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y2w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線上看-魔童哪吒2-第九十九章:道友請留步相伴-zv3i1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云中子摇了摇头:“大王有所不知,妖孽最善隐藏于市,一般的修士英灵只能看破一般妖怪的真身,却是看不穿那些绝世大妖的隐匿。贫道五百年前修为大成,开了天眼,这才看到朝歌城上空的冲天妖气。”
纣王心思百转,灵机一动:“若果真如此,寡人应当以何物降之?”
云中子对着纣王伸出右手,一柄长约四尺,厚重内敛的木剑凌空浮现在手中:“大王请看,此剑名为巨阙,乃是万年老松树削成,虽无冲天宝气,却实打实的是一件神物,纵然是那千年巨妖,被剑气所伤,三日之内也将死于非命!”
纣王伸手接过巨剑,细细打量,渐渐也看出了这剑的一些神妙。
“大王只需将此剑挂在金銮殿上,三日之内,必有分晓。”云中子说道。
纣王抚摸着木剑上的天然纹路,慢慢地竟是有了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抬目道:“这柄木剑,道长可是送于寡人了?”
云中子一愣,着实没有料想,这人王居然会提出这种要求!
“怎么,道长可是不舍?”纣王蹙眉道。
云中子摆了摆手,失笑道:“罢了,罢了,就依大王所言,若是大王能够手持此剑,斩尽满城妖邪,亦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纣王心满意足的收起巨阙,笑着说道:“身为帝王,我也不能白要你的东西,金银珠宝,美女佳人,道长你想要什么,尽管提出来便是,寡人无有不允。”
云中子摇了摇头,打了一个稽首:“金银珠宝对我而言与石块无异,美女佳人亦非我心头之好,只盼大王能够勤政爱民,治理好这锦绣江山。”
话罢,他甩了甩衣袖,带着身旁的童子化作一道轻风,眨眼间就消失在殿堂之中。
纣王双手握着巨阙,抬目盯着他离开的方向出神了许久,突然高声喊道:“尚喜,即刻宣国师觐见!”
半刻钟后,苏瑾带领着尚喜踏入金銮殿,身躯刚刚迈过那扇门,浑身上下的汗毛便纷纷根根竖起,好似在预警着什么危险。
“国师请看。”见他当面,纣王像是炫耀一般,举起手中巨阙,高声喊道。
“巨阙剑?”苏瑾瞳孔微微一缩,轻声说道。
他虽之前从未见过此剑,但却在封神原著中见过有关于此剑的描述。
那神通广大的千年巨妖狐狸精,仅仅是感应到此剑的剑气,便一病不起,险些丧命,难怪他刚刚进来的时候身躯便给出了预警。
听到苏瑾一口叫破此剑真名,纣王情不自禁地呆了一下,惊愕道:“这也能算得出来?”
苏瑾微微眯起双眸,语气深沉地说道:“云中子来过了?”
“果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纣王苦笑一声,心底的那点显摆欲望顷刻间消散一空。
“大王接了这把剑是什么意思?”苏瑾幽幽说道。
纣王将巨阙放在桌子上,认真说道:“国师莫要误会,寡人接过这柄剑,只是见猎心喜,并无丝毫针对你以及针对国师府的意思。若非如此,也不会专门将你叫过来,向你展示此剑。”
苏瑾颔首道:“贫道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只是好奇原因。”
纣王用手指轻轻敲了敲巨阙道:“国师如果因此产生了什么心结,现在就可以将其烧毁。寡人不是那种不分轻重之辈,不会因为一件奇物就坏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也是如此。”苏瑾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蓦然浮现出一抹笑容,原本有些僵硬的气氛瞬间和缓:“怎么说也是一件珍宝,既然大王喜欢那么就留着吧,日后说不定还会有用得着的时机。”
纣王暗自松了一口气,也跟着笑了起来:“国师可知这云中子根脚?我听他自己说是终南山练气士,终南山的练气士多了,说了等于没说。”
苏瑾摇头道:“当年我在阐教时,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字,想来应该是散仙一流,不过在我推算之中,他与阐教有着颇深因果,未来或有可能加入阐教门墙。”
纣王道:“此人说见朝歌妖气冲天,故此前来献宝除妖,想来心里也是放着殷商社稷的,放任他日后加入阐教着实太过可惜。国师,要不你找他谈谈,看看能否将其拉到我们阵营之中。”
苏瑾略微迟疑了片刻,缓缓说道:“倒也可行,贫道随后便去找找他……”
“劳烦国师了。”纣王说道。
苏瑾挥了挥手,道:“此事就这么说定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件十分紧要的事情,贫道要向大王请一道密旨。”
“什么密旨?”
“命姬蝉伺机诛杀姬昌,理由是姬昌有谋反之心。”苏瑾说道。
纣王惊愕道:“姬蝉是姬昌送进来的,纵然不像是他们说的那般,是父女关系,可怎么说也应该是同盟关系吧?寡人给姬蝉下令,她能接旨?”
“这旨意她不接也得接,因为若是她不接的话,她就没办法再将接下来的戏演下去,只能被清除掉。”苏瑾平静说道。
纣王依旧有些犹豫:“万一她拿到密旨后,将其宣之于众怎么办?”
“这是自绝与殷商。”苏瑾十分肯定地说道:“她的任务是迷惑大王,葬送殷商社稷,若是她自绝于殷商了,也一样会出局!”
纣王沉吟许久后,沉声道:“寡人写……”
“师父,朝歌城内的妖气一点都没减少,看来纣王并未依您之言,将巨阙剑挂在金銮殿上。”两日后,闹市中的一座茶馆内,靠窗的桌子边,抱着剑的青衣童子道。
云中子端起碧绿色的茶水,轻轻抿了一口:“与妖魔为伍,如同与虎谋皮,绝无什么好下场,殷商或许不会亡,但纣王就……”
“对于师父来说,死一个人王,总比天下生灵涂炭要好,能冒险送出巨阙剑便已经是您慈悲为怀了,可再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青衣童子道。
云中子哑然失笑,起身道:“不管了,不管了,看你这担惊受怕的样子……走吧,我们这就回终南山。”
“道友请留步……”
然而,就在他刚刚走出茶馆时,一道清亮的声音突然自身后响起。