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93j精品小說 三國重生馬孟起 ptt-第四七六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一六七)展示-mg7aq

三國重生馬孟起
小說推薦三國重生馬孟起
可哪怕如此,自己所知道、了解的,依旧不是这个时代的土著能比的,那是。他们确实是比不上比不了啊,没错。并非马超看不起看不上他们,实在自己所知道、了解的,哪怕这个时代的历史学家,也一样儿不能比。是,也许他们比自己更了解大汉之前的历史,这个很正常,说他们更了解,自己是相信的。但是大汉之后的呢,谁知道?反正自己是知道,这个就
足够了,没错。如今就是需要如此,那可一点儿不错。比起所谓的历史学家,自己优势大啊。可不是吗,他们不知道之后的历史,这个就是短板。可毕竟人家才是专业的,所以说自然是知道更多之前的,马超也承认,那确实。所以说那肯定是差了,也正常,毕竟人家那样
儿是吧。可他们知道之后的吗?所以说他觉得那是自己的优势,必然啊,那都没错。所以说这个事儿就是这样儿,马超向来是知道自己的优势的,确实。当然了,这个他也不会说去多比较这个,其实也没的大用好吧。就算自己能力压这个时代的历史学家,又能如何?真心
是没大用,所以说不用想太多,就那么稍微想一下就好,是啊。对马超来说,可不就是那样儿?因此,他也没说多去和什么历史学家比较,更多的也只是说比当代的土著强,在这个上面,那是。事实就是如此、那也是现实啊,没错。马超认为自己最大的金手指,那是见识、自然也是包括了对历史的了解,是。可以说这个就是冠绝当代的,那一点儿都没错。其他人,
对不起,那就是拍马难及啊,可不就是。当然了,别人的话,自然也是有自己所了解的,那都没错。这个就是了,那算绝对的优势,如此说来,其实也没什么错,是啊。说是压倒性的,也许还夸张了一点儿。可必须承认,这个绝对是个大优势,没错。所以说这个这么讲,
那确实也是。马超心里一直都有数,是啊。自己什么情况、别人什么样儿,他也没什么不知道的。这个也是,别人的话,大概情况,其人还是清楚的。反正这个上面,他们是不如自己了,自己当然也是有自知之明。而这个终究是好事儿,那肯定是,所以说这个也都不错……
不过这个除了说他自己知道、了解外,其他人,那是真不清楚了。毕竟就马超自己知道,自己是穿越来的,可不是这个时代的土著。而其他人,确实还没有一个知道如此情况的。那么这个事儿就绝对是天知地知他自己知道了,绝对的秘密,没错。可哪怕如此,至少有一点也是,在其人那儿,这个不光是秘密不假,而且更是不可告诉别人的,真是。并且说真的,
就算是告诉别人了,试问有几个能相信的?而且真信了吗?有几个能真正理解的?所以说马超清楚,这事儿肯定不说更好,那样儿一来,就如此这样儿,绝对是好处大、利益多,那都没错。所以说就自己一人知道的秘密,那是比什么都好啊,不错。两个人知道了,那还叫
什么秘密?真还是那话那样儿,一旦说是让第二个人知道了,那么也可能让第三个人知道、第四个人、第五个……因此,哪怕就是到了曹操那儿,都不叫什么秘密了,就更别说是在马超还有孙策那儿了,是啊。两人可都是那么看的,从来都如此,那就是秘密吗,就一个人知道那才叫做秘密,第二个人知道了,对不起,那不叫什么秘密。而曹操是不同,在他那儿来
说,哪怕两个人知道了,也叫秘密,三个人知道了,那不算。在他那儿来说,就只有一个人,最多两个人知道的,那才能叫秘密。而多于两个人知道了,确实就不叫了,是啊。因此,在曹操看来,是这样儿。和马超还有孙策他们都不一样儿,那是不假。但是其人这个标准,也不是说很低。至少在曹操看来,第二个人知道,基本上第三个人就不会知道了。如果说知
道了,那么泄露秘密的人,看情况吧,如果说真该被咔嚓,自己从来都没手软过,是啊。自己的嫡系,话说就从来没那样儿过,没错。曹操认为,也不枉说自己就那么相信他们,没错。至少他们没泄露过什么秘密,也不错。所以说自己是没有什么不满意的,确实。他还是
很满意的。对曹操来讲,秘密肯定也是,就一个人知道,那绝对是能很好保守了,不错。泄露出去的,那都是告诉了第二个人,然后从对方泄露出去的,没错。因此,这个事儿也是。马超和孙策,他们不认为第二个人知道了还叫什么秘密。可曹操不同,他一直认为第二个人
知道,一样儿也叫秘密。第三个人不能知道,知道了也不叫秘密了,是啊。因此,就是这么样儿了,没错。在马超和孙策他们那儿,他们看法一样儿,是那么认为秘密的。而在曹操那儿来说,秘密又是另一样儿。和前二者,那都不同啊。显然,在马超和孙策那儿,他们那边儿是更严谨,这么说可以,更严格吧,如此。而曹操那儿,确实就不同了。两个人知道了
也可以,只要不是三个人知道就好,是啊。和马超还有孙策他们的想法还有点儿不同,这个也是。不过不管怎么说,三人总体来说,是真就算是比较严格了,这个是。两个就只认为一个人知道的,那才叫秘密。最后一个,那也只是认为,最多两个人知道,那叫秘密。所以
总体来说,他们还都是比较样儿,那是。至少有人觉得,哪怕就三四个人知道,一样儿能叫秘密,也不知道如何想的,不太理解啊,是。不过有那样儿想法的,肯定不会是大多数,那绝对不是。少数吧,那样儿,所以……因此,三人那样儿,确实就是比较严格了,是啊。
确实,这个也是事实了,没错。在三人那儿,在天下人那儿,那样儿。秘密的话,其实大家看法都有不一样儿,是,可以说有相似、或者说相同的,但是绝对,那更多的都是不一样儿的,没错。所以说马超和孙策,他们有相同的看法,那正常。而曹操和他们不一样儿的看法,其实更正常,没错。当然了,别人一样儿也有自己的看法,那是。有和马超、孙策他们
一样儿的;也有和曹操想法一样儿的,那是。也一样儿是有和他们想法都不同的,那也不错,毕竟每个人想法不同,所以说这个那也是……也正常是吧,毕竟这个事儿,真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那是。是有相似、相同的,那都正常。可更多的,还是不一样儿的,没
错。对于秘密,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想法。这里肯定有相似、相同的,那一点儿都没错。不过更多的,显然还是不同,那更是。仔细一想,这个事儿确实,所以说……正常,正常,正常,这个说三遍,可以了。而且就三人的态度,那也不是什么秘密啊,确实。至少手下的将领、谋士,那还是都知道的。知道自己主公对这个都是如何看待的,这个肯定也是。
毕竟三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那都不假,比如比如比如……不用都说了,那些呗。但是显然,这个对待秘密都是什么态度,那还真就不是什么秘密,没错。而他们手下都知道的,其他两军自然也都知道了,那是。所以说马超、曹操还有孙策,他们对此都如何想法,其实不难知道啊,没错。不过属下对这个,其实对自己主公想法,他们也没什么说的,不过就都
是不置可否,那样儿。毕竟那事儿对己方整体,其实也没什么好不好,就只是和自己主公相关多。是,而且也说不出来对自己主公好还是不好,不管他是如何想法,那也不过是他的选择罢了,也没什么好不好的,就那样儿。所以说在凉州军、兖州军还有江东军,他们那些
将领和谋士看来,这个绝对是自己主公自己想法如何,自己这些人真都没什么看法,不错。毕竟和他们更没什么关系了,所以还能多说什么?因此,这个绝对就是,哪怕都知道自己主公如何态度,但是他们确实,没那么多想法啊,没错。没想法、没意见的,确实也算是比较
少见了,是啊。他们也有自己的秘密,那也是,确实。所以说这个,有和自己主公相同的,那不假,可更多的,其实是不同。都正常,那没错。对几方来说,可不就是那样儿。自己主公想法什么样儿,他们是没什么不知道的。不过也是,这个知道归知道,但是真正说认可不认可,那就是两回事儿了。和自己主公想法相同的,那肯定就是认可的了,没说的。而不同
的,那基本上就是想法有分歧了,没错。这个基本上也是不认可,那是,所以说这个也是……毕竟想法都不同了,是吧,那不错。如果说一样儿,那有什么不认可的呢,确实。可不一样儿,就不代表说一定不认可,是啊。但是肯定也是,想法不同,那也是。因此,这个事儿也
都那样儿。当主公做老大的,他们有自己的想法。而手下那些将领、谋士,有和他们相似、相同的,可更多却还是不同的啊,那也都没错。这个一直都那样儿,没改变过啊,就是。不过都正常是吧,也不错。所以说这个在三方那儿来讲,那都是那样儿了,确实一点儿没错。
自己主公想法,实在也是和他们的好处、利益,那都没大关系,是。只有说他们自己的想法,那肯定和他们好处、利益,有直接关系了,没错。说白了,就是不管马超、曹操还有孙策,他们是怎么个态度,如何认为秘密。但是在凉州军、兖州军和江东军的将领、谋士他们看来,那和自己的好处、利益,确实是不挂钩啊。只有说他们自己的想法,如何认为的,那
才是有直接关系,确实。也就是那些将领、谋士,他们是怎么看待这个秘密,那才重要啊。主公怎么看,那是他们的,没错。而自己如何看,那才是自己的,是啊。因此,主公怎么看待,就只和他们当主公的有关。和自己这些属下,那真是没什么关系啊。可自己如何看待,
那真就和自己能得到的好处、利益,息息相关了,确实。只有说自己看法如何,那最后才能说是有关系。和自己主公的看法,真心没关系,不错。但是当属下的,确实也不得不承认,别管是将领还是谋士,他们却不得不说,自己主公多多少少,那都是影响到了他们一点儿,
是啊。所以这个肯定是影响了,那不假。但是最后好还是不好,还得说是看具体情况,不是那么简单、容易啊,确实。但是显然,要说那个影响什么的,显然也不会说太大,一点儿不错,那都是。所以说这个也确实,当主公做老大的,如何想法、对秘密如何看待,这个对手下的将领、谋士,那是都有影响不假,但是却不大,不是什么绝对的。你要说一点儿影响
都没有,那显然不是。但却也都不错,就是没大影响啊,确实。所以说这个事儿,那确实都那样儿了。不过怎么说呢,再没大影响、只有小的,可有就是有,哪怕就只是那么点儿罢了。可显然也是,当属下的,没一个想让自己主公改变想法的,一个都没有啊。而且马超、
曹操还有孙策,真心不认为他们那么个态度有什么不对、不好,是啊。可以说不挺好,那都没错,事实啊,那不就摆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