝田从来就没有一个叫做郝摇旗的细作。”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李定国已经检阅完毕了这批投诚的人,懒洋洋的来到张国凤身边道:“赵璧他们可以离开笔架山,向宁远进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