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i3t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ptt-第七百零九章 修羅金剛,世外老道熱推-d70cy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众人回过神来后,不知传音从何而来,纷纷左顾右望。
乾巛却是一下子抓住传音方向,看向对面山林一处山坡。越来越多的人随乾巛的视线看去,也都看到了山坡上不知何时站了一人。
他衣着朴素,身材修长,披头散发……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脸上戴着一个痴癫狂笑的诡异白色面具。
如今江湖谁不认得那笑面邪王面具!
“魔教教主,月。”乾巛凝神低吟出他的名字,抬手冷指,“上清观和丐帮不共戴天之仇,没你们日月神教的事!横插一脚,别怪贫道不客气!”
众人都被魔教教主的出现吓了一跳,不过刚刚战意正浓,大家都杀红了眼,瞟了他一眼又继续杀向眼前的仇敌。
一时间厮杀之声又再度满溢君山岛岸。
闻着迷漫的血腥味,月不满地摇了摇头,压低了身子:“你们没搞明白?我说的傻叉不只针对乾巛……我是说在座的各位全都是傻叉,给老子住手!”
忽然从他身上翻滚而出浓浓内力,使其身影看起来莫名涨大数圈!重重抬起一脚朝前一踏,这一抬一踏,仿佛时间变慢了一般,看起来又慢又迟钝……实则这一踏并不慢,只是因为内力滚动使得身影暴涨犹如巨人,才看似迟缓!
顿时内力冲天而发,月如大罗金刚再世,雄威傲立,一脚踏碎修罗炼狱!
整个君山岛都能为这一踏感觉到地动山摇!月重踏的地面轰的一声出现一道裂痕,竟沿着湖岸蔓延出去!
裂痕正巧从两派交锋处经过,随之弯折起伏,没有半点偏倚!裂痕深不见底,好似真打开了修罗炼狱,从中喷发狂躁的内力,释放出修罗恶鬼,将裂痕之上打斗的人吹飞!
丐帮的弟子惨叫着飞上半空,被吹往了君山树林落下挂得树枝哗哗作响;上清观的弟子也惨叫着飞上半空,噗通一声落入湖中。
这下两边的人看者地上凭空冒出的裂痕不敢再斗了,以此为楚河汉界,两方各退一步,惊恐万分地看向山坡上的魔教教主!
这山崩地裂的声势居然能是人力所为?!
尽管月造出了惊天沟壑,但乾巛不为所动,早已用八步赶蝉从一众丐帮弟子头上掠过,杀到山坡之上。
月刚才对他出手阻拦他追击九袋长老,说明他有心要护丐帮……和丐帮一伙那就是上清观的敌人!
他连踩九宫之数,身影飘忽不定,意欲侵身拍掌。
眼前的月没有回头看他一眼,高大的身影却渐渐消失不见……乾巛刹那明白,他面前的月只是月的轻功太快留下的残影!
后面!
当乾巛扑捉到月出现在自己后面的时候,已感觉到自己的后衣领被揪住拎了起来,一阵不容反抗的力量传至,将他扔了出去!
乾巛吃惊之余倒是没有慌乱,半空中调整好姿势,稳稳当当落在一边。
眉千笑有些吃惊,果然这些顶级高手没那么好打发,自己用上最高速度了都被捕捉到位置,险些被反击。
但他刚才出手也未尽全力,毕竟人家是上清观的观主、乾阳道长的师兄,给个机会他稳稳落地维护他的高人风范。
不然他可得脑袋都砸进地里,太灭他威风就立仇了,他可不想把日月神教也搭进这浑水来。
“你住手。我今天来不是和你们上清观过不去,而是为了阻止你们鹬蚌相争,被渔翁得利!”月朝乾巛道。
他高举双手,表示自己没有要乘胜追击的意思,不想和他打。
乾巛怒火攻心,这还不叫跟上清观过不去?丐帮人多,待拖下去各地分舵的丐帮弟子赶来,他们上清观岂不更多添伤亡!
“乾巛退下,你不是他的对手。”
忽然一声空洞无痕的声音泛起,如同微风轻抚,若有若无落在众人耳中。
月闻言一惊,浑身打了个冷颤。
众人不知声音来自何处,但月瞬间察觉。他遥望湖中,一艘竹筏远远在湖中飘荡。上边一位白发白须的道士穿着陈旧发白的道袍,上边满是补丁。他慢吞吞地从竹筏上站了起来,好似白内障看不见东西般往竹筏外走去。
不忍直视那老道士落入水中,但这一幕并没有发生。他在微波荡漾的湖面上如履平地,不慌不忙地朝君山岛走来……他迈着看似缓慢的步子,不过一呼一吸间,人已来到月的山坡上,好似本来就在山坡上打盹的老翁!
月冷静下来,虽然没见过,但思来想去上清观也就只有这一号人能让他寒毛竖起……
“晚辈见过清坤道长。”月连忙拱手行礼道。
在场的丐帮弟子基本都不知道月说的清坤道长是何人。那是当然,人家成名的时候他们的爹地都不知道有没出示呢!
上清观算是清坤道长所创,为武当派分支之一。待徒弟武功大成之后,便退隐江湖,自省己道,修为现在也不知道到达怎样个境界。
据闻当年他自觉天赋不如师兄,处处慢上一拍,于是不眠不休参悟武功,是个疯子般的武痴。也因为这个原因,他初建上清观的时候还一心钻研自身武艺,对弟子教导没太上心,所以他的直属弟子武功水平一般。
到了乾巛一代,清乾道长的境界已超凡入圣,对武功修炼的执着大彻大悟,境界返璞归真,松开执念,有闲心教导弟子。于是挑了乾巛和乾阳两位天赋最好的徒孙,亲自教导。
所以到了乾巛和乾阳这一代成为主心骨后,上清观就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而在清乾道长眼中,乾巛和乾阳是他的徒孙,但和亲传徒弟也没什么两样。感情深是肯定,但眉千笑没想到清乾道长会亲自过来,以他的境界早不问世事才对。
原本月只是觉得这次两派斗殴弄得要自己亲自出手,很麻烦,但还是有自信制得住这两堆人……现在多了个清乾道长在,恐怕丐帮和上清观这一劫在所难免啊!
“月教主纵横天下我行我素,老道不敢应你这晚辈。”清乾道长淡淡道。
这番话表明了态度,他没打算和月扯上前后辈的关系,听起来好似正邪两派划清界线,正气岸然……实际上是为了提前打好招呼,这样揍起来也不算以大欺小!
所以月从来就没误会过,世上所有老鬼都是贼精啊!
“清乾道长言重了……如您这般的世外高人,怎会自降身份掺和到繁俗的门派恩怨之中?”眉千笑坚决不给他撇清关系的机会,高帽紧紧为他戴。
“呵呵……本来老道也是这么想。我已不问世事,两派恩怨上清观胜便胜了,败便败了,老道绝不过问。但如今武功盖世的魔教教主却插手进来,胡搅蛮缠,老道只出手除去烦人的飞蝇,有何不可?”清乾道长立马将月也拖下水,意思就是反正只要有你在老子就不会落下难听的名声!
这老鬼何其精明!上清观本就很难输,他当然可以说自己不会出手!你等丐帮抽风了把上清观一顿虐试试看,清乾道长不出手他改姓“霉”!
“清乾道长你冷静一些,无仇无怨的两帮突如其来的恩怨很蹊跷,必有人从中作梗。不如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无论是不是有人从中作梗……乾阳就是死在这里,死在丐帮的手中!就算有人从中作梗,等丐帮血祭乾阳之后老道自会查个清楚!”
说到自己的徒孙,师徒之情犹在,刺激得清乾道长一双半眯懒散的眼睛忽然圆睁,大手一挥成影,没人看得清楚。
月却如临大敌,连忙双手前后起势,淡蓝色的内力在中间轮转成型,爆发回旋巨力!紧接着后手强起,一把托高!
顿时嘭的一声,一道拳影被托打飞空而去!
原来刚才清乾道长随意挥手之际,已是一记无极玄功拳顺手拈来!没有丝毫准备的功夫,砸出让眉千笑堪堪使出太极神功才勉强挡开的力量!
这仓促间的对招使月警铃大作,半点不敢放松!这个对手可不是自己用半吊子武功就能对付!
“师兄有提过你,说你太极神功学得很不错……今日一见,马马虎虎吧。”清乾道长将手袖卷起,淡淡评价道。
哈?你师兄跟你点评老子的太极神功?世上有几个人能知道老子学了太极神功?!
啊呸,忘了忘了,你师兄是张三癫来着……月更觉得背脊发凉。
“哼。老道今天让你知道,武当绝学岂止太极神功!”清乾道长说完,地上爆发一阵飞沙走石,人已消失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