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kk7火熱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txt-第十八章 事故調查-2bud2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带着陆雨晨,下午去了酒家,找了一间比较偏的包房,告诉了弟哥包厢号,等着弟哥过来。
陆雨晨显得有点紧张,应该是从没真正的和江湖人士接触过。
我安慰她道:“他们啊,和咱们正常人一样,就是手眼通天,平时比咱们多留意些社会上的事。属于社会边缘人士,也不犯法的,没你想象得那么可怕!”
陆雨晨犹豫道:“你别骗我,我可是看到那些人都是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我有点后悔了!”
我白了她一眼道:“要是像你说的那样,你以为咱们人民政府能容他们啊?”
服务员敲了敲门,弟哥满脸笑容地说道:“飞哥,等久了吧,没办法,我路不熟啊!”
我看着弟哥,急忙把他让了进来说道:“弟哥,我就说该去接你的!”
陆雨晨忐忑地看着弟哥,弟哥身材精瘦,典型地广东人,穿了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横纹T恤,下身穿着一条七分牛仔裤,还穿了个黑色露脚趾的凉鞋。
他脸上温和的笑容,就像是个邻家的大哥哥。
弟哥看了看,目不转睛盯着他看的陆雨晨,问我道:“这位是?”
我干咳了一声,陆雨晨才收回了不礼貌的目光。
我介绍道:“啊,我一个朋友陆雨晨,喝什么酒?”
弟哥摆着手道:“我早戒烟戒酒了!喝茶吧,喝茶挺好的!”
我好奇地问道:“这么快就人到中年不得已了?”
弟哥笑了笑道:“年轻时透支太多啦,现在再不保养一下,我怕活不到看见自己儿子结婚啊!”
我惊奇地问道:“你都有儿子了?”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毛病,可江湖人听到这话,就不舒服了,弟哥故意皱了皱眉道:“你啥意思?我就不能有儿子啊?我好像也没做什么阴损事吧?”
弟哥这一皱眉,可把陆雨晨给吓得不轻,原本给弟哥倒茶的手,差点把茶壶摔到地上。
我笑着说道:“你才多大啊?多不了我几岁吧?什么时候结的婚,都没通知一声,不够朋友啊!”
弟哥再次恢复了笑脸道:“没呢!我就是这么一说!年纪大了,不想打打杀杀了,给自己积点阴德,真怕以后没儿子啊!”
我笑道:“哪儿的话啊!怎么会呢?你还信这个啊?”
弟哥严肃地说道:“我们道上的人,最信这个了!要是不信,那路也就走到头了!”
菜上来,我们随便闲谈了几句,弟哥开门见山地问道:“说吧,找我什么事?我知道没大事,你是不会找我们这种人的,怕和我们扯不清关系!”
我嗯了一声道:“最近看没看,对我的一些负面报道啊?”
弟哥嗯了一声道:“看了,你不会是想让我做了他们吧?”
我急忙摆手道:“你想哪儿去了?具体怎么做,我也不知道。我知道弟哥你,手眼通天的,就想让你找几个帮手,帮我这朋友办点事,不做什么犯法的事,不过手段可能……”
弟哥看了看陆雨晨,这次陆雨晨没有低下头,迎着弟哥的目光对望着。
弟哥收回了目光,思量了一下道:“这事你为什么找我,为什么不直接找温伯呢?他一句话,我们下面的人谁敢不听啊?”
我喝了一口茶道:“我喜欢找弟哥你办事啊!痛快人,办事爽快,我呢,也不能让你白干,你说个数,咱们这样好办事,不攀交情!”
弟哥阴冷的神情一闪儿过,道:“让我拿钱办事,两不相欠,之后各走各路,是这意思吧?我还得碍着温伯的面子,必须得答应你,你这太看不得起我了。”
我还想解释,但想想我就是这个意思。
弟哥看我没解释,笑了笑道:“这样挺好的,我们呢,也不奢望可以和你们这种攀上关系。先说吧,到底让我做什么,我再说个数!”
我望了陆雨晨,她想了想开口道:“我想先知道,那几篇新闻的写手是谁?再查查到底是他们自己要这么写的,还是幕后有人要他们这么写的?再帮我查查他们,都做了些什么见不得人勾当!”
弟哥看着陆雨晨道:“就这些?”
陆雨晨嗯了一声回答道:“暂时就这些,我可能还得要一两个,能打的人?”
弟哥好奇地问道:“你要打谁啊?那几个写文章的人吗?”
陆雨晨摇头说道:“谁也不打,打了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弟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问道:“那我就明白了,那你找几个能打的人有什么用啊?”
陆雨晨含混着说道:“我是怕,到时候有人对我动手动脚的!见到这种人,先给我拍下来,再揍上一顿,我解解恨!”
弟哥哈哈大笑道:“仙人跳啊?这个我在行,但我们一般不打人,只要钱!”
陆雨晨摇着头道:“那可不行!必须得给我打,而且他们还不敢报警,名正言顺地打,我最恨这种色狼了!”
我撇嘴说道:“这就是你说的办法啊?要知道这样,我才不会请弟哥过来呢!”
陆雨晨信心满满地说道:“你就放心吧,我说能搞定就一定能搞定!你就说信不信得过我吧?”
我看了看弟哥,弟哥点头道:“我信得过这美女,这事我挺感兴趣的,有钱收,还能伸张正义,我觉得这事应该做,我看不惯那些斯文败类了!”
陆雨晨笑着端起了杯子,和弟哥碰了一下说道:“以茶代酒,我先谢谢弟哥了!”
送走了弟哥,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嘱咐陆雨晨道:“先和你说好啊,可别把自己搭进去,敢写这样新闻的人,就不是什么善茬,加上他们背后的人,你可自己小心点!”
陆雨晨自信地说道:“放心吧,我都查过了,我太清楚这几个人了,其中一个就是我原来的上司,潜规则不成,才把我给踢走的,这次啊,新仇旧恨和他一起算!”
万众最近的负面新闻是一桩接一桩,再没点好消息,万众的股价可真的要被清盘了。
虽然出了老周的事,好在万众内部的员工都知道怎么回事儿,对于万众的规章制度也是很认可的,没有掀起什么大风浪。只是来应聘的人数明显减少了不少,很多人提出了很多质疑,怕我们也会有富士康那种工作压力,等级划分,怕受不了那种压迫。
本来老周的工伤事故,算不上什么重大生产事故,毕竟人没事,可外面的新闻大肆的渲染,搞得市里面极度的重视,还专门成立安全生产调查小组下来,这安全生产调查小组由市政府牵头授权,市检察院一位副院长做组长,安监,工会,公安,监察部门都派了代表。
我现在已经不是第一安全生产负责人了,所以,我没有接受调查,而是请袁志远协助调查。
事情的经过,我们已经在第一时间,就送了安全事故报告给上级部门,公安人员也第一时间调查过现场情况,除了当事人老周没有录口供外,其他事情不都存在任何不合理的地方。
可就这样,袁志远也足足被传唤了两天,第三天大批人马再次来到我们公司,事故现场进行调查取证。
可在事故当天,公安部门记录完,我们就收拾好了车间,为了不耽误新设备进场,德国老头还是把设备都安装好了,并开始了调试。
安全小组的组长到了车间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要看下当天事发公安部门的调查报告,和我们提交的安全事故报告。可监察部门的一位,明显就不是很满意,指着现场质问袁志远道:“为什么你们在,我们没调查清楚结果的情况下,就擅自开工了?整改方案都没提交给我们,就这样擅自运行设备,再出了安全事故怎么办?安全隐患解决了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还真把袁志远给问懵了。
还是唐杰比较有经验,急忙回答道:“因为公安部门的人已经调查清楚了,不是我们设备出现了安全隐患,而是我们的工作人员有情绪,没控制好,才出现的意外。这和我们公司的硬件设备没太大关系!”
监察人员哼了一声道:“不是你说没有关系就没有关系!马上给我停了,在我们还没下达可以开工前,不准运行!封了,现在就给我封了!”
袁志远有些生气地质问道:“你有这个权力吗?你要直接封我们的车间?还是我们公司啊?要是封我们公司,我得问问我们董事长,全厂上下几万员工同时停工,这损失谁来承担?”
监察人员一听,更是气道:“你在威胁谁呢?这是我们安全小组的权力,市政府授权的!我说封,就得给我封!”
可是他虽这样说,却没人动手。
安全小组组长干咳了一声,说道:“我好像是组长,就算要封,是不是也得我下命令啊?我们是来调查取证的,不是来耽误人家生产的!”
监察人员脸一红,马上解释道:“可……可他们也太无法无天了,这头刚出事,那头就马上动工了!这不符合程序啊!”
工会人员低声插了一句道:“也说不上合不合程序,本来也没打算成立什么安全小组的,这也不算什么重大生产安全事故,走个形式就算了,你是不是太拿鸡毛当令箭了!”
监察人员怕组长,却不怕这个工会的人,指着他鼻子说道:“既然市政府给了我们这个任务,那我们就该认真严格地完成,如果再有同样的事件发生怎么办?我们怎么和市领导们交代啊?他们这就是罔顾人民,根本就没把这次事件当回事儿,你看看他们这不马上就开工了,和没发生过一样,我们要防患于未然啊!绝不能让同类的事件再发生了!”
说的是句句铿锵有力,大义凌然。
唐杰在一旁问道:“那按照您的意见,我们得怎么整改啊?”
监察人员哼了一声道:“先把设备给我停了再说!我们要认真细致地调查过,才知道你们该怎么整改!”
袁志远不以为然地说道:“我们把吊车拆了,是不是就最安全了,没人上得去了,反正我们设备也安装完了!这样你们总没意见了吧?”
安全小组组长脸一沉道:“都说了,这个不是你们说得算得,要看我们得调查结果!废话不说了,设备先关了,其他非调查的相关人,都马上离开车间!”
袁志远不服气地说道:“这台设备要12个小时,加热到700度,才能正常运作!现在温度刚刚升好,你就叫我们关了设备,你知道我们再升一次温度,还耗费多少电啊?”
监察人员无礼地说道:“那是你们的事,我们不管,在没调查事实真相前,你们就不该打开设备!马上给我关了!”
唐杰不满地说道:“现在马上关设备,会对设备造成损伤,700度的温度,在没有任何降温设备的辅助下,热量可能就会引发爆炸,你确定要这么做?那这可才是真正的重大的安全事故,如果你们要一意孤行的话,麻烦你们在安全手册上签个字,代表你们可以付这个责任,那我们现在就关!”
这话一说出来,安全小组的人都不说话了,没人敢担这个责任。
最后组长说道:“那就按照你们操作手册,一步一步地降温,然后关闭设备,等待我们通知再开机!”
袁志远再次强调道:“可以,不过我可丑话说在前面,这升温的费用,我们会追究下去的!”
监察人员不屑地说道:“怎么出了事故,你们还有理了?又不是我们要你们升温的,凭什么要我们负责!”
袁志远哼了一声道:“那你们当时也没说,我们不能开机升温生产啊?我们怎么知道,你们还能拉了屎还往回坐啊!”
这下可把所有的安全小组人员给得罪个遍,安全小组组长阴沉着脸说道:“一切责任我来担!把你们董事长陈飞找来,现在马上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